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舜在后面,又说了一些车轱辘一般滚来滚去的话语,但,归根结底,意思很简单!

  半日时间!

  无论手段,无论方式,只要在日落之时,你身上的令牌数量,是所有弟子里的前十,你就可以被几名监军选中,成为预备役王国青年将领,进入王国第一学府“云霄学府”修行。

  自己的令牌被抢了,没关系。

  你还可以去抢别人的!

  你的令牌多,就要防备着被别人联合抢!

  一句话。

  不惜任何代价得到最多的令牌。

  齐英攥起拳头,已经跃跃欲试了。

  ……

  段家人群中,段西来远远地盯着齐英,眉头大皱:“他居然没死!”

  齐英既然没死,而且好像一点伤势也没有,血月杀又一直没有消息……可能性无非有三:一,血月杀没完成任务,跑路了;二,血月杀没去做任务就直接跑路了;三,血月杀没完成任务,还被杀了!

  第三种可能性,是最大的。

  能干掉血月杀?

  凭气武境的武者,肯定是做不到的。

  十有八九,是燕十三可能之前在宴会上就发现了血月杀,然后将计就计,故意引血月杀去暗杀齐英,然后来了一个反埋伏干掉血月杀的?

  段西来觉得自己差不多猜到事情的真相了,心中顿时恼怒更甚。

  为了找到血月杀,并请血月杀出手,段家也付出了不少代价。一开始打算暗杀不成功,今天也可以联合起来,对付燕十三的——事后还可以与古泰来等人一起,再联合绞杀掉通缉要犯血月杀,把段家付出的代价,拿回来。

  可是,血月杀就这么白白死了?

  预付给他的不少晶石就打了水漂!

  这时。

  数道人影,围拢过来。

  分别是段家大长老段红雪,以及孙家,王家的家主与大长老!

  另外,还有他们从天河郡城之外,请来帮忙的两名灵武境强者。

  孙家家主道:“我们的子弟,马上就要进入围猎场了,那里是他们的舞台,谁都干预不了。齐英小子,肯定要死透了。接下来,我们需要对付的,只有燕十三了。段家主,你打算如何行动?”

  段西来双眼一眯,放出狠戾光芒:“等到选拔大比之后,按照原计划,与古泰来一起行动!哼!燕十三?即使你能灭了血月杀又如何?面对三家联合,外加古城主,也只有送死的份……这一次,我们的年轻子弟,可不会被你拿来威胁了!”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二百六十名成员,被分散带开,跟着不同的军士,走到随机分配的围猎场数百个入口处。

  为了进一步扩大选拔大比的不确定性,监军们尽可能地杜绝一开始各家势力就形成巨无霸小团体,从其他成员那边大量掠夺令牌,使得最后成为毫无悬念的,谁家人最多,谁家的子弟拥有更多的令牌。

  偌大的一块地域,随即分配的入口,复杂的地形……都为实力相对更强的人,提供了更加便利的条件。

  二百六十人,修为最低的,是气武境五重。

  修为最高的,据说达到了灵武境,还不止一人!

  齐英有些忐忑,紧张,同时还有些兴奋——他觉得,她这会儿有可能正在哪里注视着自己。

  自己努力拼搏着,她一定会很高兴吧?

  只要最后能进入云霄学府……虽然和她之间,依然有天堑般的鸿沟,但,最起码又能接近一些了!

  一道人影在迅速靠近。

  齐英知道,那是一名监军,要负责检查参加选拔的弟子,有没有带违禁的物品,并且一一验证身份,看看是不是假冒或者年龄不合格的。

  不过,来的并不如他所期许,是那个人,而是最不愿见到的一个。

  蝴蝶夫人!

  嗖!

  高傲的蝴蝶夫人,高昂着丰腴的下巴,出现在了齐英面前,打量了齐英几息时间后,一对极细的柳叶眉忽地一挑:“气武境五重?你滚吧!”

  “啊?”

  齐英下意识咦了一声,满脸不可置信!

  你滚吧?

  什么意思?

  “监军……我没听懂!”

  齐英咬牙道。

  蝴蝶夫人撇了下嘴,眉毛挑地更高了:“呵,小地方真会作弊,让一个气武境五重的拿到推荐名额?也是搞笑,反正参加了也是去给人送令牌,还不如没收了你的,免得影响选拔平衡!”

  “……”

  齐英还未来得及质疑反驳,手腕上的令牌忽地被一股力量,拽了出来!

  “滚!”

  蝴蝶夫人冷冷喝道。

  齐英动作顿了下。

  她是要赶自己走?

  走了,便没有机会了!

  前往云霄王都,千难万难,以他的身份,想见到一次秦素素,难于登天……

  不可能放弃。

  齐英强压着不甘心的火气,蹲下身去,捡起了令牌:“推荐名额,是我自己争到的。”

  “让你滚!”

  蝴蝶夫人语气冰冷。

  “……”

  齐英没有继续搭理她,只是站在那里。

  嘭!

  忽地像是一只无形的手,打在了齐英的胸膛上,使得其整个人飞出去好几丈远,重重落在地上。

  “滚。”

  蝴蝶夫人依旧只重复一个字。

  旁边的军士,看得呆了,知晓这美妇是惹不起的人物,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齐英默默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没有多看蝴蝶夫人一眼,继续走向入口。

  他不可能放弃!

  也不能抵抗。

  只能用行动,表明坚定的意志。

  “哼!”

  蝴蝶夫人哼了声,又调动起无形力量,轰向齐英。

  齐英再度感受到一股劲风的降临。

  嘭!

  忽地,那股力量,被什么东西化解消散开来,变成一阵风,吹得齐英黑发舞动。

  “姑姑不要为难他了,想必获取一个名额也不容易,就让他参加吧。”

  一道声音在空中响起。

  “呃?”

  齐英抬头一看,却见,为自己说话的人,竟然是齐舜!

  齐舜,喊蝴蝶夫人姑姑?

  不知道什么关系……反正都和自己没关系……

  只要能参加选拔大比就好。

  $酷0匠网{O唯M}一*正版),《其A他都)(是盗‘T版)

  “那就放他一马。”

  蝴蝶夫人淡淡瞥了齐英一眼,身形浮空而起。

  齐英拍了下胸脯,总算松了口气,并感激般地望了上面的齐舜一眼,后者竟微笑点了点头,作为回应。

  “我都忍不住喜欢他了……”

  齐英咽了口口水。

  不亏是大家走出来的公子,胸襟,眼光,待人礼节,都和天河郡这群暴发户般的所谓公子,完全不一样!

  蝴蝶夫人的眼神,就和当初段孤城看他的眼神一样,令他很厌恶。

  高高在上,仿佛下面的人,都长在泥土里。

  这时。

  高空之上。

  蝴蝶夫人并未远远离开,而是一直盯着下面的齐英。

  “素素昨天晚上,看的是这小子?”

  蝴蝶夫人的目光,旋即落到了齐英的左手上:“呵,果然没错,虽然样子变了点,可还不是‘素银手套’?当年我送给素素的礼物……那么,无名山上的,是这小子吧……真是找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第六更!求推荐,求挖掘机,求恶魔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