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上每一个人,除了见识过齐英悍然出手的段刃山以外,都觉得齐英太不自量力了,力武境的力量再大,用来战斗的也是肉躯,而气武境使用武技隔空伤人,两者根本就不在一个层面上。

  嗡!

  人们目送着一道拳影与一对掌印呼啸着轰向齐英,心中默哀。

  你选择了不自量力,只能为不自量力付出代价!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却出乎了包括段刃山在内所有人的预料。

  却见,在两式武技的夹击之下,齐英身子如绷紧又松开的弓弦一般弹了起来,双腿上的强大力量使他在转瞬间就跃到了一丈多高的空中,一个翻身,便将两式武技全部躲了过去——他几乎是擦着狂风霸拳的劲风余威过去的,倘若再慢上半秒,都会被狂风霸拳和冥金掌击中。

  如果说这不是偶然,那他计算得也未免太准确了一些!

  但更惊人的还在后面,齐英跃空翻身之后,身子在空中倏尔开合,竟又凌空移动了一丈多远的距离,直接来到了段远的头顶,脚尖一挑,正好挑在了段远的下巴颏上!

  嘎嘣!

  清脆的牙齿撞击声中,段远神色痛苦地被踢飞起来,险些咬断自己的舌头。而齐英也在这时落到了地上,脚尖刚一触及地面,整个人再度如皮球一般弹起,嗖地又跳到了段近的身边。

  相对于长得高的段远,矮些的段近虽有十九岁,却被齐英还要矮一些。这时的段近已经从释放武技的僵直期缓解出来,见到齐英蹿过来连忙挥手一拳,金色真气在拳头上已然凝聚出了拳影,带起了虎啸之声。

  黄阶下等武技,虎啸拳!

  可是。

  虎啸拳只刚刚凝出来一个影子,还没来得及释放,齐英突然探出的左手,已然抓到了段近的手腕上,冰凉的银手套直让段近胳膊上寒毛倒竖。齐英一个倒提,段近的身子便被拽了起来,双脚离开地面,挥手猛抡,直接将段近转风车一样在空中转了好几圈,才高高抛飞出去。

  嘭!

  段近的身子砸在一块墙壁上,发出沉闷响声,几乎将墙壁撞出一片凹痕来。

  “嘶……”

  场上一片倒抽冷气之声,有些反应慢的弟子甚至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就只看见捂着下巴狂嚎的段远,以及从墙上滑落下,努力站却站不起来的段远了。

  我去!

  什么情况?气武境二重的段近,气武境三重的段远,在短短十几秒的时间里,被力武境八重的齐英打成了这副鬼样子?

  不是做梦吧!

  有些眼尖的弟子,却看出了门道:齐英可不仅是力气大,更是一名武学高手!他或许修为不高,也没掌握什么武技,但,在战斗中的预判能力,以及出手的刁钻角度,繁琐花样,都不是段近段远能比拟的,二人空有一身修为,可对上齐英,还没发挥出来就被打败了。

  武学,是一门独立于武者修炼体系之外的技艺,甚至绝大部分的武学高手,连气武境武者都不是。

  相传,武学造诣至为高深,臻入化境的武学宗师,实力已经到达了神鬼莫测的地步,虽说没有半分武者修为,摘叶飞花即可取人性命,哪怕是灵武境的武者也要忌惮数分。

  但,武学太看重悟性天赋了,每一名武学高手都是百里挑一的存在,武学宗师更是万中无一。即使最简单的武学套路,都需要十年如一日的修习才能见效。而武者却需要自小修炼内功外功,哪里有时间去修习那些复杂的武学套路?对于大部分武者,尤其是年轻武者而言,对武学一窍不通,是很正常的事。

  于是,他们对段远段近被天生神力的武学高手齐英打败,也就不怎么觉得惊奇了!让他们惊奇的是,齐英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居然是武学高手,多少浸淫武学数十年的人,都达不到他这种水平。

  不少弟子,对齐英更加另眼相看了。

  不自量力去惹事的,那是傻子!

  有能耐惹事,还有能耐把事压下来的,那是牛人!

  “以后长点眼!我不惹事,你们也别惹我!”

  齐英重重说了声。

  今天暴露出来的东西,够多了。

  力武境八重打败气武境二重、三重,事情一旦传出,势必会引起更多人的注意。

  所幸,需要隐藏的,是有关于自己飞速进阶的事情,而自己表现出来的却是精通武学,即使被人知道,也没太大影响。

  》更/d新N最&快上酷A◎匠l网W7

  段远、段近痛得要命,连句话都说不出来,段天山见状却更加生气了:一个不知道哪里蹦出来的野小子,凭什么这么厉害?

  挨打的是段远段近,可段天山却觉得,齐英是打在了他的脸上,啪啪直响,耳光响亮!

  “段远、段近……两个废物……弟兄们,全都给我上,给我打残这个小子,出了事有我们段家顶着,今天打残了齐英,我送出手的人一人一瓶蕴气丹……不,爆气丹!”

  段天山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吼道。

  话语,主要是说给那些平时投靠了段家的小团体的人听的,普通的弟子哪里杆趟这种浑水?

  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听了段天山的话,刚才那些把门放风的弟子也不把门了,一个个怪叫怪吼着向着齐英扑来,足有差不多二十道身影,一齐扑向齐英,修为从力武境八重到气武境二重不等!

  你一个人,再厉害,能架得住我们一群人群殴吗?

  反正打了白打,况且有段家撑着,怕些什么?

  哗!

  齐英在一瞬间,便成了众矢之的。

  “蠢货。”

  齐英从牙缝里崩出两个字。

  蠢货智商拙计,也最能给人惹麻烦。对付蠢货……打服他们再说!

  齐英动了,身子如脱兔般蹿出,先是一拳重重捣在了一名率先冲向他的力武境弟子身上,随即又是一记鞭腿甩向了一名气武境一重弟子肋下……乒乒乓乓一阵拳脚相加声中,一个又一个弟子倒在了地上,面对力大无穷,动作迅速的齐英,大部分弟子连一招都挡不下来,被打中下巴,面门,肋下,腋下等要害,倒下去就好一阵没法再站起……

  只消片刻,地上就多了二十个满地打滚的身影。

  习武场中央,齐英面无表情,掸了掸衣服上的灰尘,右手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

  群殴,也要有群殴的水平才行。像他们这样一个个不分青红皂白地拥上来,对于武学高手而言,就像送上来的靶子,一个个浑身破绽,互相之间都会妨碍,比单独应对两三个人的围攻还容易对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