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说齐英在整个天河郡有什么顾忌,那便是玄雨了,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便是雨妈因为自己而受到什么伤害,所以在段远段近出言威胁的时候直接冲到了习武场之中,出手毫不留情。可现在,有人把小院都破坏了?雨妈怎么样了?

  在从小院冲到屋内短短的两息事件里,齐英的心脏几乎是完全停止跳动的,仿佛浑身血液都冷了下来。直到看到屋内的床上坐着闭着双眼,面容憔悴,却没伤势的玄雨,他才恢复了呼吸与心跳。

  酷@匠网2:永Ni久i|免费(f看1小2w说L

  玄雨察觉到齐英的到来,刚抬起头,就被齐英拉住了双手:“雨妈,你没事吧!家里这是怎么回事?是谁干的!”

  齐英自己都没注意到,他的手在雨妈双手上掐地紧紧的,右手的指甲几乎要深陷到雨妈的皮肉中去。

  心中的怒火,十分猛烈。

  不能饶恕。

  这里,是他辛辛苦苦建造出来的家,是遮风挡雨,保护雨妈的地方,不容许任何人侵犯!

  玄雨还没回答,齐英的余光,忽然扫到了地面上一样东西。他放开雨妈的双手,蹲下去,身躯微微颤抖——地上,他昨天才拿给雨妈的翠玉竹拐杖,已经断成了两截。

  齐英抓着两截拐杖立起身来,牙关咬得咯咯作响:“是谁?谁干的?!”

  其实,他的心里已经有答案了。

  除了段家的人,还会有谁?

  只是齐英根本不曾想到,段家的人反反复复,一直纠缠不休!根本软硬不吃!他们仿佛就要永远压在别人头上,把别人彻底踩到泥土里,方能满足。

  这时,玄雨的表现,却有些出乎齐英的预料。她立起身来,一只手搭在齐英的肩膀上,神色格外冷静,根本不像是受过什么惊吓的样子。

  “你在外面,到底惹什么事情了?”

  “我……”

  齐英嗫嚅着,刚想说话,话到嘴边,却又生生咽了回去。

  能怎么说呢?

  雨妈向来是不允许自己掺和贵族圈里事情的,倘若被她知道,又是少不了一番责罚了。但,又不能闭口不言,毫无理由地惹到别人,岂不是更让她担心吗?

  几番挣扎后,齐英还是将近几天来的事情,都跟玄雨说了一遍。斗兽场的事情当然没说,只是讲述了从与段天山站到决斗台上那天起,与段家人的一番恩怨纠葛。

  “原来是这样……”

  玄雨沉吟了下,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变化,接着说道:“怪不得今天来的那群人,先是在门口守着,守了一个下午见你不来,便骂骂咧咧地搞毁了小院,扬长而去。还有,他们撂下话,让你明天在学府大院到后山路上的小树林等着他们。”

  齐英攥紧拳头,咬牙切齿:“这群混蛋……有什么事情,不敢明着冲我来,背地里报复,算什么勾当!”

  玄雨问道:“你想怎么办?”

  齐英道:“我明天把事情报告给学府的老师,实在是欺人太甚!如此品行,怎么配做学府的学生?”

  “可,你要是指望不上老师呢?他们是段家的人,老师即使愿意去管,却也管不住,没法管。你报告给老师,顶多暂时治一治几个排不上号的边缘人,对里面的真正核心,能造成什么损害呢?即使学府为你做主,把段家在学府里的弟子管住了,可整个段家,你对付得了吗?”

  玄雨又问道。

  这次,齐英是真被问住了。

  以他目前的能力,对付段家这个庞然大物,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段家,可不仅仅是学府里那些十几岁二十岁的弟子,他们有家丁护院无数,有私人武装,气武境七重、八重的高手都有不少,甚至,段家的家主段西来,和段家大长老段红雪,都是少有的灵武境武者!

  整个天河郡,没有人不忌惮段家的势力,学府绝不会为了一个寒门弟子,去得罪段家。

  “孩子啊……”玄雨摸着齐英的头顶,神色充满了怜惜,“你太小了,面对庞大的世界,微不足道。你还记得我给你讲的龙吗?”

  “记得。”齐英点点头,“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龙乘势顺时变化,如人纵横四海,龙之为物,可比世间英雄。”

  “那你知道该怎么办了吧?”

  “我……”

  “对于龙而言,一时失势,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天空中风雷交加,劈散它的云雾,它还可以藏身大海波涛,蛰伏积蓄,待到能量足够,则一朝飞龙在天,灭尽风雷!”玄雨说到这的时候停顿了下,一只手落在了齐英的戴着亮银手套的左手上,叹了口气,缓缓道,“我相信,你是真正的英雄,真正的龙。你会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

  ……

  齐英离开了房间,蹲坐在废墟上,愣愣地看向空中的月亮。

  段家,欺人太甚。

  但,目前的自己,无论采取任何办法,都无法正面抗衡段家——这已经不是当初与段刃山的私人恩怨了。个人问题,还可以私下用武力威胁,恐吓段刃山。可现在,已经发展成了自己与段家在天河学府小团体之间的矛盾,打已经解决不了问题了。那群自视甚高的人,只能他们欺负别人,不许别人对他们有一点点的“不敬”,继续冲突下去,只会将矛盾越闹越大,甚至惊动段家真正的高层……到时候,就真没任何办法对付了。

  雨妈说的很对。

  真的英雄,能成大事的人物,都要像龙一样,能大能小,能升能隐。懂得审时度势,顺势而行,伺机而动,方成大事!

  某些情况下,武力震慑是必须的。可一味蛮干,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倘若连段家这一关都过不了,日后,又如何去应对更大的威胁?

  想到记忆力那张明媚的脸庞,齐英攥紧双手,真正下定决心:“龙?我就是龙。成大事者,绝不拘于眼前之小节!”

  而在屋内,闭着双眼的玄雨,脸上忽地绽放出一丝笑容,朱唇微启,低语呢喃:“齐英啊,我早就知道你会有这么一天,你生来便注定是不平凡的人,区区一个段家,不过是你前行路上一块小小的石头而已。天河郡四大世家?和真正的世家比起来,只是微不足道的蝼蚁罢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