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变让很多人都吓了一跳,斗兽场内一片喧哗,谁也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发生。但马上就有眼尖的人看出了进入斗笼的两个人是谁,不由惊呼。

  “那个白衣女子,是安家大小姐!”

  “对,安家大小姐,安如意!带着她过去的那个,是安府的护卫长安平!”

  “他们要干什么?”

  观众们这才反应过来,但谁都想不明白是什么情况,好好一个安家小姐,怎么就和护卫长闯进斗笼里去了?没有任何理由哇。

  所有人都在盯着斗笼内,看看会发生什么。

  落到地上的安如意理了一下鬓角散落下来的头发,嘴角上挂了一丝狡黠的笑容。与此同时,护卫长安平身形一动,瞬间就拦在了要走出斗笼的无名斗士前面。

  安平淡淡道:“兄台,我们小姐有话要对你说。”

  安如意笑吟吟地盯着无名斗士,看着他转过头来。

  “小姐有什么事?”

  无名斗士开口问道。

  安如意却没说话,而是微微蹙起一对秀眉,眼睛滴溜溜一转,冲着安平挤了下眼睛——这是她与安平约定的暗号,趁着无名斗士转移注意力的时候,揭下其面具,看看下面那张脸,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尽管安平此前极力反对这件事,但好奇的少女心,驱动着安如意,让她用了种种手段,终于拿捏住了安平的把柄,来完成今日这件事——大不了,就得罪这无名斗士一下呗,反正不是什么特别严重的事情,没人能拿她怎么样。

  她心里还是有些紧张,毕竟不知道无名斗士究竟是一张怎样的脸,眼睛不由瞄向安平。这时的安平似乎也有些紧张,姿势准备好了,却还没有动手。

  突然。

  “小心!”

  安如意惊得一抖——几乎是在同时,无名斗士的身子化作一道黑影,倏然一闪消失不见!

  轰嘭!

  一阵爆炸声音随之响起,安如意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股热浪便冲到了她身上,一股冲击力将她抛飞而起。

  “小姐!”

  最)w新章:节b上酷P@匠A网4d

  安平一跃而起,将被抛飞起的安如意接住了。落下的时候,安如意的余光扫向了方才身后的地方,却见,原本倒在地上的火麟兽不知何时又站了起来,而嘴角还冒着吐出火球以后飘散开来的黑烟。其前方,无名斗士单抬着左手,站在那里——可是其上左手的状貌,却让人触目惊心!

  无名斗士半条袖子和整个手套都被烧去了,露出来的左手和小臂一片焦黑。安如意瞪大了一双美目,心脏一颤:无名斗士,刚才为了救自己,一只手接住了火麟兽的火焰攻击?现在,整个左手左臂都被烧伤了?

  哗!

  整片观众席也一片哗然。这变化也太让人反应不及了,先是安家大小姐和护卫长闯入了斗笼,随后也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然后被打晕倒下的火麟兽居然有站起来了,还向安家大小姐发起攻击,可无名斗士救下了安家大小姐,一只手打爆了火麟兽的攻击!

  徒手打爆黄阶六重妖兽,还是有着圣兽血脉火麟兽的火焰攻击——无名斗士的实力,该有多么深不可测。

  不过,众人也看出来,被烧掉左手臂袖子以后,无名斗士露出来的整条手臂都是黑的,应该也受了不轻的伤势。

  这时。

  嗖嗖!

  几道黑衣身影,从天而降。

  斗兽场的几名黑衣卫,眨眼间将火麟兽制服,并把其关回笼子之中。

  安如意被安平放了下来,掩口走向无名斗士,声音有些发颤:“你的手……”

  无名斗士什么也没说,也没搭理安如意什么,径直离开了斗笼。

  原地,安如意呆呆地看着无名斗士的背影,和那条黑色的手臂,心情复杂无比——她也只是好奇而已,却没想到又惹下了事情,还让无名斗士伤了左手。手臂被烧伤,就算治好了,也会留下疤痕的吧?可她偏偏又被无名斗士救了一次……

  然而。

  在场外,有另一双眼睛,此时几乎燃烧起了愤怒的火焰!

  “无名斗士……是齐英?”

  ……

  沓沓!

  “驾!”

  段荒野策马行进在斗兽场到段家的道路上,面沉如水。

  刚才,斗笼里发生的惊变,他也看到了,但,得出的结论和其他人不一样。观众们,可能以为无名斗士的手是被烧伤了,变成了焦黑,但,段荒野却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那条手臂虽然是黑色的,被火球烧过,却一点烟都没冒起,而且,那只左手上指关节粗大,手指甲尖锐……他清楚地记得,自己在哪里见过这样一双手。

  印象太深了,看过一眼就不会忘。

  这是齐英的左手。

  无名斗士,就是齐英。

  这一瞬间,似乎所有的事情,都说得通了。齐英绝不仅仅是一个普通寒门弟子那么简单,他是无名斗士,能够徒手战胜黄阶七重妖兽的高手。陆霏霏是斗兽场的股东,燕十三是斗兽场的老板……虽然还有一些解释不了的事情,比如齐英为什么会在天河学府,实力究竟是几何……但,起码能够确认了,自己儿子的死,段天山的死,天河学府弟子的死,和齐英绝对脱不了干系,而齐英的身上,也定然隐藏着惊天的秘密!

  一定要告诉家主,马上要家主等人开始对燕十三,齐英进行全面调查,并且也将此事告诉城主,必须要查个水落石出!

  段荒野对杀死他两个儿子的人充满了恨意,之前,几乎已经可以确定凶手就是齐英了,但在斗兽场内的时候还是硬生生忍住情绪,以免让其他人注意到不对。

  沓沓!

  他骑着马儿快速行进,还有二里多地就可以回到段府,将事情告诉给家主了,远远地,甚至已经可以看到段府高宅大墙上挂着的灯笼。

  忽然间,段荒野感觉到有一个凉飕飕的东西划过了自己的脖子,不由伸手向着脖子摸去,手指上却感受到一股黏稠的温热……

  噗!

  一股血柱冲天而起,段荒野的头颅从身体上滚落下来,骨碌碌滚在地上,一双眼睛睁得老大,不甘的恨意化作其中最后一丝神采……

  马儿依旧在街上跑着,不远处的一个过道里,一个白衣身影步履从容地走出,拎着一个青玉酒壶,嘴角挂着一丝诡异的笑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