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英知道来者不善,因为段孤城在门打开后的第一时间,一双眼睛就盯上了自己。从其眼神里一闪而过的寒芒可以看出,段孤城是带着满满的恶意而来的。

  果然。

  段孤城淡淡开口了:“齐英,出来。”

  四个字,很简单的四个字,却透露着不可违逆。

  段孤城身后的一群弟子,同样气势森然。

  那名正在授课的老师眉头大皱,却也没说什么,段孤城虽是学府弟子,却是能和长老们平起平坐,谈笑风生的,论身份论地位,都远比他这个在学府混饭糊口的老头子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也就没说什么。

  整个讲武堂静悄悄的,半数弟子的目光都齐刷刷落到了齐英身上,想要看他是什么反应。

  段家人与齐英之间的矛盾,如今已经是人尽皆知了,之前的冲突就有好几次,后来段家小团体更是在追踪齐英的时候被人团灭,齐英也因为有一定嫌疑被抓入了官府……两方说是水火不容,都是轻的,简直就是火星与火药,一碰上就要爆炸!

  齐英坐在座位上,没有动,只是同样用一双冰冷的眼睛,回敬段孤城。

  段孤城的嘴角,突然弯出了一丝弧度,足以一瞬间让讲武堂里的女弟子们纷纷红脸:“齐英,出来,不然我们就去后山了!”

  唰!

  齐英陡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在周围弟子的目送下,向着段孤城一行人走去。

  底线,不容侵犯。

  之前段天山拿此来威胁过自己,现在,又是段孤城吗?

  是谁,都没关系。

  因为谁碰到逆鳞,都会被龙杀死。

  这时,段孤城露出一丝得逞般的笑容。

  ……

  与此同时,段家。

  段红雪背着双手,目视着段荒野的尸体被装入黑色的棺材,神色凝重:“让孤城带人去找齐英的麻烦,真的没问题?万一……再出现一次城里的事情呢?”

  一旁,段西来神色自若,说道:“无事。学府中,多少老师,都依附我们段家?几名长老,也有我们段家的一个。孤城本身又是气武境八重的高手,麾下弟子们也不是吃素的。如果齐英背后的人真是燕十三,那燕十三也不可能在学府里猖狂行事。至于齐英……一个不成器的小子罢了,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段红雪长叹口气:“不知为何,我的心里总是有些担心。”

  “担心什么?”

  “齐、燕,这都是不普通的姓氏啊……也许,是我多想了吧……”

  “哈哈哈!”段西来哈哈一笑,“叔父,你真是多虑了。他们碰巧姓齐,姓燕罢了。若真能和那两个庞然大物扯上关系,何以沦落到如此边陲之地?”

  “也对……”

  “叔父,放心吧。孤城是我一手栽培起来的,逼一逼齐英,可是小事一桩!哪怕钓不出燕十三来,也多少能让段家的弟子,在学府里挽回一些颜面。他们未来,还是要立足在天河郡的啊!”

  ……

  段孤城一行人在前面走,齐英跟在了后面,渐渐来到了当初和段刃山相遇的那条后山小径上。这时候有人从后面跑了过来,一把将齐英拽住了:“你不能和他们走!会死的!”

  又是安如意!

  齐英叹了口气,将安如意甩开:“谢谢,你不用管我了。”

  事情已经来了,那便不能退缩!

  不管段孤城要干什么,齐英对自己现在的实力,终究是有把握的。火麟兽他都击败了,段孤城他们想要他的命,可不容易!

  Ol看正@*版{章Cg节0上酷pc匠0G网f.

  安如意却一脸焦急:“你是不是傻?知道送死,还跟着他们走?”

  “我说了,不用管我!”

  齐英一咬牙,一把将安如意推开:“你走吧!”

  “齐……”

  安如意跺着脚,似是还想说什么,这时,前面的段孤城等人停住了。段孤城转过身来,淡淡道:“安家大小姐,这是我们段家的事情,你就不用插手了吧?莫非,齐英和你有什么关系?”

  “她和我没关系,犯贱罢了。”

  齐英说道。

  “你……”

  安如意难以置信地看着齐英。一开始的事情虽然是自己有些不对,可是,话也不用说这么狠吧?这男人太可恶了,真不是东西。

  她恨恨地剜了齐英一眼,再度一路小跑走了。

  原地。

  段孤城笑道:“你未免也太绝情了些,我看,她对你是很感兴趣的,多来几句甜言蜜语,或许就哄下来了,多玩点花样,拿到一血也说不定。”

  齐英冷冷道:“那是你们这些大少爷们玩的事情,和我没关系。说吧,到底有什么事情?”

  “呵。”

  段孤城又是一笑,这笑容或许能迷倒不少少女,可齐英在段家很多人脸上都见过,带着居高临下的蔑视神情,越看越觉得讨厌。

  “也没什么事,就是想呢,当初你和段远段近他们结下梁子,让我们这些人也跟着在学府丢脸。王家,孙家的年轻弟子们各种看笑话,说我们段家一系,连一个小小的下院弟子都搞不定。本来,是想让段远段近他们自己找回场子的,可是他们死了,没办法,只能我出面给他们代劳。但,我不是喜欢打打杀杀的人,做人要闷声发大财嘛,和气一点,也不一定非要搞出个什么大新闻。我们可以用更加平和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

  “什么方式?”

  齐英皱眉道。

  对方说得很好听,但,感觉上,绝对没有平和解决的诚心!

  真若平和解决,为什么还要带这么一堆人过来?而且全都是中院、上院的,更是有四大天王中除了李雄霸以外剩下的三个!

  段孤城背着手,轻蔑地看向齐英:“方式嘛,自然很平和。只需要你在脸上写下,‘我是段家人的狗,愿意天天去段家的厕所里吃屎’这些字,每天在学府里逛一两圈,见到人就把自己脸上的字念给他们听,就解决了!噫,你脸色别那么难看,虽然多少有一点钦定的感觉,但这可是我想了一个晚上才想出来的办法呢!别不高兴!哈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第五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