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拉拉!

  围在周围的众弟子们立刻都退了出去,在十丈之外惶恐而视。

  段刃山往前小跑了两步,神色着急:“齐英,你不要乱来!”

  虽然不知道齐英是怎么把段孤城治住的,但,他知道,这时候一定不能触怒齐英,齐英贱命一条不值钱,可段孤城是段家的宝贝疙瘩啊,未来的灵武境武者,耗费了段家无数资源才栽培到此地步的,真若有个三长两短,在场这些人谁也讨不了好。

  “你到底想干什么,放开大少,有话好好说!”

  段刃山慌忙道。

  这时。

  神色痛苦的段孤城咬牙怒道:“齐英你个贱种,放开我!不然,等段家的人来了就把你剁碎了喂野狗!还有你那瞎……啊!啊!”

  噗!

  一道血柱,从段孤城的小腹喷了出来。

  断剑的剑刃,被齐英从其身后抽出。

  嚓!

  剑刃在下一瞬,竟刺入了段孤城的右胳膊,后者又是一阵惨叫。

  “想活命,就给老子闭上你这张臭嘴!”齐英掐在段孤城脖子上的左手又紧了一些,后者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几乎喘不过气来。

  “齐英,别冲动!”

  外围,段刃山连忙道。

  齐英真若是做出胆大包天的事情,作为旁观者的他免不了倒霉——这时候的段刃山真是暗骂自己,闲着没事干来后山提醒段孤城干什么?白惹了一身骚!

  “没事,我有分寸的很。”齐英的脸上出现了一种诡异的笑,让见者纷纷心中一寒,“不过,我能控制手上的力道,可控制不了你们大少爷流血的速度。在他血流干净之前,让段家的人,过来找我谈判!快点!”

  “好,好,我现在就去!你可别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一定别……你们这些人,看好了大少!不然有你们好看的!”

  段刃山向着齐英连点头喊了几句,又气急败坏地冲着一群弟子们吼了两声,紧接着转过身,以来的时候两倍的速度疯狂向着后山之下跑去。

  “段大少,跟我来吧!”

  齐英将剑刃从段孤城的右胳膊里拔出来,右手提着剑刃,左手拖着段孤城的脖子,向着小径深处走去。

  事已至此,没有什么挽回的余地了。

  但,雨妈是一定要保护的,不然,无耻的段家,过一会儿有可能拿着雨妈来威胁自己。

  虽然,以前雨妈就表现出过一些不寻常的地方,以及,十三爷也似有似无地提过雨妈不一般。可在齐英心里,雨妈始终是需要自己保护的那个人!

  后面一群弟子紧紧跟上,但谁也不敢妄动。他们就算突然袭击,也不一定能救下段孤城来,可齐英这个亡命徒万一恼怒地弄死了段孤城,那出手的人就免不得该承担段家的怒火了。还是坐看齐英之后会怎么做,一切等段家人来了再说吧!

  ……

  “齐英在后山绑架了段大少!快去救人啊!”

  段刃山的奔向学府之后,声嘶力竭地向着每一名段家子弟吼道。不仅段家子弟们震惊了,整个天河学府的弟子们都震惊了。消息一瞬间就如燎原野火般疯狂蔓延开来,学府从院长到杂役尽皆震动,整个天河郡的大街小巷也在传播这个消息……然而,反应最为强烈的还是段家,听到齐英绑架了段孤城之后,从大长老段红雪家主段西来到每一名段家成员,都纷纷又惊又怒。

  最新Xl章节.上e_酷●R匠网

  不幸的消息在这几日接二连三地来到了段家,先是段天山段远段近不明不白地死了,接下来发现了事情苗头的段荒野也被人杀死在段府之外,今天,连段家未来的顶梁柱段孤城都被绑架了?!

  而且,每一件事都和齐英有关。

  “齐英!找死!”

  听到消息的段西来瞬间拍烂了一张桌子,带着大队人马直接从段家冲出。

  哗啦啦!

  整个段家,数百人的人马,集体出动,胯下良马嘶鸣,沓沓地疾驰在道路之上,冲散了不知道多少人群。最前面,段西来与段红雪一马当先,但他们都没有乘骑马匹,而是如飞鹰一般在低空掠空滑行,身后拖着长长的残影,速度比最好的马匹还要快!

  ……

  “什么,齐英绑架了段大少?一只手拧断了段大少的宝剑,而且他不是力武境的武者,而是气武境?”

  整个学府,都在疯狂议论刚才发生的事情,弟子们不再上课,老师们也被院长与长老们纷纷喊了过去。所有人都感到自己的世界观被刷新了。

  因为之前接二连三的事情,齐英的名字本就被所有人知道了,但,人们也就以为他是一个下手比较狠的角色罢了,而且脑子混竟然招惹段家,充其量在下院横行一阵,中院上院的人迟早得料理他。可现在,他们纷纷不淡定了。

  小角色,能在一群中院上院弟子中间,硬是打败了段孤城段大少,还将他绑架了?一只手掌控着段大少的生死?

  哗啦!

  无数弟子,老师,以及学府长老,院长,纷纷向着后山冲去。

  刚抹完委屈眼泪的安如意也听到了此消息,满脸都不可置信,可当听到齐英一只手掰断了段孤城宝剑的时候,她似乎有些明白过来了——能有如此实力,再加上特殊的左手,有些耳熟的声音,相似的身形……自己一开始就没猜错!齐英就是当初在斗兽场从疯魔血狼前面救下自己的人!

  齐英,就是无名斗士!

  安如意本来也想跟着众人跑向后山,但,刚跑了几步后,忽地又突兀转过身来,从学府里随手找了一匹良马,解开缰绳翻身跳上马鞍,狂甩鞭子驱策马匹,向着学府外疾驰而去。

  不仅学府,天河郡城很多地方都在疯狂传播学府绑架的事情,“段家”这两个字就够让人议论一阵了,尤其被绑架的还是段家大少段孤城!

  天啊,是谁这么大胆子,不要命啦!

  万春楼。

  一片莺莺燕燕中,身披紫色大氅的陆霏霏疾速奔下楼来,一把拽起了正扑在女人堆里的陆左:“喊上陆右,立刻前往天河学府!”

  斗兽场。

  咔!

  一支毛笔,钉在了墙上。

  “好小子,还真搞了一个大新闻啊……”

  唰!

  一道白色身影,直接从窗子跳出,在其身后,还跟着数道黑色身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