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真要把人往死路上逼吗?”

  齐英语气一冷。

  段家的人,段孤城,段天山,段远段近,几乎是一个德行,非要把人往死里整不可,践踏别人的尊严,仿佛不这样不足以显示他们高人一等的地位身份。

  段孤城向前迈了一步,高昂起头颅,斜眼盯着齐英:“哪里把你往死路上逼了?我分明是在给你一条活路。要么,按照我说的去做,告诉别人你就是一条狗,要么,就在这里被我们打断腿!你选哪一个?”

  咔咔!

  齐英微垂下头,双拳捏起了咯咯的响声。

  段天山,挑战过一次他的底线,现在,段孤城也来挑战了。只不过,和段天山相比,段孤城一行就像一群残忍的狼,不逼死人不罢休!

  怎么做?

  苟延残喘,丧失尊严地当一条吠犬,还是豁出去,跟他们拼了?

  前者无法接受,以后一辈子都将活在这个阴影下面,后者造成的结果,也不知道会有多么严重。

  齐英纠结着,该如何选择。

  他竭力保持着冷静,努力让身子不再气得发颤,来让自己做出一个最理智的判断。

  几息后。

  “哼。”

  齐英抬起头来,嘴角上,弯出一丝诡异的弧度。

  “想清楚了?”

  段孤城眉头皱了下。他从未见过有人对他露出这副表情,不知道那张似笑非笑的脸皮下面,究竟隐藏着怎样的想法。

  只是本能地感到一丝危险,就像面前站着一只残暴的野兽。

  齐英松开了紧攥的拳头:“想清楚了,我要——搞死你个狗日的!”

  嗖!

  齐英的身子电射而出。

  “小心!”

  “大少当心!”

  周围的弟子们,陡然提醒道。

  虽然人们都知道,这个力武境的小子,不会是段大少的对手,可就在一瞬间,齐英的身上,冒出了让他们本能感到畏惧的气息!

  “哼。”

  段孤城一动不动,就目视着齐英向他扑来。在他看来,对方不过是不自量力地想要困兽犹斗——自己可是气武境八重,跟着对方差着整整九重一个大境界修为,有什么需要躲闪的?

  他迅速地抬起左手,一指点出。

  黄阶中等武技,灵犀指!

  刺啦!

  一道金色真气指芒从其左手指尖激射而出,带着足以洞穿一只硬甲龙身躯的恐怖威力,冲向齐英的小腹。可就在这时,齐英的身子忽地化作成一道黑影,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身子一闪,硬生生将指芒躲避了过去。

  一瞬间,段孤城的脸上浮现出一丝错愕。

  身法武技?这小子,不是一个力武境的武者吗?

  但他很快就做出了反应,感知到右侧一道劲风闪过,段孤城瞬间拔出了腰间的长剑——这是一柄黄阶上等的宝器,在真气灌注下足以刺入任何没有宝甲防御的气武境武者身体。黑影出现在了右边,段孤城直接一刺,银色的长剑挽出一朵雪亮的剑花!

  而同时闪过的还有另一道银光!

  比长剑带出的光芒,更加闪亮!

  咔!

  齐英的左手直接握住了那柄长剑,银色的手套直接将长剑紧紧攥住,如铁钳一般将其钳制锁住了。段孤城不可置信地看着齐英,对方怎么能用单手握住自己的长剑?难道那银手套还是怎么宝物不成?

  段孤城奋力扭动着长剑,将借助长剑的锋刃直接绞烂对方的左手,几乎真气灌注手臂,力量达到了他所能使出的极限。可长剑还是不动不动,颤抖摇晃着,直到一声清脆的嘎嘣声响起,才断成了两截。

  嗖!

  在段孤城还因为长剑的断裂而愣神的时候,齐英又动了,身子倏地一闪,化成了两道黑影分别从左右向着段孤城扑去。后者如同斗笼里那头火麟兽一般,先被左侧黑影搞得一惊,又被右侧黑影惊得一愣,正失神间一道黑影已经窜到了他的身前,紧接着一股剧烈的疼痛感从小腹处蔓延开来。

  噗拉!

  断掉的半截长剑,直接刺入了其小腹,尖刃从肚皮刺了进去,又从后腰刺了出来。

  段孤城手上握着的断剑后半截不由落了地,瞪大眼睛盯着站在他身边,脸上满是狰狞之色的齐英,从其目光中,感受到一股恐怖的杀意。

  看正版章3节k●上酷6匠V网

  “大少!”

  “不好,这小子好生厉害!”

  虎、狮、豹三大天王,以及其他的弟子这一刻全都蒙圈了。那个孱弱地如同一个鸡崽的小子,一转眼就化成了一只残暴的妖兽,让他们胆战心惊。可是惊归惊,却不能站在原地不动,段大少是整个段家的宝贝疙瘩,丢一根毛都能让他们倒大霉,若是在这里被齐英搞地废了甚至死了,他们谁也没好果子吃!

  哗!

  一瞬间,所有的弟子都向着段孤城与齐英扑去。

  唰唰唰!

  几道紫色真气光芒亮起,冲在最前面的几人因为左右后都挤着人而躲闪不及,被苍鹰幻灵爪划过了身子,扑拉拉地溅起一阵血雾。

  “站住,别过来!”

  人们正要继续前冲的时候,却听到了这样恶狠狠的一句。

  唰!

  虎天王,狮天王,豹天王以及众弟子全部顿住了。眼前的一幕,让他们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

  段刃山事先并没有接到段家的消息,是听到了其他弟子说起讲武堂的事情才心道不妙。有一件事他必须要跟段孤城说,那就是齐英戴着银手套的左手似乎能够挡下任何的攻击,不注意这一点很容易在战斗中吃个暗亏。他急急忙忙地从学府一溜烟跑向后山,路上还遇到了哭哭啼啼往外面跑着的安如意,心想段孤城等人肯定就在前面不远了,顿时加快了脚步,疾速跑过去。

  当他走到了小径,看到段孤城一行人以及齐英的时候,本打算高声提醒一声,但看到眼前的情形,脸上的神色一下子沉郁下来。

  “齐英,你要干什么?”

  段刃山高声一个大吼。前面,众人形成的包围圈里,齐英正用左手捏着段孤城的喉咙,脸上一片疯狂之色,而段孤城的小腹上插着一柄断掉的剑刃,鲜血潺潺地从里面往外流着,仿佛一条从山上流下来的泉水。

  齐英闻声目光一转,看到段刃山,神色却突然冷静了下来:“站住,不要动!谁要靠近我周身十丈,我马上就把你们段大少的脑袋给拧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