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天河郡的武者而言,今天是充满了惊讶的一天。

  无名斗士的身份,揭晓了,答案令每个知道的人都惊讶,但更令人惊讶的远不止无名斗士其实是一名十六岁的少年齐英,还有,这名少年一己之力,当着段家数百武者的面,废了段家一代天骄段孤城,杀了段家另一名未来顶梁柱段金虹。以及,斗兽场的十三爷,万春楼的陆夫人,都为了他而出手,硬撼庞然大物段家,而最后,天河郡的黑老大十三爷,以来去无形的杀人手段慑退段家两大灵武境强者,在无数人的面前包庇下了齐英!

  这些消息,一个比一个劲爆,挑动着任何一个好事者的神经,有闲人把从齐英来到天河郡以后到现在一系列的事情串联起来,编排成了段子,在大街小巷讲述。譬如在学府如何隐忍低调,忍无可忍痛揍段家小团体,又如,在斗兽场如何英雄救美,救下了要被火麟兽火焰吞噬的安家小姐安如意,以及,怎么当着段家无数人的面,废段孤城,杀段金虹,又如何在十三爷和陆夫人的守护下全身而退……

  总之,一件事。

  齐英出名了!

  从一个只能靠着怪异装扮和脸庞出名的人,变成了以杀手本色,硬汉形象名动天河郡城的大名人!

  #☆看8正版qo章节*上?酷●匠网。(

  与之而来的还有一系列热议,比如段家会不会善罢甘休,城主府会不会插手今日的事情,天河学府又会表明什么态度,斗兽场和万春楼会不会正常营业……但随之而来显示的是,无论哪一方,都没有什么多余的反应,段家连段金虹的葬礼都是草草了事,城主府半分动静都没有,斗兽场万春楼依旧是往日的喧嚣热闹。

  一切,好像今天什么都没发生!

  但,暴风雨来临之前终究是要宁静一阵的,而且气氛有些闷。

  就和现在安如意的心情一样。

  “安平,告诉我,爹爹他们到底在讨论什么?你让我过去,让我过去!”

  安如意拼了命的想要从安平身边挤过去,想冲入厅堂之内,却屡屡被后者拎鸡崽一样给拽回来。

  安平无奈道:“小姐,段家家主来这,老爷和他肯定有要事相商,你可不能扰乱了!”

  “不行,我就要知道,我就要知道!他们是不是在讨论怎么对付齐英,是不是,是不是?!”

  安如意奋力挣扎着。

  这时。

  咔!

  厅堂的门忽然开了。

  神色阴鸷的段西来率先走了出来,带着一行段家武者,扬长而去。

  安家家主,安家和随后走出,他略显丰满的身体上顶着的那张圆脸露出一丝无奈之色。

  “爹爹!”

  安如意挣脱了安平,跑到了安家和身前,拽着他的大手道:“刚才段西来他们跟您说什么了?是不是要去对付齐英?是不是?齐英可是救过我命的啊,你可不能答应他们!”

  安家和一拍安如意的脑袋,细细的眉毛挑了起来:“你倒是聪明,知道段家来我们这是寻求帮助的。不过,他是想联合我们,以及王家,孙家,一起对付燕十三和齐英。齐英算不上什么,燕十三才令他们畏惧。”

  “那你答应他们没有?”

  安如意十分焦急。

  “哼!”安家和撇了撇嘴,“他们段家是,总是想搞一个大新闻,借着个机会,就想把别人践踏一番,好显摆一下他们的威风。就算不懂一个装逼的基本法,早晚自己玩死自己。我们安家可跟他们不一样,让他们斗去,我们安家啊,要闷声发大财!”

  “那就好,那就好!”安如意抱住了安家和的大粗腰,甜甜地喊道,“爹爹最好了。”

  安家和又面露无奈:“真是女大不中留啊,魂都跟人家跑了……可你也别太高兴。安家不插手,不代表王家孙家也不插手……依我看……天河郡城,马上就要‘山雨欲来风满楼’咯!”

  ……

  夜幕笼罩天河郡城,黑色淹没了一幢幢建筑。

  陆府,齐英在陆家仆人的帮助下穿上衣服,披着一件貂裘踏入院子之中,摇曳的灯火下,玄雨正坐在院里的石凳上,有说有笑。

  齐英很诧异,他没见过雨妈和陌生人交谈地如此开心过,而且和她说话的也不是陆夫人,竟然是十三爷。

  齐英几乎都没怎么见过雨妈和男人说话!

  “雨妈。”

  齐英走近过去,轻轻呼喊道。

  “嗯。”玄雨站了起来,冲着齐英的方向,“身体怎么样了?”

  齐英说道:“大夫说,左胳膊里面的骨头断了,还好没粉碎,用了陆家的药材,应该几天时间就能长好。左腿倒是肌肉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其他地方什么妨碍,就算真气耗费过度,经脉受了些损伤,也会体虚几天。养一养就没事情了。”

  “就好。”

  玄雨似乎毫不担心——齐英也习以为常,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担心过自己身体上出什么问题,一直只在为人处事上毫不放松。

  这时,十三爷笑吟吟地站了起来:“你们母子二人先聊,我现在回斗兽场,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就先不陪你们了。”

  玄雨微笑着点了点头。

  “十三爷。”

  齐英伸出了右手。

  “嗯?”

  十三爷愣了下:“你还有什么事?”

  齐英将右手放在心口上,整个身子九十度鞠躬下去,神色诚恳:“十三爷,你我无亲无故,却对我有两次救命之恩,此等恩情,齐英没齿难忘……所谓报答就不谈了,总之,我齐英欠了您两条命,这辈子,不会做任何对不起十三爷的事情!”

  “哈哈!”

  十三爷爽朗一笑,算是对齐英的话作了回应,随即拎起石桌上的翠玉酒壶,身形一跃而起,在猎猎风声中消失在了夜幕之下。

  齐英抬起头,望向夜色苍茫的空中,再度开口:“雨妈。”

  “怎么?”

  “你以前,认识十三爷吗?”

  “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有一种感觉,你和他是认识的……而他似乎,知道我一些我自己都不清楚的事情。”

  “谁知道呢?”

  玄雨轻轻一笑,齐英从她的笑容深处,看到了一丝神秘的意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