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英,你怎么了?”

  当齐英叩开小院的门之后,开门的玄雨听到小院前面一阵噪杂的声音,不由蹙眉。

  这时的齐英,一只手死攥着段孤城的脖子,脸上却挂着轻松的笑意:“雨妈,没事。一群朋友而已,过会儿还会来更多的。你一定要在我身边,不要离开!”

  嚓!

  更新最快G…上=…酷{匠网mx

  齐英将剑刃插到了段孤城的左胳膊上,这会儿后者连连喘气都困难,惨叫都惨叫不出来了,两条胳膊都被断了筋肉,连一点点反抗的力量都没有了。

  “好。”

  玄雨似乎对齐英言听计从,伸出左手,与齐英的右手握在了一起。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陪着你的。”

  玄雨的语气,格外温柔。

  “嗯。”

  齐英深吸口气,重重应了一声。

  接下来,一切都要听天由命了!

  ……

  学府后山小树林前面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首先来的是一群弟子,隔着小河对着小院之前的齐英指指点点,神色惊愕,随之而来的是学府长老们与院长。

  “齐英,你要干什么?”

  一袭灰袍的顾时维隔着小河,眉头大皱:“快把段孤城放下来!”

  “都是段家逼我的。”

  齐英摇摇头,手上没有一点放松:“我等段家的人来跟我谈!所有人都不可以过这条小河,也别想绕过来,否则,我马上就能把段孤城掐死在这里!”

  嗡!

  齐英左手手套之外,被一团紫色的真气笼罩。

  “好吧……”

  顾时维站在小河边上,双眼微眯。

  将近千名学府弟子,都在小河边上围观。看到眼前一幕,所有人都惊呼出来!

  原来,齐英根本不是力武境的武者,而是气武境?之前,是隐藏了修为?

  看气息,似乎是气武境二重,但,所有人都不相信他只是气武境二重。气武境二重的武者,能在一大群弟子中间生擒气武境八重的段孤城?简直逗,其修为,绝对比气武境八重只高不低!

  可是,齐英明明只有十五六岁啊!如此年纪的气武境八重,放在整个王国来看,都属于上游的天才了吧?能够稳稳压过的,也就只有那些王国顶尖部分的少年才俊。

  不少人,直接怀疑起齐英的身份。

  齐?

  这个姓氏很常见,但,在王国之内,有一个超级庞然大物的世家,就以齐为姓!

  这时。

  嘭轰轰!

  小树林中一阵混乱之声,树木断裂倾倒,烟尘四起。

  一道愤怒声音咆哮而起:“何人动我段家孤城?!”

  嗡嗖嗖!

  上百道身影从一片狼藉的小树林中冲出,他们一路碾压,直接将碍事的树木全部推到。为首一名中年黑色劲装,红色披风,一张长着络腮胡的脸上写满了愤怒,毒蜂般的三角眼射出凛冽的寒光。

  段家家主,段西来!

  哗!

  人群陡然分开,给段家人让路。

  段西来大步流星,走到了小河之前,看向小河对面,声音冰冷:“顾院长,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顾时维又好气又好笑。今天事情的前因后果谁都清楚,是段孤城带着一群人去讲武堂打断课程,生把齐英给喊了出来。这事说段家人不知道,简直是笑话,现在,段西来还在责问起来他来了?

  “咳咳,我不清楚。”

  顾时维开始装傻:“这帮臭小子,一个个自以为是,爱恨情仇的。我一把年纪,理解不能啊!”

  “哼。”

  段西来不再理会顾时维,觑起眼睛,盯向对面的齐英:“小子,马上把孤城放开!”

  段孤城也攒足了气,艰难道:“齐英,听我爹的话,把我放下……只要你放了我,你要什么条件,我们都会答应你的……咳……咳……丹药,武技,什么都有!”

  虽然段孤城恨不得马上就把齐英剁成一堆肉酱,挫骨扬灰,可生死在前,他不得不暂时低头——先从这个疯子手里出来再说,之后,有整个段家在后面,想怎么虐杀他,不就由着自己来了?

  “老实点!”

  齐英手上力道,又是一紧,段孤城一阵猛咳,再说不出一个字。

  “放肆!”

  段西来一声怒吼,身形向前踏出一步:“马上放开孤城!”

  “段西来,退回去!”齐英声音丝毫不比对方小,“我知道,你是灵武者,还拥有‘黑翼虎’武魂,十丈之内攻击瞬发,可瞬间夺人性命。所以,只要你来到十丈以内,你儿子段孤城的命就彻底没有了!我齐英贱命一条,可段孤城,是你段家的大宝贝吧!”

  “你……”

  段西来眯着眼睛,往回退了一步。

  齐英又喝道:“那边那个老头,段红雪吧!也别想从后面绕过来!你们哪怕靠近一点点,段孤城的命就没有了!”

  唰!

  刚刚从人群一侧掠空而起的段红雪听到以后,顿时落了下来,面沉如水。

  段西来的语气,忽地平缓下来:“有什么条件,你就说吧,我们尽量满足,不要伤害孤城。”

  “呵呵。”

  齐英一笑,眼神凌厉:“条件?我没什么条件,只是想好好在学府修炼,一点杂七杂八的事情都不想牵扯。可是你们段家呢?一而再,再而三地与我过不去!段刃山,段天山,段远段近,再到今天的段孤城!还有你,段西来!我放了段孤城又能如何?放了他以后,你们段家会放过我吗?会放过我旁边的雨妈吗?没有一个保证,我可不敢松手。”

  “……”

  段西来眯着眼,面色不善。

  的确,不论如何,段家是不可能向一个寒门子弟低头的。段家是什么?整个天河郡无人敢动的存在,要是家主都被区区一个寒门子弟威胁了,在天河郡的名声、地位,定然会一落千丈,若是安王孙三家趁火打劫,会给段家的产业造成难以衡量的损失。

  齐英,绝不能放过!

  可是,段孤城他也损失不起。作为未来段家的继承人,段孤城其实并没有太过人的天赋,完全是段家动用了难以想象的资源生催起来的。段孤城死去以后,想再培育一个未来的灵武境,恐怕难如登天。

  场上,一时陷入了僵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