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敢?!”

  段西来话出口的时候,就后悔自己说出这句话了,一名段家子弟在他还没说出话来就瞬间被杀,就跟十三爷一巴掌打在他脸上一样,尴尬无比。

  还威胁人家?

  人家还没等你威胁,就已经告诉你答案了。

  但,更多人还是震惊,震惊于十三爷的决心,要知道这里还站着张无冷,代表城主府势力,一定程度上代表着王国律法。当众杀人,也太不把律法放在眼里了——虽然,之前段家也是打算这么干的,可哪里有你这么干净利落,说杀就杀,直接就取走了一人性命?

  更震惊的是,没有人看到十三爷是怎么出手的,他就站在那,一动不动,却能在瞬息间夺人性命。

  这种毫无声息的杀人,比空中两头张牙舞爪的巨虎,不知道要恐怖多少倍。

  能看出一些端倪的,也仅有段西来与段红雪两人。

  两人站在空中,神色严肃,同时催动神识,进行灵武境之上的武者才能使用的“神识传音”,意念交流,其他人根本看不出来两人在说话。

  段西来:“叔父,你察觉到了吗?那个隔空取人性命的,应该是燕十三的武魂。”

  段红雪:“有一点感知,但,太晦涩,太微弱了,只能隐隐感觉到一些凌厉气息。他的武魂很罕见,肉眼几乎没办法看到,神念也很难探察。虽不像我们的‘兽武魂’一样有巨大的力量,但,诡异恐怖……他说能瞬间杀掉段家所有人,不一定,但,杀几十个还是没问题的!”

  段西来:“那我们该怎么办?如果不能一下解决燕十三的话……段家子弟很被动啊!”

  段红雪:“能怎么办?服软吧!看他的样子,似乎是保定齐英了,而且那个齐英也绝对不简单,还有那个瞎女人,我总感觉她可能比燕十三还要诡异。齐英受伤的时候,我甚至从她身上感受到一股令我战栗的力量……或许是错觉,但我觉得,今日还是不要招惹他们为妙。段家折了孤城和金虹,输不起了!”

  段西来似有不甘:“我们就忍气吞声?”

  段红雪:“形势比人强!对付他们的办法,以后再想,我们段家终究人多势众,资源也多。燕十三的势力毕竟也摆不到明面上来,真正占优势的是我们。今日先到这里,从长计议吧!”

  ……

  所有人都屏息凝神地盯着空中的三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发生一场旷世大战。灵武者级别的对抗,多少人一辈子也没见过,真若发生,可就精彩了。

  只见段西来与段红雪面色越来越沉,突然间,空中两头庞大的黑色巨虎全部消散了,段西来段红雪先后落到了地上。

  “段家子弟,回家!”

  段西来沉郁的声音响起。

  嗡!

  段西来架起一边的段孤城,掠空而起。另外的段家人面面厮觑了几息后,相互搀扶,又收了段金虹以及几名刚才在乱战中死去的子弟尸体,从小河边走开,走入小树林。

  “走!”

  张无冷饶有兴趣地往齐英的方向望了一眼,随之也带着一干手下离开。

  “众弟子,退散!回学府!”

  顾时维一声令下,众长老,老师,催促着一干弟子们赶紧返回。

  安如意急急忙忙向着齐英的方向跑去,可后面的安平再度拽住了她:“小姐,我们也回吧!这件事太乱,我们谁都不要插手。”

  任何人,稍微想一想都会明白,段家之所以今日罢休,是忌惮于燕十三恐怖的杀人手法,不愿死拼。可由此一来,段家与燕十三、齐英的仇怨也结下了,以后一定会分出的生死,这时候若是同其中一方走得近了,很有可能引火烧身,还是不闻不问,视情况再行动为妙。

  很快,原本满满当当的一片地方,只剩下的寥寥十几人,陆霏霏及陆左陆右等一干手下,和十三爷四名黑衣卫。

  陆左陆右各自取出丹药,坐在原地炼化疗养伤势,陆霏霏的其他手下和黑衣卫架起了齐英,将其带回小院里面,助其运功疗伤,偌大的空地上,很快就只剩下了三个人。

  玄雨,燕十三,以及陆霏霏。

  陆霏霏好奇地盯着燕十三,还有那个女人。

  {酷E匠8!网-}正版首t2发

  她发现,那个女人算不上多么惊艳,只能算是很漂亮,但越看越耐看,即使现在有些蓬头垢面,也难掩一种清丽脱俗的气质。

  她阅男无数,见过的女人却更多,类似的气质,没有在任何一个庸脂俗粉的所谓漂亮女人身上见过,偶尔见过一些气质类似的,却都是一些地位让她都觉得需要仰望,相比起来会惭形秽的女子。

  只见燕十三走近了白衣女人,细细打量,似乎在回忆些什么东西。

  而白衣女人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脸上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

  过了会儿。

  燕十三蓦地开口道:“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白衣女人依旧那般微笑着,语气轻柔:“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哗啦!

  燕十三一抖长袍,竟倏地单膝跪下了,他神色有些激动,声音微微颤抖:“十三,见过雨萱大人!”

  陆霏霏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不敢相信那女人是什么身份,让神秘强大的燕十三都半跪在地上,还口称“大人”,这时,似乎凭空有什么东西冲入了她的脑海,使得她眼前一黑,意识陡然模糊起来,身子晃了晃,旋即一头栽倒在草地上。

  ……

  齐英被黑衣卫抬起的时候,便感觉身子一软,什么地方都使不上力气了,熟悉的感觉再度涌上脑海,直接昏厥过去。在漫长的模糊之后,意识终于渐渐清醒起来,他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再度身处在陆霏霏的那个房间,躺在柔软的床上,盖着一层薄薄的被子身上似乎赤条条的什么也没穿着。

  抬了下左手,齐英微微感觉胳膊还是有些疼痛,把左臂从被子里抽出来,却发现手套和空间戒指都被摘去了,胳膊上绑了两块夹板,又用纱布缠了起来,同时,左腿上也被纱布缠了一圈。

  “呼……没事了么?”

  回想起后山小河边发生的事情,齐英感觉跟在梦里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