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惚间,对手好像从一个人,变成了两个人。

  一左一右两道黑影,以刁钻的角度,分别从左右两方向冲来。

  突如其来的变化,使得火麟兽反应不及,顾得上一边,便顾不上另外一边。

  本来能快速做出的应激动作,这时候忽然卡壳。

  形势逆转,往往只在瞬息间。

  嗖!

  酷)匠●K网C正“~版x首yL发K!

  左边的那道黑影,速度忽地一提,登时就来到近前。

  刺啦!

  一道紫光爪影一闪而过。

  “嗷!”

  强烈的痛楚感从左半边脸部传来,火麟兽左眼的视线,先是染了一大片红,紧接着就彻底变成了漆黑。

  火麟兽浑身一阵抽搐,前蹄狠狠踏下,左边黑影从其前蹄间险之又险地闪了过去,右边黑影却被踏中,嘭地化作一团黑烟,溃散开来。

  哗!

  此次交锋,使得观众席上一片哗然。

  无名斗士不出武技则已,一出武技,就十分神奇地重创了火麟兽。

  有些见识高些的观众,看出无名斗士使用的两种武技,掌握到的层次都不是很高。但,他们谁也不觉得这是无名斗士的全部实力,火麟兽,还不足以逼出最强的无名斗士吧!

  然而,已经的确是齐英所能做到的极限了。

  火麟兽的防御强横,眼睛是最薄弱的部位,不息耗费大量真气,催动流影杀,杀伤了火麟兽的左眼,使其视线大受限制。

  陆左嘴唇微张,神色微微愕然:“他还真掌握了流影杀,能凝聚一道残影,踏足流影杀的入门层次。”

  在他看来,凝聚残影,比走出步法套路的难度,要高很多。

  齐英短短时间,已然将流影杀初步掌握,并且还能应用于实战当中,远远出乎他所预料。

  能够将武技用出个大致模样,和在战斗中使用出来,简直是两种概念,就好像你平时可以在走独木桥的时候一点也不出错,但后面有一头老虎在追的话,定然重心不稳。更何况,与火麟兽的战斗,每一瞬都能决定生死,高度紧张的情绪下,想将真气完美运用很难。

  陆右的脸上,也露出了赞许般的微笑。

  ……

  齐英继续不断走位,靠着对火麟兽吐出火球位置的预判,不断躲闪火球攻击。火麟兽被杀伤左眼之后,不仅视线受阻,狂性也大发出来,发出的攻击十分狂暴,毫无章法。这正好合了齐英心意,不断在火麟兽左边的视线盲区内闪来躲去,火麟兽想要攻击到他,得付出先前好几倍的力气。

  火麟兽越疯狂攻击,暴露出的破绽,也就越大。

  尤其是火麟兽的双眼,和马的眼睛一样,是几乎长在脑袋两边的,平常情况下拥有更加广阔的视野,可左侧视线不见之后,大范围的东西,都无法看见,十分不适应。

  齐英伺机而动,寻找机会。

  终于,在一个瞬间,火麟兽疯狂一个甩头攻击,身子大开大合,左边腰腹部位,暴露出来。

  火麟兽唯一坚硬鳞甲不覆盖的地方,便是腰腹靠下的一片三角区,全都是柔软的肉皮,以方便交媾生殖。

  嗖!

  齐英动若脱兔,电射而出。

  右手凝爪,紫色爪影,脱手而出!

  苍鹰幻灵爪!

  刺啦!

  一片肉皮划破的声音,火麟兽再度发出一声惨嚎,头颅高昂,左下腹的的位置,飙飞出一大片的血雾。

  周围观众一片惊呼声,齐英却没空停下动作炫耀战果,直接一个空翻到了半空,陡然骑在了火麟兽的背上,一双胳膊,死死勒住了火麟兽的脖子。

  “嗷!嗷!”

  要害部位被重伤,背上又被人骑着,火麟兽前所未有的愤怒。可它根本没有办法拿着背上的家伙怎么样,只得在斗笼内不断跳跃奔跑,想要把背上的人甩下来。

  可是,齐英一双胳膊,就像铁钳一般,扣在火麟兽的脖子上,便再不松开了。

  不论火麟兽怎么颠簸,甩来甩去,齐英骑在其身上,身子弓起,稳稳当当毫不动摇。

  少顷。

  火麟兽的动作幅度,渐渐小了,似乎体力不够。

  齐英左手松开了火麟兽的脖子。

  保持在火麟兽背上不下去,要经受太大的颠簸,消耗的体力甚至比躲闪还大,总不能一直呆在上面。

  左手握成拳头,往火麟兽的脑袋打去。

  突然。

  嘭!

  嘭!

  火麟兽再度疯狂跳跃颠簸起来,险些直接将齐英甩下。

  “这鸟畜生,还会玩示敌以弱。”

  齐英一拳落空,紧咬着牙,右手继续箍着火麟兽的脖子。

  确保身子能稳住以后,左手攥拳,望着火麟兽的后脑,狠狠一砸。

  嘭!

  声音沉闷。

  周围的观众,开始欢呼。又是以硬碰硬,看谁身体结实,看谁力道强大!这种最原始的搏杀,彻底让他们的血液燃烧起来。

  嘭!嘭!

  齐英一拳一拳砸着,左肩膀受着力道的反作用冲击,生疼生疼。但他知道,火麟兽此刻受到的痛苦比他还要大,继续下去,火麟兽绝对坚持不住。

  嘭!

  终于,火麟兽的沉重的身体,在不知道第多少记闷拳之后,终于变得飘忽起来,步履轻浮,摇摇欲坠。

  齐英的身子,也倏然从火麟兽身上跳起,还未落到地上的时候,鞭腿一抡,哗啦一下便正抡道火麟兽偌大的头颅上。后者就像一艘要被压沉的船终于放上了最后一根稻草,在原地晃了几下后,终是倒了下去。

  烟尘四起,齐英一脚踩在火麟兽的身上,看向外面看台,宣告着斗兽的胜利。

  火麟兽,太过珍贵,恐怕能价值上百万晶石,就跟明星斗士一样,重伤可以,却不能完全打死,否则会是巨大损失。

  “赢了!”

  “精彩,精彩,无名斗士今天都使出武技了。”

  “下次,等到无名斗士对付暗煞金猿的时候,应该能用处全部实力吧!”

  观众席上一阵翻江倒海的喝彩声,赌局上,押赢了的赌徒们纷纷拿着筹码蜂拥而起,要兑换从斗兽赌局中获得的奖励。

  齐英长呼了口气,今天的任务完成了,应该能从十三爷那边,获得不少奖励吧?应该足够支持一段时间的修行。

  他把脚撤了回来,拔腿向着等候区走去。

  就在这时。

  “啊!”

  观众席上,传来一阵尖叫。

  刺啦!

  空中,传来一阵破空之声。在全场观众的注视下,两道身影从天而降,如扑落而下的大鸟般落到斗笼之上,其中一人拔出一把银光璀璨的长剑,剑光闪过,斗笼便被开出一道巨大的口子,两道人影,随即落到斗笼之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