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惊爆的消息半天时间里就席卷了天河郡的郡城,街头巷尾无不议论着同一个新闻——天河学府的三十七名弟子在郡城街头被人杀死了,其中三十六个头颅爆碎,里面甚至包括好几名段家子弟,乃至段家家主段西来的亲生子段天山。

  满城之人,无不震惊。

  天河郡的治安并不算太好,盗匪杀人的事情也时有发生,但,这次被杀的,可不是普通人,全都是天河学府的弟子啊!里面修为最低的也有力武境七重,高的已经达到了气武境六重,在整个天河郡都算是高手了,能一口气杀死如此多的武者,得是多么恐怖的强者?

  而且,还是在街头行凶,连旁边的目击者们也都杀死了,是安家小姐带着护卫队经过,才发现了这起凶案。

  整个城池都在议论,寻找行凶者的作案动机,推测行凶者的身份,而大部分人,都在等着,看天河学府与段家会是个什么反应。

  城主府第一时间与天河学府联合下达了通缉令,号召全城追查凶手线索,并派出数百巡逻队,在天河郡城侦查,一有发现,立刻捉拿,若有反抗,就地格杀!

  但,与之而来的,天河郡也人心惶惶起来,生怕凶手再度出现,殃及到自己。

  天河郡,段家大宅之中!

  院落里,站着上百个挺拔身影,很多人脸上,都有着或悲伤、或愤怒的神情,气氛一片肃然。

  “家主来了!”

  忽地人群分开一条路,一道黑长袍红披风的魁梧身影从中间快步走过,哗啦一下转过身来,露出了蓄着络腮胡须的国字形脸庞,以及一双毒蜂般的三角眼睛。

  “拜见家主!”

  段家众人,皆一躬身。

  此人,便是段家家主,段西来,同时也全天河郡是前十的高手!

  段西来的神色,十分阴鸷。他眯着双眼,对众人喝道:“今日之事,对于我们段家而言,乃是奇耻大辱,同时也是深仇大恨!堂堂段家子弟,带着几十人,竟然被人当街杀死,现在整个天河郡,都在疯传此事,段家名声,一落千丈!所有人,都要用尽一切办法,查明凶手!为段家子弟报仇,一雪今日之耻!”

  “是!”

  众人尽皆拱手领命。

  段西来扫视众人,再度一喝:“段达开,段金虹,段一道!”

  “在!”

  三道身影,齐齐而出,每一人身上都气息磅礴。

  “你三人,分别前往安家,王家,孙家,向他们表明我段家之立场,要求他们派出人员,协同我们进行调查,竭力追凶。并且,调查他们三大世家所有气武境六重以上人员当日动向!可以一口气杀死三十七名武者,全郡城只有他们三家最有能力!”

  “明白!”

  三人登即领命,并立刻转身离开,去执行各自的任务。

  若干年前,他们也都是天河郡的少年高手,如今已是段家中流砥柱般的人物。

  酷}z匠:网w永\Q久u.免@5费e!看小说T3

  “段荒野!”

  “在!”

  一名八字胡中年站了出来。

  “你是斗兽场管事,我要你,前往斗兽场,让燕十三整理一份在斗兽场所有挂名高手的清单出来!除了四大世家,城主府巡逻部队,以及天河卫戍军以外,就数斗兽场的高手最多,身份也神秘,说不定其中有人与我段家结下仇怨,今日乃报复之举!”

  “嗯。”

  八字胡中年阴沉着脸,点了点头。

  段西来叹了口气:“我知道,你的两个儿子,都死了。可我的天山也死了,我们都一样悲伤,所以才要用一切力量去找出凶手!一旦查出是谁干的,绝不姑息!”段西来身上陡然浮现出一股暴戾之气,声音如野兽嘶吼:“与段家为敌,不管他是谁,我绝对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

  轰!

  段家宅院里,一处十丈高假山轰然崩塌,化作无数碎石,烟尘漫天。

  “混账!”

  破碎的假山之旁,一掌拍碎了假山的段西来面色狰狞。

  他这几日为了迎接天河郡青年将领选拔大比,被族内很多旁支人物求见想要替各自的孩子讨要参加大比的名额,本就有些焦头烂额,今日更遇到了这么一滩事,已然变成了一个被点燃的火药桶,非得拿什么东西发泄一下不可。

  他虽几乎没把段天山当儿子看,甚至还以其为耻辱,但,今日之事真是让段家在天河郡丢大人了。与此同时,段西来内心中还有不安:根据儿子段孤城段刃山所说,段天山带着段远段近等人,是去找一个力武境学府弟子麻烦的,如何就被人杀死在街头了呢?

  段家在天河郡不是没有仇家,和其他三大世家都有些矛盾,得罪过的小家族和其他势力也不在少数,但,段家隐隐居四大世家之首,是天河郡最富有,最有势力的家族,谁会得罪段家?而且杀的偏偏还是段天山,段远,段近这些边缘人物以及一群还没成长起来的学府弟子,没有必要啊。

  “追一名力武境弟子?恐怕,问题出在他这里!去一趟天河学府再说!”

  段西来觉得,自己有必要了解一下那名力武境弟子的事情了,一甩披风,背着手从院落里快步走出。

  ……

  哗啦!

  齐英从浴桶里站起,一股股染红了的水流从他的发梢流到后背,划过身上坚实的肌肉与皮肤,整个浴桶中冒出一股血腥气息。

  拽过一方毛巾,大致擦净了身体,又换上了一边早已备好的黑色短衣,重新戴上了亮银手套,齐英走出屋子,穿过走廊,来到一处挂满字画的房间之中。

  房间里,十三爷如常一般,在一张宣纸上细笔勾勒。

  十三爷头都没有抬起,垂着眼皮,盯着宣纸,语气平淡:“今天第一次杀人?”

  “不是。”齐英摇了摇头。

  十三爷手上顿了下,嘴角上勾出一丝神秘的弧度:“那,第一次杀人是两个多月前在无名山吗?”

  齐英沉吟了下:“是的。”

  十三爷忽地放下了笔,背着双手,抬起头盯向齐英,悠悠道:“怪不得……相比起来,杀些段家人算什么,我先前倒小瞧你了。”

  齐英索性开门见山:“十三爷为我杀人灭口,到底为了什么?恐怕,不仅仅是您要捧‘无名斗士’这么简单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