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暗潮湿的密室里,齐英整个人被锁链绑在一个木架上,上身此刻已是血痕累累,泡着蒺藜鞭子的木盆里水被鞭子上的血染得通红。齐英胸膛一挺一挺地,大口喘气,眼睛里却还有着坚毅的光彩。

  啪!

  一名狱卒抄起蒺藜鞭子,往着齐英身上一甩,原本伤痕纵横交织的身上,再度添了一道血痕。

  “嘶……”

  虽然对疼痛已经有些麻木,但蒺藜鞭子上沾着的辣椒水渗入伤口以后造成的火燎剧痛,还是让齐英面目狰狞了下,倒抽一口冷气。

  前方的公案前,官差脸若寒霜:“你还是不招?”

  齐英咬着嘴唇,不吭一声。

  “继续打!”

  官差冷冷喝道。

  啪!

  啪!

  两个狱卒,拿着两根沾满辣椒水的蒺藜鞭子,一鞭一鞭地朝着齐英身上甩去。

  “继续,抽到他招为止!”

  官差嘴角一抽。

  他在官府办了二十年的案子,经手的犯人也是无数了,其中不乏穷凶极恶之徒,但,能承受一夜拷打,依旧不招的人,屈指可数。然而对方偏偏还是个十五岁的少年,按照常理,如此年纪的少年,单是看见蒺藜鞭子上的一个个倒刺就该吓得哭爹喊娘,马上把祖宗十八代的事情给说一遍了。

  但,这个齐英,实在顽固,不管怎么打,就是不招!

  已经过了一个晚上了,不知道抽了他多少鞭子,甚至连鞭子都抽坏换了两根,可依旧一句话都没问出来。

  “停手吧。”

  官差喝止了继续想抽打齐英的狱卒。

  打鞭子,泼辣椒水,看来是没什么效果了,继续下去也没意义。

  “呼……”

  齐英终于可以继续喘口气,同时微微运转紫气玄功,让真气流经伤口,温润滋养那些受损的地方,缓解身上火烧火燎的疼痛。

  官差站起身来,走到了齐英身前,对视着齐英的眼睛:“齐英,你不必硬撑着了,招供吧。反正到最后,你也是一死,把真凶说出来,拉个人垫背多好?你也不用继续受苦了。”

  “我说过,我什么也不知道。”

  齐英冷冷道。

  “哼。”官差神色更加狠厉了,“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不论招供不招供,你都是死路一条。早点招供,你还能早点解脱痛苦!我看,你是吃苦头没吃够,非逼我下更狠的手是吗?来人,上铁板手枷!”

  铁板手枷,乃是一种残酷刑具,由铁板和细绞索组成,拉起绞索,铁板之间的间隙就会变小,通过夹人手指部分,可以给人造成剧烈的疼痛感。

  喀拉拉!

  一名狱卒,很快就拿了一副铁板手枷前来。

  “给他解开手……只解开一只,对,只解开他的左手!”

  官差盯着齐英,恶狠狠道。想起齐英是一名实力不错的武者,他害怕解开齐英双手以后,对方会突然暴起,直接把自己掐死在这里——类似的事情,在官府牢狱里也有过发生。

  所以,只解开一只手,给其造成的疼痛感丝毫不减,还能保障自己的人身安全,方是最好的办法。

  齐英的左手很快就解开,五根手指被放入铁板的夹缝中。

  官差冷冷道:“齐英,你现在招供还来得及。不用受手枷的苦头——我看你这左手畸形成了这副样子,里面的骨头肯定也很脆弱吧。要是力气稍微大一点,你这勉强能用的左手也废了……啧啧……”

  “呵呵。”

  JQ最HU新XO章&{节…上-酷匠网Z

  齐英笑了。

  见到此幕,官差勃然一怒:“好啊,你还敢‘呵呵’我,看我今天不夹死你个混账!来人,把手枷给我往死里枷,把他的手指夹断为止!”

  “是!”

  两名狱卒,各自拽起了枷锁上绞索的两端,用力拉起,铁板的缝隙开始急剧收缩。

  咔咔咔!

  铁板间,发出了一阵挤压的声音。

  官差看向齐英的脸,准备看到他会怎样地忍受不住痛苦惨嚎出来。可完全出乎意料的是,被铁板枷锁枷手指之后,齐英的脸色没有丝毫变化。

  “还强忍着?继续,用力!把他的手指给我夹断!”官差歇斯底里道。

  两名狱卒更加用力了。

  看着他们吃力的样子,齐英面无表情,甚至有点想笑。

  玛德智障……我的左手,哪怕是神兵利器来砍,都不会出现一丝伤痕,不会感知到疼痛,没有冷热的区分,就像一个生长在身上有高自由度的兵器……区区铁板手枷,算得上什么?

  官差愈发吃惊了,忍受着被铁板手枷枷手指的痛苦,得有多大意志力才能做到?而且,对方脸上不但一点痛苦的表情也没有,似乎……似乎还有着一点若有若无的笑意!

  疯子!

  真是疯子!

  官差想不到除了疯子以外,还有什么人在被铁板枷手的时候,还能露出这种表情。

  这时。

  咔!

  清脆一声响中,绞索被巨力给拉断了,两名狱卒重心不稳向着各自的后方躺去,纷纷摔在了地上。

  官差震惊地看着地上的铁板手枷——不仅绞索拉断了,就连铁板也变形了……什么情况?

  “呵呵。”

  齐英又笑了声,听在官差的耳朵里,简直是一万倍的嘲讽。

  “上老虎凳!”

  不信把所有的刑具都给他试一遍,他还能笑得出来!

  这时门口有脚步声传来,官差怒吼道:“快把老虎凳拿来!”齐英让他无可奈何,他只能把情绪向着手下发泄了。

  然而。

  响起的,却不是手下怯懦的答应声,而是一道女人的声音。

  “把齐英给我放下来。”

  “谁?”

  官差惊讶地转头看去,却看到了一个令他窒息的身影——长发如波浪,鼻梁高挺,眉眼妖媚,还有着大氅也遮不住的火辣身材,分明是天河郡最艳名在外的陆夫人!

  不论是官差,还是狱卒,看到陆夫人的时候,都呆了,甚至压根没留意到陆夫人身后跟着的还有一队护卫。

  陆夫人,以他们的身份,能远远见一面都是莫大的幸运了……现在,竟然出现在了牢房里?和他们说话?

  简直做梦啊!

  “这……陆夫人,您……”

  官差说话都结巴起来。

  “说不清话就把嘴闭上,我是来带齐英走的!”陆夫人往齐英的方向瞟了一眼,“我是证人——我能证明,齐英再昨天凶案发生的时候,根本没在现场。”

  “那他在哪里?做什么?”

  官差下意识问道。

  “能在哪里?当然是在我府上,受我宠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