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诶,你什么意思啊,我只是见了你今天在斗兽场的表现,想和你喝杯茶而已。”

  女人看向齐英,满脸无辜。

  “呃。”

  齐英再度红了脸。

  人家似乎什么也没说啊,就问要不要喝杯茶。

  自己怎么一上来就是什么睡觉不睡觉的……太特么尴尬了……

  “坐下吧,我去泡茶。”

  女人站起来,晃着纤细的腰肢去泡茶。

  盯着女人诱人的背影,齐英一时有些失神,不由自主地就坐到了床上,想到刚才看到的那张脸庞,一股莫名的邪火陡然从小腹下面涌起,他发觉到了身体的不对,猛地晃了晃脑袋,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齐英啊,你要有定力,连这点定力都没有,怎么能克服以后遇到的困难呢……一个女人罢了……”

  齐英额头上,青筋一跳一跳的。

  ……

  “居然害羞了。”

  正在准备茶叶的陆霏霏回望了一眼床上,不由得掩口笑了下。

  不少男人都会含羞,但,他的害羞是最本真的那种,一双眼睛就像清澈的泓泉,内心里有什么想法,几乎一看就能知道。

  不错。

  虽说和想象中的样子不大一样,可好像更有意思。眉清目秀,还没完全长开,在这个年纪算是相当的帅哥了,想必在学府里也会有女孩子暗暗喜欢。

  “虽说有些于心不忍,可这样极品的小哥儿,错过了还真不好再找……”

  陆霏霏从腰间取出来一个小纸包,装作倒茶叶的样子,迅速将里面的烈性春药倒进了茶壶里,接着才倒进茶叶,泡上了茶水。

  她拎着茶壶走到床边,将茶壶放在桌子上,一双妩媚的眼睛盯住了齐英的眼睛:“无名斗士,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齐英。”

  齐英努力控制着有些躁动的身体,尽量让自己的反应看起来自然些。

  但,陆霏霏是何等人物?多年来也算阅男无数了,齐英身体上的反应自然瞒不过她敏锐的感知,但她也正抓住对方的心理,浅浅一笑,道:“嗯,很不错的名字,我叫陆霏霏。别人叫我陆夫人。”

  “陆夫人好。”

  齐英礼貌德地笑了笑,牙却咬着——明明刚才都控制下来了,可不知怎的,对方那浅浅一笑,又令那股邪火有卷土重来且越燃越烈的态势。

  看来,女执事说的,能让全天河郡的男人跪倒,并不算多夸张。

  不行。

  必须马上走了。

  齐英真怕自己继续呆在这里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正血气方刚的时候,和如此一个绝世尤物独处一室,对方还一副不设防的模样,是个男人就抵挡不在。

  这时候,陆霏霏却很自然一般地,将修长纤细的手搭在了齐英扶在膝盖上的手上:“我看你年纪不大,就喊你一声弟弟吧。弟弟你这年纪,就来斗兽场与妖兽搏杀,冒着生死危险,可真不容易。还有,你这么厉害,你家里人知道吗?”

  “不知道。”

  齐英摇摇头,如实说道,同时把被陆霏霏搭着的手抽了出来,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

  可这样一来,陆霏霏的手反而顺势搭载了他的大腿上,使得齐英更不自在了。

  陆霏霏又问道:“你家里,都有谁啊?”

  “我和雨妈。”

  “雨妈是谁?”

  “雨妈是……是我妈妈一样的人。”

  齐英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面对陆霏霏的问题,自己竟然一一回答,明明是想要马上走的,可突然又有些不想走了,对方的声音也格外好听,听到耳朵里,感觉就像有一个毛绒绒的小爪子在挠自己心窝,痒痒的,酥酥麻麻的。

  “雨妈漂亮吗?”

  “漂亮。”

  “那……比我呢?”

  “当然是……”齐英顿了下,“在我心里,雨妈是世界上最漂亮的。”

  “呵呵。”

  陆霏霏又是轻轻一笑,又问了齐英几个不痛不痒的问题,比如多大了,修炼的什么功法,现在修为如何云云,并对齐英的实力惊叹了一番。

  “瞧我这不长脑子,明明泡上了茶却一直找你说话,茶都要凉了。”陆霏霏转身拿起茶壶,往茶杯里倒了一杯茶水,递给齐英,“和我说了半天话,口渴了吧!喝杯茶再聊。”

  “好吧。”

  齐英半日水米未进了,便接过茶杯。

  陆霏霏盯着齐英,看着他把茶杯里放了烈性春药的茶水全部喝下。

  “好甜的茶!”

  齐英放下茶杯,抿了抿嘴唇:“就是喝了以后好像有点更渇了。”

  陆霏霏心中一喜,看来是有反应了,那烈性春药名为“春宵醉”,自控力再好的男人,服下以后也会瞬间变成发情的野兽,这少年本就有些躁动,接下来必然忍受不了……

  “我再喝一杯吧。”

  齐英确实感到更加口渴,于是起身自己倒了一杯茶,仰头一饮而尽,咂咂嘴:“好甜……怎么更渇了?”

  于是齐英倒了第三杯茶,一口喝干。

  酷,匠网Y永^久{免费看小~K说f

  旁边,陆霏霏看得目瞪口呆——刚才她倒的是五份的剂量,差不多一杯茶就是一份,连喝三杯,就是三份。齐英本就身强体壮,处在龙精虎猛的年纪,服了过量的“春宵醉”,一会儿若发起疯来,自己可吃不消!

  齐英喝了第三杯茶,还有些意犹未尽,只是不好意思再喝下去了。

  “继续聊一会儿吧,你说你以前在山上打猎……”陆霏霏继续拉着齐英闲聊,同时半喜半忧地观察着齐英的反应。既期待对方来一次火山爆发,又害怕对方控制不好弄伤自己。

  过了一小会儿。

  陆霏霏眉头渐渐紧锁起来。

  齐英不仅没有做出什么幅度大的动作,身上那些原始的反应,竟然也消失了。

  怎么回事?

  那是三份的春宵醉啊!

  任何男人喝下半份春宵醉,都忍不了体内的冲动,这个少年怎么越喝越淡定?

  这时候。

  齐英浑身有一种极为舒爽的感觉,暖洋洋的,与此同时心里暗道:“果真是好茶叶……里面有一股很热的能量,到我体内了,被血液全部吸收……就是太可惜,九成九都被左手吸过去了,剩下的那些只能暖暖身子……真是浪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第五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