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英单枪匹马,先是打得段远段近爬不起来,又将二十个依附段家小团体的弟子们打得满地找牙,很快就激起了一些被段家小团体欺负过的寒门弟子的情绪,人群里,不少人开始鼓掌喝彩,纷纷起哄。

  看正/版章+节、+上3&酷t匠网

  “打得好!”

  “齐英,太厉害了!”

  “玛德,之前还嚣张地不行,现在一个个都在地上打滚!”

  段家的子弟们,段刃山算是其中比较和善的,像段天山,段远段近这些,平素里找过不少寒门弟子的茬,很多人被欺压之后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根本没法反抗。今天,齐英却直接将段远段近痛揍了一顿,让段天山面子大跌,对于寒门弟子们而言,实在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

  段刃山阴沉着脸色,不说话了。

  他觉得面子很难看,周围的嘲笑声不仅是在嘲笑无能的段远段近,嘲笑歇斯底里完全失态的段天山,也是在嘲笑他,格外刺耳。

  他心中暗骂段远段近废物,也开始讨厌不知轻重的弟弟,同时却也恨上了齐英:上次你不是挨过我一次打吗?这次你再挨一次打又怎么了,为什么要让段家的人这么跌份,如此难堪?!被一名力武境弟子单挑了二十多个,段家小团体以后还怎么在学府见人?!

  齐英望了一眼脸色沉郁的段刃山,慢慢走到了段刃山身边,压低声音,狠狠道:“你若还想找事,那就放马来吧,来多少人,我也不怕。

  “只要今天你们弄不死我,以后,你们就再也不是我的对手!”

  段刃山眉毛一挑:“你威胁我?”

  齐英轻轻一笑:“威胁?抱歉,只是警告,外加告诉你一个事实。

  “段家?

  “土鸡瓦狗尔!”

  撂下话以后,齐英头也不回地走向习武场外。

  原地,段刃山脸色越来越难看。

  “哥,我们怎么办?”

  段天山拉着段刃山的手,指着地上打滚的二十多个弟子,面容扭曲:“这齐英……欺人太甚了!我们段家,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

  段刃山脸色低沉得要滴出水来,他扫视了一眼习武场,嘴角抽搐:“丢人丢大发了,我们都要挨罚……现在的事情,已经不是我们能管的了!必须让孤城大少亲自出马!”

  ……

  一个传言如旋风般席卷了整个天河学府的中院与下院,甚至连精英上院都惊动了。

  段家在天河学府的小团体,因为此前一次决斗被人打输了不服气,纠集了二十多个人去找一名力武境八重的弟子齐英的事,结果被人家一个人全部打败,包括气武境三重的段远和气武境二重的段近,都是被人家三拳两脚地就打在地上起不来!

  起初,听到这个传闻的弟子的第一反应都是:笑话!谁特么信啊!

  可是,随着传播的人越来越多,外加上当时习武场内的几十个目击者振振有词地描述,渐渐,大部分的人就震惊了:居然是真的!

  堂堂天河郡四大世家之一的段家,他们的人,走在哪里不是如螃蟹过街,横行霸道?连一些小世家的少爷小姐,见了他们也得躲着走。可今天,却被一名寒门弟子打了脸,还是翻决斗台上的旧账,纠集了一大堆人去找事,结果输人又输阵!

  弟子们在传播着齐英武学高手强大实力的同时,传播更厉害的,便是——段家人真是废物,连一个力武境八重寒门弟子都搞不定。

  大部分弟子,更愿痛打落水狗,趁此机会,好好讥讽段家人一番,更是添油加醋编排了不少子虚乌有的东西,比如之前就谣传过的段刃山是基佬,看中了齐英,用强不行就动粗云云……他们大声讨论,生怕别人听不见自己对段家的讽刺,显得自己没跟上学府的潮流。

  段家在天河学府的几名少爷小姐,听了这些议论,一个个都格外不自在。这件事,甚至于惊动了段家大少,段孤城。

  一处格调高雅的厅堂里。

  段刃山站在一名二十岁左右剑眉星目的英俊青年身前,神色恭敬:“大少,事情差不多就是这样。根据我的调查,齐英来历神秘,就跟凭空蹦到天河郡的一样……天赋不错,更是一名武学高手。但,可以肯定,他没多少势力,家里只有一个瞎子妈。推测来看,十有八九,是其他城池某个落魄世家的子弟!”

  青年神色如常,似乎并没有今日的传言而起什么心情波澜。他开口悠悠道:“只要不是大势力的子弟,任他天赋惊人,武学高深,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让段家抬不起头?他没这个资格!”

  ……

  学府的传言传得很凶,但齐英并不管这些。此刻的他,在后山寻了一处不大的山洞,打扫清理出一小片干净的地方,便席地而坐,摘下手套,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了两瓶丹药。

  打开玉瓶,清沁的药香扑鼻而来,齐英闭上眼睛,享受般地猛吸一口:“收获真不错!”

  必须加快修炼的进度了,武学再厉害,也是相对于比较低的层次而言的,威力上限达不到武技的层次,何况他的武学其实也就是个半吊子,比登堂入室的大师级别差得远,也就是来打打这些没有经历过真正战斗的菜鸟武者了。

  接下来,要着手将《苍狼玄功》修炼圆满,之后修炼《紫气玄功》,凝聚气海,成就气武境!

  齐英抬起头,从山洞的边沿瞄了下天空的太阳,自语道:“现在还未到正午,修炼到快日落再回去吧。半个月没上过学府的课了,也不在乎再翘一天……若有可能,争取今天就突破气武境!”

  都说修炼如攀登高山,可,对于齐英而言,只要有充足的丹药,修炼就像在平地上大步狂奔一样!

  齐英直接将一个玉瓶凑到嘴边,仰头一倒,里面的十颗蕴气丹就像倒糖豆一样倒在了嘴里,嘎嘣嘎嘣一阵大嚼之后,全部到了肚子中。

  催动起《苍狼玄功》,十颗蕴气丹变成的丹浆迅速融解,化为精纯的药力,来到经脉,融入血液循环之中。血液之上,再度浮现了灰色的光芒,将蕴气丹的药力,百分百全部吸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