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兽场今日算是进入了一年也遇不到一次的盛况!

  所有门票,即使提价了五倍的价格,全部售罄,不论是一楼的看台,和二楼的雅间包厢,都坐无虚席。

  人声鼎沸,言语嘈杂。

  而且更凸显不一般的是,就连城内最炙手可热的几大世家,安家,王家,孙家,他们各家的家主及大长老,竟然也各自来到的斗兽场——只有段家的人没有来。

  二楼,走廊中。

  两行人马,正打了个照面。

  “安家主!”

  “哎孙家主好久不见,呦呵,你隔壁的王家主也在啊!咦,这位孙小少爷长得真好,你知道喊旁边这人什么吗?对,就喊他王叔叔!”

  “呵呵……没听说过,全城最有名的和事佬,安家和安家主,会来全天河郡最暴力的地方啊!”

  “陪家里那个小刁蛮女来的,她听说无名斗士要挑战暗煞金猿,一个劲要来看呢。”

  “哦,原来这样。安家主,不去我们包厢喝一杯?”

  “不去了,我再不到包厢,小刁蛮女非得掀翻整个屋不可,我可不想给燕十三赔钱。”

  “那,别过。”

  “待会儿见!”

  安家和眯着月牙般的眼睛,脸上褶子一抖一抖的。

  这副样子,谁见了,都只会以为他是个做买卖发和气财的生意人。

  只有跟他打过无数交道的人,深谙于他行事之道,才知道,这是一只惹不起的笑面虎。

  若不然,他如何一个人十八岁来到天河郡,在盘踞此地上百年的三大家族环伺眈眈的情况下,三十年时间建立起了第四大世家,安家?

  安家和习惯把真实想法隐藏在肥头大耳的猪哥面容之下,正如猫将尖锐爪子隐于柔软的嫩肉中,人畜无害的外表下,你很难去防备他这样一个笑里藏刀之人。

  但。

  面对天河郡即将发生的剧变,安家和也犯怵了。

  他不再年轻,没法处心积虑把所有事考虑周全,挨个去算计自己的对手——他现在是将近五十,是半截入土的老头子了,必须多考虑后路。

  自己的后路,以及安家的后路。

  三大世家,是根深蒂固的势力,安家能在生意场上打败他们,可若真刀真枪拼起来,绝不是对手。

  以前安家的崛起,是沾了三大世家内斗的光。

  可现在,三大世家似乎为了打压不再安分的斗兽场,准备联合了。

  到时候,谁知道会不会来一出唇亡齿寒假道伐虢的戏码,搞下斗兽场的同时顺便把安家也拿下呢?

  ;酷.匠W1网正。版:√首=!发D☆

  昨日,安家和还想着能不能把齐英骗过来,利用齐英,翦除三大世家的年轻人员。

  可,不知道那齐英是眼瞎,还是脑残,还是太过聪明,硬是一点余地也没有的,拒绝了那充满诱惑力的条件。

  安家和决定真正来观察一下齐英。

  看看,这个家伙,到底是一个徒具天赋的傻小子,还算一个真超凡绝伦的人物。

  若是第一种,那对安家更好,多诱惑几下就搞定了;若是第二种,还可以往其他方面发展,如果能抱个大腿,也是极好的。

  安家和挺着肥胖的肚子坐在了圈椅上,觑起眼睛,盯向外面。

  前面,安如意正趴在窗台边沿,托着双腮,小巧精致的鼻子紧贴在窗户上,好像恨不得整个人从窗户里钻出去。

  今天,那个人,会不会赢呢?

  越被拒绝,她那颗好胜的少女心,就越燃起了一股征服的欲望。

  作为天河郡第一笑面虎教育出来的女儿,安如意可不是那种想依附于男人的花瓶,她是对所有的事情都充满了好奇,见到好东西,就想去进一步探个究竟——有时候,她甚至把全天河郡最富有的女人陆夫人当成偶像,并不是后者多么有权势,而是后者可以尽情地去探索每一个感兴趣的男人。

  绝大部分男人,或者说,绝大部分同年龄的少年们,安如意都能一看就透。

  那些人随着年龄增长而愈发污浊的眸子,无不显示他们内心中熊熊燃烧的占有欲与控制欲。

  可偏偏齐英,是她一点也看不透的。

  因为看不透,所以有魅力,所以更吸引。

  齐英吸引的人,也不知安如意一个。

  整个天河郡的人,都在好奇。

  齐英是谁?

  他来自哪里,为什么十五岁就有这么大的本事,还有如此大的胆子?

  以前知道无名斗士的人,当知道无名斗士是一名十五岁的少年后,纷纷震惊了,全想着再看一次无名斗士,以前不知道无名斗士的人,在知道大战段家的人是斗兽场的无名斗士之后,也纷纷慕名而来了。

  今天。

  无名斗士齐英,对成长到了黄阶六重的妖兽,暗煞金猿!

  全场人翘首以待,等着齐英的出场!

  嗡……

  斗兽场的扩音法阵,响起一阵长音。

  原本嘈杂的斗兽场,开始安静下来,很快无人说话。

  今天,没有报幕女的声音。

  灯光暗下。

  被亮光笼罩着的,仅有斗笼!

  一个黑色的身影,从连接着斗笼的通道,走进了斗笼之中。

  黑色劲装,中等身高,瘦削身材……这些是他们见过的无名斗士,一张刚脱了稚气眉清目秀的脸庞,一只亮闪闪的银手套,是他们没见过的齐英。

  以及。

  这次的无名斗士,一反惯例,似乎带了武器。

  一个长长的被布条裹起来的东西,好像是长枪,被他背在了身后。

  一个瘦小的身影这时也蹿入了斗笼之中,暗金色的皮毛,红色的眼睛,个头不大,面目却十分狰狞凶恶。

  暗煞金猿的样子比先前改变了一些,和斗兽场的强行催化成长有些关系,同时也是其体内力量增强从而外显出来的变化。

  斗兽场内很安静。

  今天没有开设赌局。

  人们所关注的,只有胜负!

  ……

  齐英缓慢踱着步,观察着暗煞金猿。这应该是他在斗兽场最后一次斗兽,是胜是负也没什么影响了,倒不如说是一个检验修炼成果的好机会。

  暗煞金猿拥有同阶妖兽中几乎最强横的力量,几乎最坚硬的身躯,几乎最灵敏的身形,几乎最凶恶的斗志……一只黄阶三重的暗煞金猿,可以杀死黄阶七重的妖兽,一只黄阶六重的暗煞金猿,任何一名气武境高手,哪怕是陆右这样的大师级人物,也不愿去面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第五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