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病房前时,舒仪却突然拽住了易舒不让他进去,易舒明白她有话对他说,便将她扶到走廊的椅子上坐下。

  “妈妈对不起你们。”舒仪开口,声音满是疲惫。

  易舒沙哑着嗓子道:“这不是你的错。”

  “不……”舒仪闭上眼睛,“你知道我最近为什么夜不归宿吗?”

  因为易玦手术的成功,舒仪的精神状态差乎好了些,说话也不再毫无逻辑了。

  “是因为……在躲那个人吗?那个十多年前狠心抛下我们,如今……如今却又厚着脸皮回来的无耻之徒!”

  “你……你都知道了?”舒仪苍白无血色的脸上写满了惊讶。

  “是……今早,他……我见到他了,就在家门口,所以果然还是我的错才对。”易舒苦笑,是他太天真了,这个男人既然选择了回来,就必定是想要达到什么目的,只是他没想到居然被他找到了易玦。

  “舒仔,他在外面赌博,欠了人家十万元,这个星期不拿出钱,就要他的命!”

  生活有时真的很好玩,因为它总是在玩你!

  易舒后退了一步,扯出一个虚浮的笑容,“所以呢?难道他还想问我们要钱?小玦这次手术就已经花光我们所有的钱了吧,我们要去哪儿找这么多钱!”

  “舒仔,玦仔他住院和药物的费用我们都拿不出了,可是你爸爸他……”

  易舒忍无可忍,一拳头打在了舒仪背后的墙上。

  舒仪狼狈地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儿子。

  易舒的拳头被磨破了皮,带有一丝刺痛感,鲜红的血液流下来,可是他却好像感受不到一般。

  他想开口道歉安慰,却猛然惊醒现在该是狠下心的时候。

  于是他只好生生把“对不起”三个字咽下肚,继续说道:“妈,他不配做你的丈夫,也不配做我和小玦的父亲。十多年前,他自己选择放弃了这一切,丢下了所有的责任,使全部的苦难让我们独自承受。现在他有难了,又巴巴地回来了,他把我们当成了什么?妈,清醒点,所有人都回不去了,你我都不是圣人,当年的情分已经断了,对我来说,只有小玦才是我该救的……”

  易舒与妈妈擦肩而过,话已经说尽了,他应该给她思考的时间来冷却他的不安和彷徨。

  想要救小玦,他能想到的,只有一个人……

  …》酷匠}网},唯#一正版,其,他:D都●是f/盗,版4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