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肯定是第一个接到通知赶去医院的,他要不要给妈妈打个电话?但是他又好怕现在就听到什么噩耗。

  不,还是确认一下情况吧……

  打定主意,易舒按下了开机键,他以为直到他追到倪弁天的那一天才会打开,没想到却是在这种境遇下开了手机。

  他没有去看一眼企鹅图标,而是毫不犹豫地拨号,电话传来了长久的嘟嘟声,拨了一遍又一遍号码,却始终没有人接听。

  紧张、害怕、彷徨……一时间所有的负面情绪都涌了出来,吞没在绵长、像无底洞般的嘟嘟声中。

  拿着手机的手不停颤抖着,一辆急驶而过的小轿车让倪弁天险险避过。后座上用一只手拽着他衣服的易舒就要向下摔去,幸好他及时一脚点地稳住车身,另一手背过身快速拽住了他。

  没想到一不小心用力过猛,易舒直接扑到了他背上。

  倪弁天本想快速抽身,却见他惊魂未定的喘着气,易舒这家伙一定是上天派来折磨他的!

  他认命地转过身安慰,“坚强点,你已经坚持很久了,到这里就要放弃吗?已经不远了。”

  倪弁天是易舒见过安慰人最差的一个,生硬的语气,别扭的语句,却还是给了他莫名的勇气。这就是他带给他的力量吗?

  N酷^匠*`网N&正@3版9首i。发

  “这里用手机太危险了,先给我吧,我帮你保管。”其实他完全可以让易舒把手机收起来,但是他想确认一件事。

  易舒没有想太多,把手机递给了他,他自然地将手机揣入口袋,继续骑车前进。

  另一边,追丢了的大叔们破口大骂:“小崽子,让爷爷抓住你们非剥了你们的皮给我家旺仔吃!”

  “老王,你儿子这么重口?”另一个保安问。

  (仔为柯州方言中对孩子的昵称。)

  “混账!旺仔是老子家的狗!”

  ……

  ~~~~~~~~~~~~~~~~~~~~~~~~~~~~~~~~~~~~~~~~~~~~~~~~~~~~~~~~~~~~~~~~~~~~~~~

  千辛万苦终于赶到了医院,他向值班的护士询问后才知道了易玦所在的抢救室,连忙坐着电梯上了三楼。

  易舒像只无头苍蝇似的乱跑,倪弁天拽住他指着指示牌说:“在这边!”

  走廊尽头,“手术中”的红色灯亮得刺眼,一个瘦弱而颓废的女子毫无形象地跌坐在地上哭泣。

  “妈!”易舒冲上去也跪在了女子身边问道:“我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接?小玦呢?情况怎么样?医生怎么说?”

  一连串的问题让女子只能睁着通红的眼睛,茫然地看着他。

  “冷静点,她现在的状态和你一样!”倪弁天尝试去拉开易舒,这个平日优秀而沉静的男孩儿似乎又回到了曾经的状态,就像那个黄昏,他无助地跪在保健室冰冷的地上哭泣。

  为什么当时没有扶起他?

  倪弁天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对那天的场景印象如此深刻,甚至时不时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或许,他和这个男孩孽缘太多。

  跪在地上的女子终于有了反应,她看清眼前狼狈的男孩是易舒后就像落水的人抓住了浮木,紧紧拽着他的衣袖不放,指甲都嵌了进去。

  易舒吃痛,却没有推开她,而是拨开她凌乱的长发,抚了抚她清瘦的脸庞安慰着她。没有人会认出这个疯女子是老师,虽然只是那种需要到处奔走替人补课的老师。

  眼前的场景令倪弁天有些尴尬,他是个局外人,或许安静地离开才是他最好的选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