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英大老远就发现了一群人在向着小院的方向走来,立刻就猜出那些人十有八九是冲着自己来的了,但,又不能远远逃开,因为雨妈还在这里,让他们来到小院只会打扰到雨妈。便心下一横,停止修炼,径直向人群走去。

  “你们是……”

  齐英走到了人群之前,发现,此次来的,除了昨天的顾院长以及几位长老以外,还有一群气势汹汹,来势不善之人,其中为首的那名国字脸络腮胡黑大氅红披风之人,更有一股威严无比的气势。

  “这位是……”

  “老夫,段西来!”

  没等顾时维开口介绍,段西来便向着齐英厉声一喝:“你就是齐英?”

  =B酷¤5匠网;正3版@/首发

  “晚辈齐英。”

  齐英感受到对方话锋中的敌意,皱了皱眉。

  段家人,来者不善!

  今日,不知道会生出什么事情。

  但……看院长顾时维的神态,似乎对段西来很不满。如果矢口否认自己和段天山等人的死没关系,段家人当着学府院长的面,也不会太过分吧?

  段西来盯着齐英,道:“好。齐英,我问你,昨日天河郡街头惨案发生之时,你身在何处,是否目睹了惨案的发生?”

  齐英牢记着之前的说辞,矢口否认:“我当时在闹市闲逛,傍晚回到学府,才知道有这回事的!期间,我还到几家商铺,预订购买了一些东西。”

  这时,顾时维也道:“惨案发生之时,所有的目击者也被杀死了,整个天河郡没有任何人目睹事情的经过。凶手穷凶极恶,哪里会留齐英这个活口?”

  “哼!”

  段西来双眼一眯:“也许,齐英不是目击者,而是凶手,或者帮凶呢?”

  齐英镇定道:“段家主说笑了,我哪里会是凶手?根本没那能耐。何况,我当时压根不在现场。”

  “呵!你看这是什么?”

  嗖!

  段西来忽一甩手,一道金光从他指间蹿出,插到地上!

  插到地上的那根东西微微摇晃,在阳光下,散发出淡淡的金色光泽,可以看出,上面,还带着一丝血迹。

  “这是……”

  齐英陡然瞪大了眼睛。

  那东西,是金玉竹杖,昨天,自己给雨妈买的金玉竹杖!

  当时,自己是将其用带子系着,背在身后的,后来到了斗兽场的时候,才发现不见。谅是在打斗之中,自己被李雄霸拽着小腿抡飞的时候,给飞出去了,丢失在了街头……

  之前没有在意,现在,竟被段家人找到了!

  “一根拐杖?挺好看的。”

  齐英惊讶的神色一闪而逝,紧接着故作茫然道。

  “装不认得?”段西来又哼了一声,“春来老板,这根拐杖,是你昨日卖出去的吗?卖给了谁?”

  人群中,走出了一个半百老头,上前端详了几眼竹杖,立刻道:“没错,这根拐杖是我们‘春来制杖铺’独家手法打造的,上面还有我们春来制杖铺的铭文。每一根拐杖的铭文,都是有差别的,而这一根,就在昨天卖给了这位小哥儿!我记得清清楚楚,账本上,还有记账呢!”

  看到那小老头第一眼的时候,齐英就心道不妙,有些慌神,这时更是一时间找不出话语反驳。而一旁,原本打算替齐英辩解的顾时维也闭口不言了。

  段西来冷冷一笑:“如今,人证物证俱在!最起码,可以说明你当时是在案发现场的。可你却两次三番地否认确凿无误的事实,足见心怀鬼胎!跟我们到官府走一趟吧!”

  这时。

  一道清冷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谁要带走齐英?”

  众人顺着声音望去,却见一道白衣身影出现在小院之外,不少人更被那清丽面容吸引了,有人低声喃喃道:“真美啊!可惜是个瞎子。”

  “雨妈!”

  齐英回身跑到了玄雨旁边,将她扶住:“你怎么出来了?”

  “儿子要被人带走,我再不出来,等着没人给我买米饿死吗?”玄雨拍了一下齐英的脑袋,旋即冲着人群的方向喊道,“什么案子,凶手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们凭什么带走齐英!”

  “雨妈。”

  齐英凝视着从不大声说话的玄雨,此刻一副要化身泼妇的样子,忽地叹了口气,向着段西来道:“好,段家主,我跟你们去官府。但有一个前提——”齐英的目光陡然变得冷冽起来:“段家的人,还有天河学府的人,在我不在家的时间里,要帮我照顾好雨妈,不能让她吃一丁点苦!否则,别想从我嘴里知道一丁点事情!”

  ……

  齐英被带到了一间幽暗潮湿的屋子里,有着一股闷热的气息,角落里还散发着难闻的气味。按照要求坐在椅子上后,齐英的一双手也要被锁链捆起来。

  “还戴着这么扎眼的手套……”

  负责审讯的官差用锁链捆上齐英的右手之后,发现齐英左手明晃晃的银手套,便伸手去扒,后者却把左手一缩,双目一瞪:“不许碰!”

  啪!

  一条鞭子,陡然甩在了齐英的胸膛上。

  “嘶……”

  齐英痛得吸了口冷气。

  鞭子不是普通的鞭子,而是带着倒刺的蒺藜鞭子,官差是名力武境九重的武者,力道极大,一下就把齐英的衣服抽破了,在其身上留下了一道红色的血痕。

  “玛德,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份!你是犯人!”官差口水四溅,几点吐沫星子直接溅到了齐英的脸上,恶狠狠瞪了齐英一眼后,再度去扒银手套。

  “我说了,不许碰!”

  齐英再度一吼,声音犹如野兽躁怒,豺狼嘶嚎。

  官差被惊得凛然一抖,他扬起鞭子,准备再教训一下这个不识时务的少年,对方一双眸子散发出的刀子般的目光,再度让他心生惧意。

  “那你自己脱,来到这里,那你身上的一切物品,都要被检查!”官差忿忿道,却先给齐英解开了右手的锁链。

  “哼。”

  齐英甩了下右手,去脱左手的手套。

  当手套脱下来的一刻,不仅官差愣住了,目瞪口呆,就连站在前面,准备围观审讯的段西来顾时维等人,也是凛然一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第五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