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物们的到来,顿时把在座所有人的情绪,调动上了高潮。

  城主古泰来亲自起身,将六名来自王都的大人物,带到座上,并且一一介绍。

  “这位公子,来自王都齐家,是齐家的九公子,齐舜!”

  哗啦啦!

  一阵鼓掌声音。

  在座的几乎所有世家小姐,都把目光投在了这名年约十六七的少年郎身上,其白衣胜雪,面如敷玉,身材高瘦而又俊朗无比,眉心上有一道白色的剑形印痕,使其整个人多了三分英气。

  尤其是他微笑扫视向周围的时候,天然带着一股异样的魅力,不知道多少少女,在这一刻都血液燃烧,粉脸变红。

  这才叫公子无双!

  和这位齐舜公子比起来,号称天河郡第一俊公子的段家大少段孤城,不见得容貌会差到哪里去,可气质上简直和掏粪的小杂役一般。

  “此位,是齐家的齐开阳将军!齐开阳将军戎马边境二十年,所斩杀的敌人能堆满一座城!”

  嘶……

  满场人以敬畏的眼神,望向那名壮硕的老者,其胡须就像染了边塞的霜雪一般。

  “这位,乃是燕家七公子,燕北归。”

  同样又有大量贵族小姐泛起小心思。

  相比于一开始令人惊艳的齐舜,更加眉清目秀一些的燕北归,一袭华贵赤金锦袍,在容貌上甚至犹有胜之,只是气质上稍逊一二。

  “此位,是燕家的燕九将军!燕九将军,虽然没有征战边疆,但,曾经为太子,也就是现在的君王,担任近身护卫!”

  哗!

  人们看向那名精瘦老者燕九,比得知齐开阳身份的时候,更加惊讶。

  君王曾经的近身护卫?

  那可是能与君王说上话,和王国第一人谈笑风生的人!

  燕九微笑着环视周围,但在看到某个地方的时候,目光忽地定格了一下,神色微变,但立马就自然而然地掩饰了过去。

  “这位仙女一般的小姐,是秦家,秦素素。”

  筵席上很安静。

  因为人们看向她的时候,很多人都看痴了!

  不同于陆霏霏勾人心魄的美,这位秦素素的美,是一种纯粹,自然,任何人看了都会觉得美的美。男子看了不敢亵渎,女子见了只会惊叹赞美。

  秦素素淡淡一笑,礼貌性的目光从筵席各座位一扫而过。

  某一瞬,秦素素的目光忽地定格下来,表情略显僵硬,甚至有些发愣的样子。

  旁边的中年美妇登时一皱眉,传音道:“你在看什么?”

  秦素素这才反应过来,收回目光,神情故作轻松:“没,没什么。我看有只好看的鸟儿飞过。”

  “鸟儿?有吗……尽量不要把注意力放在别的东西身上,你是我们秦家如今的第一娇女,一个眼神,一个表情,都代表着我们秦家的脸面。这种小地方也就罢了,倘若到了大场合,千万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

  “嗯。”

  秦素素点点头,眼角的余光,却还是往旁边不远处瞥了一眼。

  真是他?

  三个月过去,他竟信守诺言,真的来了……

  只是……

  秦素素透亮湖水般的眼中蓦地有了一层淡淡的水雾。

  “此位,是秦家的蝴蝶夫人。”

  人们礼貌性鼓掌一番。这位蝴蝶夫人,虽然保养地很好,风韵犹存,但老态已经从眼角的鱼尾纹和略显丰满的腰部显出来了,一张写满了傲慢的脸,也着实让人颇不痛快。

  ……

  宴会正式开始,气氛也颇为融洽。虽然仙子般的小姐与骄傲地蝴蝶夫人从始至终几乎没有说话,可两名翩翩公子齐舜与燕北归全都没有什么架子,齐家齐开阳板着脸一本正经,燕家燕九却与周围的几大世家的家主长老谈笑风生地起劲。

  席间,更有舞女们起舞纷飞,衣袂飘荡,亦有琵琶声铮铮然,引得众人闭目享受,连声叫绝。那些刻意卖弄墨水的酸腐诗人们又开始吟诗作对,甚至于,齐舜公子也参与到其中,当众作出一首《月赋》,引得在座所有人称赞叫好。

  “咦,这齐舜真是……让人可望不可即的人啊……”

  安如意望着齐舜,想着。

  尽管全天河郡的小姐,都把心中的男神换了一个人,但她知道,在齐舜这样的真正大世家公子眼里看来,天河郡城的小姐们,就和天河郡的贵族公子眼里的种地村姑一样,最多也就是与你调笑调笑罢了。

  可不知怎么,看着,有些脸熟?

  安如意把目光投向了陆霏霏身边站着的齐英,发现,两者眉眼里,确实有些相似之处。

  都姓齐,难不成,有什么关系?

  安如意很快就不去想这个念头了,因为她发现,站在陆霏霏身边的齐英,竟然直勾勾地盯着全场最美的女子秦素素!

  “混蛋!看见美女也不至于这副猪哥样子吧!你连正眼都没看过我一眼!”

  又有一个醋坛子打翻在了她心里。

  ……

  宴会虽然算是热闹,但持续的时间很短,人们尚未觥筹交错尽兴,一副“正经脸”齐开阳便起身道明日就该选拔大比,各路人马都该回去好好休息才对,率先起身返回雅苑,剩下的众人也便各自散去了,返回各家势力中了。

  直看到那个梦寐以求的身影与蝴蝶夫人一起消失在夜色中,齐英才有些失魂落魄地跟着陆霏霏上了马车。

  燕十三却没上马车:“我有事情要处理,暂时不返回城内。黑一,黑二,黑三,黑四,保护好陆夫人与齐英!若发生意外,马上放出信号弹!”

  “是!”

  马车出了山庄,快速向着城内驶去。

  车厢里,陆霏霏向着齐英问道:“对了,那首词你想起来了吗?”

  齐英被摇了几下,才如梦初醒般道:“恩恩……雨妈是教过我一首……全词是这样的……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

  酷;匠*$网0Y唯一正N版☆k,V其9他都C9是☆R盗Y版2

  ……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山间两棵高树的树梢上,两个人影,各自脚尖轻点,站在树尖。

  在一道略显沙哑的声音,念白出上阙之后,另一道声音叹了口气,顺着念白道:“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九哥,别来无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