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时辰后。

  齐英一本正经地看着面前的陆左,后者正煞有介事地迈出姿态怪异的步伐,走出的轨迹,如蛇形般曲折蜿蜒,同时嘴里絮絮叨叨:“直线行走,固然速度最快,但,也给了对方进行预判的机会!一记直拳,很容易被人格挡下来,而勾拳却要刁钻一些,像刁手,点指,就更难防御了。同样,步法身法的基本套路便是,通过大幅度,小幅度的步伐变化,以及弯曲的行动轨迹,让对方无法判断你的行动!”

  唰唰!

  陆左踏出步伐,可以看出他迈步的速度并不快,而且每一步都不是直接向着前方踏出,而是有角度不一的弧度,忽而就是向斜前方迈步,忽而就是向右横移,有的时候动作幅度很大,却只迈出了一小步,有的时候都看不到有什么太大的动作,就平移出将近一丈的距离。

  一连走了好几遍之后,陆左盯向齐英又道:“刚才,是单纯的步伐身法,具体施展的时候,只要将真气灌注到关节部位以及脚底,速度可以暴增倍许!接下来,我要向你展示,步法身法与流影杀中残影凝聚之法结合的状态。步法身法你可以稍微学一下,至于凝聚残影你看着我演示就好,以后再慢慢揣摩修行。”

  他用了一个时辰时间,才堪堪掌握了流影杀,还是之前学习过有些类似的武技的情况下,知晓修行流影杀的过程,最艰难的无疑就是凝聚残影,需要十分优秀的操控真气的能力,对于气武境一二重的武者而言,修行一个月都不见得能掌握。

  嗖!

  陆左再度迈出一步,只不过,这一次他的速度陡然提升了好几倍,踏出一步的同时,身后还带出一道黑色的影子,唰地一下荡过,使人分不清具体位置。

  唰唰!

  陆左的速度忽地又快了一些,那一道黑影,也突然变成了两道黑影。

  两个黑影,同时以极快的速度,移动出诡异的轨迹,使人分不清那个黑影才是真的陆左。

  “果然,不仅能极大加成速度,更能形成残影,迷惑敌人!”

  齐英盯着陆左,面色一喜。

  纵览武技中繁杂信息的时候,不少内容令他感到头疼,部分生涩的地方琢磨不透。可看到陆左真正施展出来以后,心里突然多了一丝明悟,有了一点初窥门径的意思。

  突然间。

  两道黑影向着院落中另一处的陆右飞窜过去!

  唰!

  仅在须臾,黑影就来到陆右身旁,两道黑影同时冲到陆右近前。

  被黑影围着,陆右面色冷漠,突然探出一手!

  嘭!

  黑影顿时溃散开来,陆左的身形显现在原地,一只手臂,已然被陆右的手抓住。

  本想耍一耍帅的,没想到,却被搞得出丑,陆左的脸上浮现些尴尬神色,甩脱了陆右的手,暗骂一声腹黑佬,紧接着背过身来,清了清嗓子,对齐英道:“《流影杀》大致就这样了。我初初修行一个时辰,也就只能到这般地步,掌握到入门层次的黄阶中等武技,还没有办法发挥出我的实力。但对于初入气武境的武者而言,效果算极为惊人了。你可以按照我之前给你演示的步法套路,稍微练习。”

  “好。”

  齐英点点头,之后站在原地,细细沉思回味。

  陆左的实力,应该比学府里绝大部分老师还要强,虽刚才被陆右轻易破去,但已经发挥地算好了。

  而且陆左在修炼《流影杀》的时候,也当着齐英的面,施展的过程,也逐步分解,速度缓慢,使得他能够记下片段,从中分析、领悟,并加以琢磨。

  “其实,《流影杀》里,主要还是依靠步法身法,用真气提速和以真气凝聚残影,还在其次。而后两者,只是对于普通武者来说难度较高,对我而言却很容易。只要把步法身法的套路掌握了,《流影杀》就基本修炼成功!”

  “姑且练习一下!”

  咔!

  齐英陡然迈出步伐,按照《流影杀》里的步法套路,进行走位。

  有着一定的武学基础,起码迈步时候具体的幅度大小,还是能判断清楚的,就是力度掌握不够精巧,往往幅度大的动作,迈出的步伐也就大了,而幅度小的动作几乎迈不出步去,因而走出的姿态,十分难看,歪歪扭扭的,好几次还差点倒地。

  院子里,陆左盯着齐英的动作,感觉他和刚学走路的鸭子一样,不由捂嘴偷笑。

  这时,陆右却开口了:“你刚才第一次练习的时候,姿势比他还难看。”

  陆左眉头一皱:“有吗?”

  陆右:“嗯。”

  陆左:“……”

  接连几次练习之后,齐英每一次踏步,都格外注意对力道的控制,一边想着《流影杀》里面的描述,一边回忆之前陆左练习之时的动作,在几个难度较高的动作上,格外注意,揣摩了一遍又一遍,几次三番尝试不行,就去练习数十次,努力要把动作做得标准,准确。

  烈阳高照,齐英的额头上,渐渐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陆左斜倚在大树旁,整个身子都在树荫里,远远喊道:“小兄弟啊,别练了,来这儿乘会儿凉,一会儿还有小姑娘给咱们送酒菜过来,有鱼有肉有香菜,咱们大快朵颐一番!”

  “多谢,不用了!”

  齐英依旧在顶着烈日,练习步法套路。此时他渐渐找到了一丝练习的感觉,三十六个套路中,有二十四个已经初步掌握了,剩下的十二个较难的,也掌控地越来越好。当进入状态之后,最好一气呵成,若是打断,过了一时半刻再去找感觉,恐怕又得从头再来了。

  陆左摇头笑了笑,也不继续理会齐英,见外面的侍女这时候送了饭菜过来,两人直接在树荫下摆了个小桌,席地而坐,沽上两盅清酒,夹上几块酱牛肉就往嘴里送,享受着惬意的正午生活。

  忽然。

  嗡!

  酷k匠-网#正Wv版首/发

  一道风声,似从院中响起。

  “嗯?”

  正往盘里夹牛肉的陆左抬起头来,却见一道黑影,嗡地出现在院子当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