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血月杀眼中,齐英就像是一只慌了神的兔子,动作上满是破绽,身法武技运转地也漏洞百出了,现在体力消耗完毕,灭杀简直轻而易举。

  嗖!

  血月杀一步踏出,一个假动作晃过黑衣卫与陆右瞬时完成突破,红色弯刀一刀直劈而下!

  这时。

  齐英忽地抬起左手,银光闪过!

  呲吟!

  红色弯刀与亮银手套金铁碰撞,火花飞溅!

  “找死!”

  血月杀心中冷笑,红色弯刀借力斜劈,擦着银手套,斩向齐英小臂。

  这只手套十分珍贵,能生拦劈落的刀锋,可后面的身体,就和烂泥没什么区别了。

  弯刀的刀锋,径直斩落在齐英小臂之上。

  随后发生的事情,却让血月杀始料未及。

  嘭铛!

  血月杀感到自己的刀,就像劈在了一块千年玄铁上一样,连对方身上的一块皮都没擦破。

  “怎么回事?”

  正在血月杀心神一震的时候,一只戴着银手套的手,忽地攥在了他的手腕之上!

  随即。

  血月杀感到自己身体,直接不能动弹。

  整个人像是被什么东西扼住了喉咙一般,连呼吸都困难。

  并且,浑身的灵力就像是洪水泛滥的河道泄了口一样,向着自己手腕处猛地汹涌而去,以极快的速度,从身体中抽离。

  仿佛有人在拿一根管接入了自己的经脉,要把自己体内的能量,全都吸出去!

  “什么情况?!”

  一瞬间。

  血月杀僵在原处,无法动弹,浑身灵力停滞,整个人如雕像一般。

  他的面前。

  齐英紧咬牙关,额头之上青筋暴起,大汗直流!

  嗡嗡!

  齐英的体内,正有大股大股的能量横冲直撞,不可阻挡。

  血月杀那些流逝的能量,全部来到了他的经脉之中!

  气武境四重的经脉,固然齐英的经脉比同阶武者要强大,但,灵力中的能量,与真气中的能量,完全是两个概念!灵武境强者的身体,经过天地元气的改造,方能承受灵力,普通的气武境武者,身体根本承受不了这种暴乱的能量。

  不过。

  这时的左手,发挥出了很好的作用!

  九成多的能量刚刚冲入经脉,就立刻被左手吸收过去了,没有长时间停留在经脉中,使得齐英周身脉络超载。

  同时,神秘的血脉,再度泛起灰色光芒。

  那些汹涌而来的灵力,在灰色光芒之下,被快速分解,完美融入齐英体内。

  嗡!

  大量的能量化作真气,冲入了齐英丹田。

  丹田内,紫色气海漩涡上的第四重气旋,很快到了圆满的程度!

  “喝啊!”

  齐英不由一阵痛快猛呼。

  血月杀却惊慌无比——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那个小子,在通过什么手段,吸取自己的力量?

  一般,只有被列为禁忌的邪功,才有类似的效果。

  而且……都已经吸收了如此多灵力了,对方竟还没有爆体而亡!

  “哈!”

  想到继续下去,自己很可能要被榨干而亡,血月杀大喝一声,当即拼尽所有力量,调动武魂。

  嗡!

  身后的血月,放出璀璨光芒。

  身体内剩余的灵力,马上就要化作惊天怒浪,汹涌拍出。

  正在此时。

  血月杀忽然注意到,虚空中,似有一个微不可见的影子向着此处冲来,直取自己咽喉!

  血月杀下意识要躲闪,但,根本没有能量能调动出来了!

  嗖!

  倏忽一瞬。

  一道极细的锋刃,从血月杀头顶穿过。

  嘭!

  血月杀的头颅,如同西瓜一样爆开。

  脑浆四溅,血柱喷涌!

  “啊!”

  一直呲牙咧嘴的齐英,终于感到体内那股几欲暴狂的膨胀感觉,忽地消失了。

  呼啦啦!

  一道拖着猎猎白袍的身影,在皎洁月光之下,从天而降!

  “血月杀?!”

  十三爷看到无头尸体,眉头大皱。

  m酷匠=网正版{首LU发_

  竟有人雇佣了闻名于周围数郡的第一杀手!

  哪怕是自己,被其暗中偷袭,也会十分危险。

  十三爷环视过去:“怎么回事?!还有……齐英,你没有大碍吧?”

  “没事!”

  齐英喘了口粗气,道。

  剩余三名黑衣卫,以及陆右,带着陆霏霏与陆左围了过来。

  断臂黑衣卫脸色沉痛:“属下等人,突遭杀手袭击……老三,已经去了!”

  “啊?!”

  十三爷瞥到了那边地上的黑衣卫尸体,不由也目露伤感,踱步过去,俯身抹着其尚有余温的尸体,长叹一声:“黑三,一路走好。”

  四名黑衣卫,都是他多年来,在天河郡降服的一方高手。

  彼此之间,有一定的感情。

  死去一人,必然打击不轻!

  陆右严肃道:“血月杀已经长时间没有露面或出手过了……没想到,今日竟然出现在这里……没有提防的情况下,我们猝然遭遇,根本不是对手。”

  十三爷悠悠道:“在这天河郡,有能耐联系到‘血月杀’,并且甘愿付出代价让其出手,来伏杀我们队伍的,不出意外,就是段家了。”

  场上几人的眼睛中,全都冒出了寒光!

  段家,这是已经提前宣布开战了!

  氛围一时十分肃穆。

  燕十三沉吟了下,道:“我们先回去吧。明天的事情,才更为重要。黑三的仇,不可不报!但,我们也要讲究策略……齐英,你在干什么?”

  “没什么。”

  齐英腾地从血月杀的尸首旁边站起,并且拿起了一枚红色的戒指:“我从血月杀的身上,发现了一枚空间戒指,里面好像有很多宝物。”

  “对了,方才,你是怎么牵制住血月杀的?”

  十三爷看向齐英。

  他赶到的时候,见血月杀已然不能动弹,才能暴起出手,完成瞬杀。

  “我也不清楚。”

  齐英耸耸肩,没有说出左手在自己能量不足,进入眩晕虚弱的状态下,能吸收他人能量的秘密。

  “唔……好吧……我们先回去!一切从长计议!”

  十三爷也没继续追问下去。

  他知道齐英身上,肯定有比他所知道的事情更多的秘密。

  毕竟是那位大人抚养长大的……身上哪里会没什么保命的底牌?

  一行人,很快收敛起了黑三与血月杀的尸首。

  马车破碎,马匹的腿也断了,于是两名没什么伤势的黑衣卫,带着昏迷的陆左,陆右带着陆霏霏,十三爷带着齐英,施展轻身身法,嗖嗖地离开树林,前往附近的万春楼,以作休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第一更。求推荐,求挖掘机,求恶魔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