走到医院外,终于远离了那股消毒水的味道,让他舒了口气。

  对于倪弁天来说,医院是一个阴影,他亲眼看着躺在洁白病床上的妈妈慢慢闭上眼睛,跃动的生命线渐渐变得平静……

  身穿护士服的少女将这个呆立着的男孩拉开,在妈妈的脸上盖上了一块白布,他上前想要扯掉那块遮住妈妈面容的白布,却被护士们拦下。

  年轻的小护士一边感慨这个女人不幸的命运,一边同情着年幼丧母的男孩,他们就像来自地狱的天使,让他和妈妈生死相离。

  败血症,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白血病,没有匹配的骨髓就只能化疗等死,但是他的妈妈却拒绝化疗,他就算死去也不愿让倪成明看到他丑陋的样子。

  真是……愚蠢的女人啊。

  他永远也不会忘记她最后一句话:成明,成明,你为什么还不来看我……

  妈妈死的时候他没有哭,下葬的葬礼上他也没有哭,但是被倪成明领回家的那天晚上,他躲在房间里哭了。

  他不知道怎么做才能和哥哥玩,怎样才能让父亲不板着脸,如何才能使继母对他不冷言相对。

  他不知道……即使到如今也不知道。

  他也曾努力过和他们搞好关系,但到头却发现只是自己自娱自乐的演出,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参与。

  收回思绪,他望了一眼医院雄伟的建筑后迈步离开。

  易舒,希望你能比我幸运。

  步行到离医院不远处的江边,靠在跨江大桥的栏杆上,微风吹拂着他有些凌乱的发丝,他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

  好想抽烟。

  他垂下了头,刘海挡住了脸。对他来说,烟并非是用来区分好学生还是坏学生的标准,而是鉴定一个人的承受能力。

  他承认,有时候他真的被生活打败,不能因为他笑着,就妄下断论他过的很好……

  倪弁天,别矫情了,你不是地球轴,世界不是围绕你转的,别人凭什么要关心你?他自嘲地笑,将手插进了口袋。

  他略微一怔,将袋中的硬物拿了出来,正是一款黑色的老旧手机。对了,他差点把这个忘了。

  深吸了一口气,在道德上来讲他真的不该这么做,但是……果然还是好奇心更胜一筹。

  =;更w新最^?快上酷《W匠Y网

  因为之前易舒使用过,所以已经开机了,屏幕上需要输入解屏密码,平常用惯了自己手机的他下意识的输入了自己的密码。他刚想嘲笑自己,却奇迹般地截屏了,图标整齐的排列在他眼前。

  咽了口唾沫,他有些做贼心虚的感觉。

  他刚才输入的密码,是他的生日。为什么……

  他不会傻到认为他们真的是同一天出生,又或者是巧合。他的心情居然久违地有些兴奋和雀跃。

  将大拇指伸向企鹅图标,他有些紧张,内心在害怕着什么,却又仿佛期待着什么。

  点开,登陆列表上的号码却不是自己烂熟于心的那个,他有些失望,又怀着希望查看是否有其他账号,他却再一次失望了。

  他不是“天书”。

  易舒他,不是“天书”。

  退出,清除了一切痕迹,锁屏。他会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倪弁天还是倪弁天,而易舒,也只能是易舒。

  现在就去还给他吧,然后,他的犹豫也该结束了。

  离开川流不息的跨江大桥,少年的背影有几分落寞。

  一直执著着不该执著的东西,那代价就是错过、错过、再错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