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灵武者身体内,真气已经蜕变成了灵力,这种比真气更为精纯的能量给他们提供了更强的速度,仅仅靠着灵力爆发便足以掠空飞行,攻击产生的力量也格外恐怖。尤其是在激发武魂之后,一名灵武境一重的武者,足以击退一大片气武境八九重的武者,哪怕是陆右这种气武境九重中含有的武技大师,也撑不下一个回合。

  嘭!

  轰!

  一个闪身接触,陆左、陆右被黑虎武魂打得倒飞而出。

  段红雪身子掠空,双手化爪,直直抓摄向齐英。

  “日尼玛!”

  齐英内心大骂。

  亏得这老家伙还是灵武境的强者,竟然还直接动手对付自己。

  这时他左肩脱臼,最大的依仗左手等于被废,没有半分抵挡之力,只得一手抱起玄雨,催动流影杀,疯狂向着外面逃窜,往小河另一头的学府弟子人堆里扎。

  “金虹,拦住他!”

  另一边的正给段孤城疗伤的段西来一声暴喝。

  嗖!

  没了陆左陆右的阻拦,实力高达气武境九重的段金虹凌空跃起,一对手掌覆盖着淡青色的真气,向着齐英所化黑影逃窜位置猛然一拍。

  刷拉拉!

  数十上百道风作的气刃从其肉掌之前飞出,霎时间覆盖了好几丈的区域。

  每一道气刃的威力,虽然不是很强,但数量实在太多,根本不是抱着玄雨的齐英能够躲闪得过来的。一阵剧痛中,齐英感觉左侧大腿被一道气刃斩中了,温热的血液向外涌着,脚底一软,整个人向前扑去,抱着玄雨在地上连翻了好几个滚。

  “嘶……”

  齐英躺在地上,觉得浑身都要散架了一样,左侧身子半分力气都使不上,站都站不起来,还是玄雨扶着他半坐了起来。

  齐英咧着嘴道:“雨妈,你没事吧?”

  “没事。”

  玄雨的发丝很乱,声音很轻。

  “哼!”

  “小子跑得倒挺快!”

  “你没命了!”

  几十个段家子弟围了上来,形成一个包围圈,直接将齐英和玄雨限制在一个方圆不足两丈的范围之内。

  人群中,陆霏霏神情焦急,慌忙间看到了河边聚集的一群身影,顿时大喝一声:“顾时维,你们的弟子要被人杀,还见死不救?!”

  听到此言,学府长老,弟子们,一阵神色异动。

  齐英再怎么说,也是天河学府的弟子,理应受到学府保护。

  顾时维脸上同样浮现一丝异色。

  陆霏霏又瞥到了带着巡逻部队的张无冷,又喊了句:“还有,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有人当众逞凶,城主府的人也不管吗?”

  张无冷却面无表情,仿佛什么都没听到一样。

  这时。

  段西来将段孤城放在了地上,如壮硕猛虎一般的身形耸立着,披风猎猎,毒蜂般的三角眼扫了一圈周围人等,口中爆出了虎啸般的猛喝:“谁也不许插手,今日,齐英毁孤城修炼根基,我段家杀定他了!谁若阻止,就要做好承担我段家怒火的准备!陆夫人,你还是好好呆着吧!否则,我不介意带上段家三百口人,到你府上问候一下!”

  顾时维刚迈出去的脚,这时又收回去了,手上凝聚的灵力,也豁然散开。

  张无冷却是默契地与段西来对视了一眼,嘴上微露出了一丝笑意。

  “你……”

  陆霏霏气得胸部猛烈起伏,又气顾时维的露怯,又气张无冷竟是站在段西来那边的,更气段西来对她的无视,但毫无修为在身,带过来的其他人比陆左陆右都差得远,即使她背后有天大的势力,这时候也搬不动一兵一卒。

  “金虹,杀了他!”

  段西来命令道。

  呲吟!

  包围圈里,段金虹拔出一柄银光闪烁的长剑,冷笑着走到了半坐在地的齐英身前。长剑之上青色真气萦绕,有着削铁如泥的锋芒,随时可以夺去一名气武境武者的性命。

  他是段家是青年一代最杰出的人物之一,如今把杀死齐英的任务交给了自己,足以表明段西来的重视了,顺利完成,说不定在段孤城根基被废的情况下,以后可以坐到家主之位。

  “这就是你得罪段家的下场!”

  段金虹神色狰狞,一剑向着齐英刺去。

  可在这时,齐英的身体,又化作一道黑影,猛地窜起!

  嗖!

  黑影一化为二,同时以不可思议的角度绕过了段金虹的身体,段金虹匆忙间斩向右侧的黑影,却没想到竟是斩了个空,顿时心中大惊,但他还未来得及防备左侧,一股冰凉的感觉直接扎入了他的后心,一瞬间,生命完成了由盛极至极衰的流逝,所有的对未来的幻想也随之消失了……

  噗!

  齐英从段金虹的后心处,拔出了早已暗藏在身的“墨鳞匕”,血柱喷出,段金虹的身子也栽倒在地上。

  酷匠W☆网首Tw发G

  嘶……

  近距离看到齐英杀人,更是杀的族内仅次于家主与大长老的人物,段家子弟们,全都禁不住倒吸凉气,后退一步。

  “金虹!”

  段红雪、段西来,同时怒吼。

  从刚才的迹象看,段孤城算是废了,现在,整个族内,另一名拥有踏入灵武者境界的段金虹,竟被齐英直接杀了!他们谁也无法接受这个结果——明明齐英都踏入了必死之局,却又夺走了他们段家最宝贵的一个人!

  嘭!

  齐英瘫坐在段金虹的尸体上,无力地喘着大气。

  这次,真是一点也动不了了。

  但,我必死,段家也别想好过……找我麻烦,想整死我,就要付出最惨重的代价!

  围观的所有人,包括顾时维,陆霏霏,那边捂着肚子挣扎站起的陆左陆右,张无冷,以及学府长老弟子等等围观者们,这时候都被那名身上染着淋漓鲜血,神色却依旧骄傲倔强的少年给震撼到了。倘若说他们并没有看到这个气息只是气武境二重的少年是怎么擒住段孤城的,十分不解,可现在,他们明白了,这样一个把战斗当本能,每一个动作都是在生死线搏杀的少年,要杀段孤城,简直是屠鸡宰狗一般。

  可是。

  他注定要殒落。

  “杀了他。”

  段西来这次的声音冰冷到了极点。

  嚓!

  呲吟!

  段家所有子弟抽出刀剑,刺向坐在段金虹尸体上的齐英。

  突然间。

  嗖!嗖!

  凌空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飞射,段家子弟随即响起了一阵惨叫,他们每个人的手腕上都溅起一小片血花,仿佛是有无形的飞刀从他们手上斩过,吃痛失力,手中握着的刀剑全部落在了地上。

  一道暴喝凌空响起,数道身影飙射而来!

  “动齐英者,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