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自在此前直接先入为主地,把眼前的齐烈当成了考核者齐英的转世,一切都是按照对人类修者的认知来思索对战策略的,却忽略了,对方有可能压根不是人类修者的事情。

  精怪哪怕是在主世界,也是极为罕见稀有的存在。

  其中那些能达到十分高深的修炼层次的,更是少之又少,难得一见。

  偏偏只有这些精怪,是真正类似天地的宠儿一般,自身先天就代表着天地的某种力量,手段全都诡异无比,层出不穷,在同一层次中,几乎是最难对付的存在。

  放在梓极大陆,也是同理。

  而齐烈,恐怕是梓极大陆有史以来,最为强大的一个精怪了。

  本身拥有的力量,就十分恐怖,何况又遇到了齐英,从齐英这里得到了修炼法门,并结合自身对天地与修炼的认知,创造出了更加强大的修炼法门来。

  所以闫自在才会虽然一直占据着主动,却迟迟无法给齐烈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根本没找到对敌的方法!

  别说抽刀断水了,这简直和抱薪救火,没什么区别。

  在与闫自在的战斗中,原本对自身手段掌握还不够熟练的齐烈,逐渐对自身所掌握的力量熟稔了起来,战斗起来开始变得得心应手,各式手段更为顺畅地运使而出,比之刚开始交战的时候,要从容了许多。

  闫自在感觉自己大意了。

  根本没想到,齐家堡里,居然坐镇着如此一号存在。

  强大算不上多强,起码其手段,也就是足以自保,没法给自己造成多大伤害。

  但同时,自己也没法顺利干掉齐家的修者们,尤其是那三个圣主的性命,是得不到的,实力的提升,瓶颈的突破,自然也无从谈起。

  “哼,今天怎么也得把齐家堡的人,都灭杀在这里!”

  闫自在开始放弃对眼前这个难缠的“非人”的玩意儿的纠缠了,以自己目前的手段,想将其干掉,不是不可能,耗费却太大,根本不值得。

  若其人本身是考核者之一的齐英,付出一些代价,也无所谓。

  但这个家伙,怎么看怎么不会是考核者的转世,更像是一个修炼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隐世精怪,自己想将其拿下,是很难的。

  闫自在才不愿把精力浪费在多余的事情上。

  就跟走路碰见一块大石头一样,明明可以绕过去,有的人却头铁非得把石头撞碎不可,闫自在觉得那种人是很傻的,就算头真的很硬能把石头撞碎,可撞碎石头消耗的力量,怎么也比稍微多走两步路用掉的力量多,不是?

  “呵,起开!”

  心意已定,闫自在也不与齐烈纠缠,转身就化作一道白色遁光,疾速而行,往齐家堡内部飞去。

  目标,就是干掉齐家堡内的所有修者!

  如此一个大型家族,里面高深修者比比皆是,更有三名实力不弱的圣主……如此多人的死亡,带给闫自在的,将会一次飞跃性的提升,若能达到这次提升,闫自在的实力,起码在死亡之道方面,是真正能触及到入道境的门槛了,天下其他人,便没人能再有力量与闫自在争锋。

  到时候,一个精怪,又算什么?

  咻!

  闫自在褪去了白色死神的外壳,又重新化作血遁形态。

  这一形态,最难捉摸,随时随地可以化作一团血雾分散在各处,也是唯有闫自在本人才能掌握的恐怖手段,并且在主世界中,这种血遁堪称最强遁法。

  这种形态下,闫自在能以最快的速度,亲手去杀更多的人。

  而且,目标,也就是那三位圣主而已,其他人都可以忽略不计。

  忽然间。

  闫自在感觉周身蔓延过滚滚的热流。

  “嘶……”

  如果有身躯的情况下,闫自在绝对要嘶吼出声了!

  迅速地摆脱了血遁形态,凝聚成之前那银发红眸的病态身躯。

  闫自在一双猩红眼睛冷冷眯起——却见整片空中,全是火焰,灼热到了极点的火焰。

  如此大的范围内,全是火焰,而且是蕴含着一些道之力的火焰,这对于闫自在的血遁的克制,就十分巨大了,毕竟闫自在在血遁状态下,防御力其实是很低的,而且因为身体化作血雾,在遭遇直接的能量攻击的时候,就相对脆弱了不少。

  那么多的火焰,简直是天克血遁!

  “真的是……麻烦啊!”

  闫自在有些头疼了。

  这个对手,是出乎预料地难缠,恶心!

  如果自己以杀戮力量和死亡力量为主导的白色死神形态出现,自然在正面对战的时候,占据优势,但这优势并没有大到可以随便击杀对方的程度,而且对方也能做到阻挠自己的攻击和身形移动。

  如果自己以血遁形态出现,虽然可以暂时摆脱纠缠……但,是达不到目的的。

  人家直接以滚滚火焰把整个齐家堡都给护住,自己就找不到进入其中的破绽,毕竟血遁状态下的身躯,是根本没有办法穿过那么灼热的火焰的,就拿刚才来说,若是闫自在化为人形的速度慢了一些,恐怕将近一半的身体,都要在刚才被直接烧毁了。

  也就是说——无论怎样做,都无法杀掉齐家堡的人。

  “逼我吗?”

  闫自在叹了口气。

  “我本不欲施展那一式的,其恐怖力量,足以让这整座风暴之城的人,都为之陪葬。我杀了太多人,其他那些蝼蚁凡人的生命对我而言没有什么意义,我懒得去杀他们了。但你执意阻挠我……我便也只能施展我的招式,波及到那些无辜的人们,也只能算他们倒霉了吧!”

  絮絮叨叨地低声念叨完这些话以后,闫自在的样子,再度变了!

  K酷g匠网正#y版首发,

  他整个人,都被灰蒙蒙的气息所笼罩,仿佛自身化成了云雾一般,半个身子都变得虚幻透明起来,一股极为恐怖的死亡气息,以他的身体为中心,化作成一个无比巨大的灰色漩涡,在空中旋转起来,乃至于周围方圆数万里的天地元气,都被这个灰色漩涡所调动,而且范围还有越来越大地扩展的趋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