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天山,怕了,真的怕了。从被齐英从决斗台上打下去那刻起,他在内心深处他就对齐英有不小的恐惧,当齐英扑飞起来,抓向他的时候,恐惧心理使得他忍不住向后退去,而现在,看到齐英血腥地杀死一名弟子以后,他的魂魄都要离体而出了。

  对方还是人吗?

  不,是野兽,还是发了疯的野兽。

  段天山毫不怀疑,再不逃走下一个被开膛破肚的就会是自己,当齐英再度扑到近前的一瞬,他立马转身,发疯般地向着街道另一端跑去,把明明能保护他的李雄霸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整个后背都暴露在了齐英的攻击范围下。

  “死!”

  齐英左手化爪一探,正抓向段天山后心,眼看着就要从后面插入对方心脏的时候,齐英忽然感到右腿的小腿被什么人给抓住了,身子顿时失去了重心,仓促间,从左手上崩出五道紫色的真气爪印,如同飞刀一般斩了出去。

  苍鹰幻灵爪!

  刺啦!

  武技虽然顺利使出,却到底是偏了方向,五道爪印没有抓在段天山的后背上,而是斩在了他的大腿上,划破裤子,斩断了大腿上的肌肉与骨骼,使得段天山惨叫一声,扑倒在地上,大腿血流不止,抽搐不已。

  而这时,齐英整个人却被李雄霸抡了起来,在空中划出一个圆弧之后,重重地砸在地上,嘭地一声,体内五脏六腑都在震荡。

  “气武境,怎么可能?!”

  另一边的段远,失声惊道。看到齐英飙射出武技的时候,他就以为自己看花了眼睛,可是到现在,齐英身上的气息没有半分遮掩的,就算气武境一重。

  气武境一重,修为不算太高,可问题是,他昨天还是力武境八重啊!

  今天怎么就变成气武境了?

  其余的弟子们,也和段远一样惊讶。

  不可能啊!

  但他们心里也没那么恐惧了,齐英再厉害,也打不过四大天王中的熊王李雄霸的,如果齐英真的是气武境一重,那倒很好解释他为什么昨天能一连击败一大群对手,反而没有力武境八重那么令人感到不安。

  嘭!

  李雄霸重重一脚,踩在齐英的背上,脸上依旧挂着先前那股讥讽:“臭小子,居然敢杀人,看不出来还是个亡命徒!可惜,你找错人了!”

  接着李雄霸瞥了一眼地上惨嚎不已的段天山,再度踏了齐英一脚,哼了声:“还伤了天山少爷?你死定了!听说你有个漂亮的瞎子妈?很好,等你死了以后你妈就给我照顾吧,我会带着兄弟们,好好爱护她的!哈哈哈哈!”

  “你找死。”

  李雄霸脚下,齐英咬牙切齿,转过头来,用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死死盯着李雄霸。

  “就凭你?”

  李雄霸言语虽然不屑,可看到齐英那野兽一般眼神的时候,还是不由得心里一冷,双眼中顿时闪过一身狠戾之色:“我现在就能弄死你!”

  他的右手手掌上,浮现出一圈红色真气,紧接着其手掌化作手刀,陡然劈出。

  嗖!

  红色真气,化作一道气刃,激射出来,直斩齐英脖颈。

  可就在这一瞬间,李雄霸感到他的左腿小腿被一只手给抓住了,那只手倏然用力,一股奇大无比的力道使得他膝窝一弯,整个人仰面栽倒下去,手刀气刃也自然劈飞了。嘭地一声,李雄霸仰面倒在地上,方欲双手撑地站起来,一只戴着银色手套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他的面门之前。

  咔啦!

  一声如西瓜破裂般的声响中,李雄霸的整个头颅爆碎开来,脑浆飞了漫天!

  “呼……呼……你自己找死……”

  齐英大口喘着粗气,沾了更多血的脸,愈发狰狞。

  “啊!”

  “他,他杀了熊天王!”

  “齐英又杀了一个人!”

  段远段近等一干人们,这时彻底魂飞天外了,杀了一名普通弟子也就罢了,可他杀的是谁?熊天王李雄霸!整个天河学府排得上号的弟子。能杀李雄霸,就能杀了他们这些人当中的任何一个。

  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再靠近齐英了,生怕被齐英生撕,他们只能看着齐英踏步走到了倒在地上的段天山身边。

  “你,你想干什么?”

  段天山惊慌无比,当看到齐英沾满了血的银手套的时候,更是杀猪般地嚎叫起来:“你不能杀我!你杀了我,段家不会饶了你的!”

  啪!

  一朵血花,绽放在地面。

  段天山的脑袋和李雄霸的脑袋一样,都被齐英用左手生生拍碎了。

  “你逼我的。”

  齐英再度直起身,踢了一脚段天山的尸体,之后一双眸子,冷冷地扫向呆在原地的众人。

  众人皆是一个寒颤,终于有率先反应过来的了,段远大叫着:“齐英杀人了,杀了天山少爷,大家快跑啊!”之后撒丫子飞奔而去。

  一人带动,所有人都慌不择路地一窝蜂从原地逃离,他们不想到底要逃往什么地方,只想着离开齐英越远越好,那压根不是人,是疯狂,吃人的野兽啊!

  齐英望着逃走的人们,并没有追赶。

  跑,都跑吧!

  即使被段家知道了,至多不就一死?总好过母子受辱!

  士可杀,不可辱,即使对于寒门弟子而言,尊严也是无比重要的。尊严并不是所谓的面子,而是做人最基本的底线,人活着,必须有尊严!

  更新,最快f!上酷匠~网1

  可就在这时候,那群逃跑的人群,发出一阵惨叫。

  “啊!”

  “啊!啊!”

  齐英瞪大眼睛看去,满眼不可思议——那逃走的数十人,一下子全都死了!眨眼间,一个不剩,全都倒在了地上,脑袋一个个爆开,全成了无头尸体。

  不仅是逃走的人,几名附近店面里的,刚刚围过来看热闹的人,也以同样的方式,毙命在地!

  谁干的?

  齐英心中一颤,是什么人,连身影都不出现,一口气杀了几十个人?

  忽然间。

  哗啦!

  衣袍猎猎的鼓荡声中,一道白衣身影,从天而降!

  “跟我走吧!”

  略显熟悉的声音响起。

  ……

  沓沓!

  一阵马蹄声从远处响起,此外还有高声的谈话声。

  “小姐,我们安家的人,插手段家的事情做什么,一个寒门弟子,值得你大动干戈,搬动家里的护卫?”

  “闭嘴!要是慢一点,齐英有个三长两短,我马上让家主撤了你的护卫长!”

  “天河郡城这么大,谁知道他跑哪儿去了!”

  “不知道,那就一条街一条街地找!”

  马蹄声越来越近,一行十几个骑马的身影从街角出现,当他们策马来到这一处街道的时候,顿时一个个勒马停住了!

  希律律!

  马匹发出嘶鸣,马上的人们,也一个个惊恐地睁大了眼睛:“好多死人!看衣服,几乎全是天河学府的弟子!怎么回事?”

  “齐英!”

  安如意直接从马上跳了下来,发疯一般地跑到了那堆尸体之前,挨个尸体地翻看着。后面的护卫们也尽皆下马,紧紧跟了上来:“小姐,别被血弄脏了!”

  这时,安如意反而没一开始那么着急了。她纵览了一遍尸体,虽然除了一个不怎么熟的弟子尸体以外,每一个尸体都没有了脑袋,可没有一个尸体,是戴着银手套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第六更。不知道审核还在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