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最新A章●E节.上TZ酷H匠/网o

  听到陆夫人的话语,不论是官差,还是狱卒,这时候都呆了。

  陆夫人是谁?全天河郡最艳名在外的女人,斗兽场与万春院的大股东,有可能也是最富有的女人,还是年轻貌美的寡妇,能让天河郡所有男人为其发狂。

  刚才她说什么?

  给齐英作证,齐英昨天不在场?而且,是说齐英在她府上,被她“临幸”?

  搁在普通人身上,这是多少梦寐以求的事情,天河郡无数男人最大的理想,恐怕就是爬上陆夫人的床帏了。

  官差和狱卒的眼睛中,全都冒出了嫉妒的火焰。

  这时。

  陆霏霏秀眉一挑:“怎么,我说的,你们没听见?!阿左,阿右,去把齐英放下来。”

  她的身后,蓦然走出了两名长相一模一样的黑衣男子,径直走向齐英。

  “等等!”

  官差连忙阻拦道:“齐英乃是凶案重要的嫌疑人……”

  “闭嘴!”

  陆霏霏却是一喝:“我已经说了,齐英那日不在案发现场,是在我府上。要人证的话,我能找出几十上百个人证来。”

  官差更慌张了:“可是……”

  齐英,是段家人亲自带过来的,天河郡巨擘之一的段西来,更是亲自吩咐他将事情来龙去脉问个清楚。

  这时候,阿左阿右直接走了过来,其中一人一掌推向他,直接将他推了个趔趄,两名狱卒也不敢妄动,只能眼睁睁看着两名黑衣人拽断锁链,把齐英放了下来。

  “带他走。”陆霏霏淡淡道。

  “你们不能……”官差还想说些什么,陆霏霏却蹙眉打断道:“不能什么?哪怕索道城主哪里,齐英不在场也是事实。你们这些狗奴才,为了破案子不惜瞎泼脏水,是瞅准了齐英好面子不肯说当日在我府上的事情是吧?再敢拦我,直接打断你们的狗腿!谅也没人因此敢说我陆霏霏一句话!”

  官差登时就把话咽到了肚子里。

  段家他惹不起,陆夫人他同样也惹不起……若真要拦着,对方还真有可能把自己打残废,而且还是白打……不值当为了帮段家人办事,和天河郡最有势力的女人过不去。

  两名黑衣人将齐英架了起来,齐英一只手指向公案的银手套:“我的东西,还在那里……”

  陆霏霏上前一把将银手套拿起,对护卫们道:“我们走!”

  一众人立刻就把齐英带离了牢房,原地,只留下了官差与狱卒,又恐惧又贪婪地,望着陆霏霏离去的背影。

  ……

  马车略有些颠簸,齐英挣扎着想要坐起,却被陆霏霏按回了她的大腿上。后者怜惜地轻轻抚摸着齐英身上的血痕,轻声叹道:“弟弟,你吃了不少苦吧。姐姐今天就帮你报仇,让人把那官差和狱卒的胳膊腿都卸下来。”

  被拷打了一夜,齐英本来就困乏到极点,身上伤势也沉重,索性就继续躺着,声音有些微弱:“陆夫人……不用因我惹麻烦……今天真是谢谢了。”

  “你要谢我,先把伤势养好吧。到时候,自然有力气来谢。”

  陆霏霏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向齐英抛了一个格外暧昧的眼神过去。

  齐英自然懂得她一语双关的意思,却只装作茫然地笑了笑。

  这时,陆霏霏白皙的手指,转而挪到了齐英的左手上,指尖传来一阵僵硬冰凉的触感。她眉头微蹙,轻声道:“你的左手,怎么是这般样子?当日我见你带着手套的时候就好奇……算了,若是关乎一些你不愿提起的往事,也就罢了。”

  “嗯。”

  齐英感到一阵昏昏沉沉的,也顾不上与陆霏霏多说什么,闭上眼睛,打算休息一下,忽地脑袋一阵微痛,一股熟悉的感觉又涌了上来,身体不断抽搐,额头冷汗直流。

  陆霏霏被突然起来的变化吓了一跳:“齐英,你怎么了?”

  疼痛感完全充斥了齐英的意识。他身子痉挛,咬牙道:“夫人,把……我手套里有空间戒指,从里面取出丹药来……我需要吃丹药……”旋即便忍受不住,彻底地昏厥过去……

  ……

  仿佛被从高空中抛落,落了不知多久,才终于沉沉坠地一般,齐英猛然间恢复了意识,挣扎下,感觉对身体恢复一丝控制,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粉色的帐子。

  “这里是……”

  齐英撑着身下的柔软的床铺,坐了起来,努力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

  自己先前,是在官府的牢狱中接受审讯,之后,原先在斗兽场遇到的陆夫人突然带着一队人来到了狱中,要带走自己,然后上了陆夫人的马车,躺在她的腿上,因为体力虚脱犯了左手的老毛病……

  那,不用说,自己也是在陆夫人的府上了。

  齐英半靠在床头,环视着周围。和想象中的地方不一样,这里的陈设极为简单,一张床,一张桌而已,还飘着淡淡的熏香气味。

  伤口上传来一些酥麻痒痒的感觉,似乎是被敷上了某些药物,整个上半身都被纱布包扎了起来,处理地极为妥当。左手的银手套,也不知什么时候戴上了。

  “呼……虽然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总算是从那该死的地方出来了……”

  回想起牢狱,齐英还是微有后怕。在那里,自己就如一只待宰的牲畜,受着各种各样的折磨,尊严和肉体都被践踏。

  咔!

  这时候,房间的门忽地开了。齐英歪头望去,本以为出现的会是陆夫人,却没想到看到的是一张男人的脸。

  “十三爷?”

  ……

  十三爷来到之后,齐英才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昨日,自己被捕的事情竟然在天河郡传地风风雨雨,十三爷得知之后,便让陆夫人去牢狱带自己出来,并打点了官府中的不少人,为自己整了一套当时根本不在现场,而是在陆夫人府中与陆夫人行……某种事情的说辞。

  齐英听了之后,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被救出来自然是好事,可是,清白却没了啊!这要是传出去,怎么见人,岂不是成了被人包养的小白脸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