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常理,武者修炼一门武技,入门不是很难,但到小成就需要勤学苦练了,天赋不算特别好的,甚至需要浸淫一门武技数年甚至十数年,才能将其掌握到大成乃至圆满。

  齐英加起来修炼苍鹰幻灵爪也就几个时辰,爪法武技这种略微偏门的又要求比较精准的真气掌控技巧,同样的时间下,大部分人连入门的程度都不见得能达到,可齐英已经小成了,修炼武技的进度虽然没有突破修为那么惊世骇俗,但也算得上罕见了。

  “先修炼到这里,武技,单有一门爪法还不够!”

  齐英停止修炼苍鹰幻灵爪,转而取出了另一部武技,同样是黄阶中等武技,《流影杀》。

  《流影杀》,是一部需要搭配短距离刺杀兵器使用的杂合武技,极为偏门,融合身法、手法于一体,修炼至小成,便可以用常人反应不过来的速度移形换位,用残影迷惑敌人,并刺出手中的短兵,对敌人造成巨大杀伤,可以说,是一式典型的杀手武技。

  修炼的难度,比苍鹰幻灵爪还要高出倍许。

  但,在关键时刻,绝对可以发挥出难以估计的作用。

  齐英服下一粒药力浑厚的“爆气丹”,一边恢复之前修炼苍鹰幻灵爪的消耗,一边揣摩《流影杀》中的法诀,准备入睡之前至少要将其了解一番。

  少顷。

  嘭!

  齐英合上书页,将其重新放回空间戒指中。

  “不行,太难懂了,单单是几式身法中,真气运行的线路都有数十种模式,还要制造残影,完成手部动作……一时片刻,根本无法理解,更不用提入门了。”

  白日里高度紧张,此时的齐英倦意很重,上下眼皮开始打架,顾不上修炼《流影杀》,便返回屋子,收拾好床铺,倒头睡去。

  第二日。

  齐英起床之后,先去小河里挑了水,又给自己和雨妈煮了两碗面,吃过面后,告别雨妈,便离了小院。

  不过,齐英离开了小院,却没走太远,而是来到了附近的小树林里。

  这几日,他不打算再去学府上课了,麻烦事,离得越远越好。

  趁此机会,继续修炼《紫气玄功》,提升修为,并尝试修习《流影杀》,才是要点。

  大约十七天后的青年将领选拔大比,齐英一定要参加,从中脱颖而出,才有向秦家之人证明自己未来前途的机会。

  在此之前,首先要从学府中,获取参加大比的资格名额。

  天河学府,有三十个推荐名额,在十天后,会有一场学府内的比武,从中院、上院中选拔出三十名强劲人物,这三十人,就可以得到推荐名额,去参加青年将领选拔大比。

  嗖!嗖!

  齐英再度修炼起紫气玄功,利用早晨紫气充盈的一段时间,让修炼效率最大化。

  ……

  天河学府,一处厅堂之中!

  院长顾时维以及学府的长老们尽数在座。除此之外,还有一行段家之人坐在厅堂左侧,左侧最上首处,一袭黑衣的段西来眉毛一挑,开口道:“顾院长!昨日的事情,不知道你可有没有交待,吾儿天山,以及学府其他三十六名弟子惨死的事情,与贵学府弟子齐英,是不是有很大关系?”

  “呵呵。段家主言重了。”顾时维神情淡然,“那齐英,不过是学府中一个普通弟子,修为不过力武境八重,虽说擅长拳脚武学,可也就是打架斗殴厉害点罢了,能打败一名修炼差劲的气武境二三重弟子已是极限,和三十七名弟子的死,怎么会牵扯到关系?根据我从齐英那得到的了解和学府其他弟子的讲述,齐英昨日因为与段天山等弟子发生矛盾,被段天山携一干弟子追踪寻衅,为了躲避他们,一整天都在闹市区闲逛,直到傍晚时分才返回学府。料得此事和他无关。敢于光天化日之下行凶之人,要么丧心病狂,要么和那些弟子中的某些核心人物有着深仇大恨,怎么看,都像贵府的仇家做出来的事情。”

  “顾院长言之差矣。”段西来却是冷冷一笑,“我却得到消息,此事,与齐英有天大的关系!”

  顾时维眉头一皱:“段家主,话可不能乱说。你无凭无据,怎可污蔑一个未满十六岁的学府弟子?”

  “无凭无据?我可不是无凭无据!”

  段西来噌地一下站了起来,冷声道:“顾院长,齐英现在何处?我要和他当面对质,到时候,证据我自然可以拿出来。”

  ……

  后山小径上!

  唰唰!

  数十道身影,走在路上,声音嘈杂。

  段刃山,段孤城,也跟在了这群由段家高层和学府高层组成的之后,走在最后面。

  两人压低声音,窃窃交谈。

  段孤城的脸上,一片傲然冷漠之色:“父亲他们也太小题大做了,只是一个小小的下院弟子,能掀起什么风浪?整个家族的高层都出动了,若是不能证明那家伙与凶案相关,岂不是更丢面子?”

  “大少爷,此事决然与齐英脱不了干系!”段刃山脸色狰狞,仿佛已然沉浸在失去弟弟的痛苦之中,“他的实力看似低微,其实深不可测。说不定是化妆易容,隐藏在我们学府之中的老怪物!就算他不是凶案的凶手,也一定和凶手有莫大的联系。对了,父亲他们发现的证据,绝对可以证明齐英与凶案有关。”

  段刃山依然记得齐英当初对他的威胁,现在想起来,对方绝对是有恃无恐,才敢说出那番话。

  是啊,一个没有什么特殊依仗的寒门子弟,哪里有胆子去威胁四大世家段家的少爷?一个寻常的力武境弟子,靠着凡俗武学,能打败气武境的武者?而且,那神秘的银手套,可以粉碎武技的左手,就更令人生疑了。

  齐英的身上,绝对有天大的秘密。

  这些事,他没有跟段孤城说,却在昨天晚上,偷偷告诉了段西来。而今日一大早,段西来就带上了段家过半的高层人物,来到了天河学府,找齐英对质!

  一行人很快穿过树林,来到山腰。

  v酷@B匠4网◎永/(久免费:y看小说

  “齐英的家,就在那处小院了。”顾时维淡淡道,“既然他没在学府里,那十有八九还留在后山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