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学府的弟子,都坐上马车了,随时都可以启程,前往围猎场观看这一次的选拔大比。

  不过。

  偏偏三十个推荐名额之一的齐英,没有在!

  学府很多弟子,都不禁议论起来。

  有人猜测,齐英是害怕受到段家人在考核中的刁难,提前跑路了。

  有人猜测,齐英受到了什么威胁,不敢参加。

  更有人认为,齐英已经被暗害了!

  一时间,众说纷纭,谁都没法确认个所以然。

  一名长老请示向顾时维:“院长,需不需要我们直接去寻找齐英?”

  顾时维一摆手:“不用!他若能来,自然会来!我们再等他一小段时间。”

  这时。

  沓沓!

  咕噜噜!

  一阵车队行进的声音传来。

  街道上,很多出现了一个长长的马队和车队!

  数十匹良马上,骑着一个个英武非凡的青年与中年。

  最前一人络腮胡须,黑衣红披风,正是段家家主,段西来。

  这是段家前往青年将领选拔大比的队伍!

  “希律律!”

  一阵马嘶中,车马队停了下来。

  “顾院长,学府的队伍,为何还不前往城外?”段西来勒着黑身白鬃的宝驹,问道,“正午时分,选拔大比就要正式开始了!”

  顾时维淡淡道:“有弟子还未前来,我们要稍微等一等。离正午时分,还早。”

  “哦?”段西来眉毛一挑,“不知是哪个弟子,如此不知轻重,现在还没来?”

  “段家主认识。齐英。”

  “是他啊!”

  段西来恍然大悟般,旋即一笑:“那但愿他能早点过来,不要耽误学府的事情。我们段家,先走一步,驾!”

  希律律!

  马蹄扬起,段家的队伍,扬长而去!

  ……

  听说齐英没有来,段西来心中是微微一喜的。

  十有八九,血月杀已经暗杀成功了,但不知怎么,没有向自己复命,领取佣金。

  酷KP匠&网永F久I7免费、看,D小¤c说!C

  有可能,是暗杀完齐英以后,遭遇到了燕十三,然后被燕十三所杀?

  当然。

  也有可能,齐英没有死,但重伤地没法参加选拔大比了。

  无论是哪种结果,对于段家而言,都是天大的好消息。城主古泰来已经答应配合,斗兽场这几日顷刻可灭,不管齐英活着,还是死了,都是死路一条!

  天河郡,依然是几大世家统治的!

  其他任何人,都不能撼动。

  段家,就要世世代代,压在那些小家族,压在那些寒门子弟的头上,让他们看不到未来的希望,心甘情愿地为段家制造财富,还要受着段家的辖制。

  管他什么律法,规则……归根结底,全都是上层阶级用来压榨下层阶级的!

  “接下来,就看段家,在选拔大比里大展神威吧!”

  ……

  天河学府弟子们的骚动已经越来越大了,短短时间里,段家,安家,孙家,王家,以及各个小家族的队伍都陆续从干道上经过,前往城外围猎场。可偏偏整个学府的弟子,就要等齐英一个人,还不知道能不能来,教人好不煎熬!

  “齐英来不了了,长老,我们赶紧走吧!”

  已经有弟子开始抱怨道。

  非参加选拔的弟子,这次基本都是去看个热闹,涨涨见识。

  听说来自王都的大人,有风华绝代的美人,还有举世无双的公子,那些身份不够,没能在昨日雾柳山庄见到他们的弟子,全都想今日尽早见到。

  齐英……还不来,一定是怕了段家,趁着段家人前往城外的工夫,跑路了吧?

  不少人都如此认为。

  王麻子哈哈一笑:“齐英这小子,我可是知道,精明的很!你们瞧他和段家硬刚,其实他一点都不傻,精明着呢,气一气段家,然后找机会跑路……就跟流浪狗一样,见了你就咬两声,然后等你捡起砖头的丝毫,他就跑没影了……啧啧……”

  正在这时!

  “驾!”

  “驾!”

  沓沓!

  一阵急促声音自远处而来!

  众人纷纷望去,却见,一匹疾驰中的雪花大青马从街角显现。

  大青马上,坐着一名眉清目秀的少年。

  齐英!

  无数道目光,顿时落在了方才还口若悬河的王麻子身上。

  “……”

  后者先是愣了下,随即尴尬一笑,装出一副什么事情也没发生的样子,吹起口哨来。

  希律律!

  齐英勒马停到车队之前,下马对众长老一拱手:“齐英稍微耽搁了下,刚刚赶回,还请院长、长老见谅!”

  “上车吧。”

  顾时维没多说什么,只是在齐英登上马车的时候,提醒了句:“来晚不算什么。到选拔大比的时候,动作别慢,判断别晚就好。”

  ……

  学府的车队,也终于出发了,浩浩荡荡,向着城外驶去。

  少了很多人,天河郡似乎一下了冷清了很多。

  一处高楼之上。

  两道人影,远远望着离开的车队。

  陆霏霏轻声道:“怎么,你不跟着齐英一起去吗?没兴趣,看看他到时候,究竟会有怎样的表现?”

  燕十三摇摇头:“城内,还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做。”

  “什么?”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三大世家,还有古泰来,似乎想把我们这十多年的心血,占为己有呢!”

  陆霏霏诧异道:“他们真的要下手?这么快?”

  燕十三笑了笑:“自然。没有什么时候比今日更适合了。他们的年轻精英,都去了城外,他们三家的高手们,在城内,可以毫无顾忌了。”

  “那我们怎么办?他们三家的高手,实力都在灵武境吧,你能解决?”

  “我?我肯定不能,我的实力,不足以对抗他们。”

  “可你一点都不紧张?”

  “我紧张什么。他们来多少人都不管用,因为,我们有一位大人在这里。他们想要动手,可要考虑清楚。”

  “呃?”

  陆霏霏好奇地盯着燕十三。

  什么时候,这个酒鬼也学会神神秘秘的了?

  虽然和燕十三打了不知道多少年交道,她依旧没有看透这个男人,尤其是在遇到齐英以后,燕十三表现地越来越反常了。

  有时候,其气质,毫不像那个叱咤天河郡十余载的黑道大佬,反而是她有时候会在陆左陆右身上看到的……有一种类似于保镖的感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第四更。求推荐,求挖掘机,求恶魔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