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抗铁背马骝尽管出了一点意外,却并不影响最后的结果,齐英长松一口气,拍了拍胸口,暗道幸运。

  那会儿若是从眩晕中脱离出来地慢上一点点,倒毙在场上的可能就不是铁背马骝,而是自己了。

  黄阶妖兽拥有的武技,是最大的威胁!

  不过。

  没时间去后怕,因为第二场斗兽在铁背马骝的尸体被抬出去以后,立刻就开始了!

  “哇呜!”

  一只身形娇小,双眼如蜂的紫色小兽出现在了场上。

  黄阶四重妖兽,闪电貂,动作快疾,还能够释放足以直接劈焦人身体的电光武技。

  虽说闪电貂比铁背马骝等阶更高,但威胁却低不少,齐英在之前有过一次对付闪电貂的经验,这种妖兽身形敏捷,防御力却十分低下,当日卖了个破绽便一手将其捏断了脊椎骨,一命呜呼。此次亦没费多少周章,直接用左手硬抗下了闪电貂的电光武技,一巴掌将其扇飞,倒没下杀手,提着尾巴把它关回了兽笼里。

  “不错,无名斗士还很有爱心啊!”

  一些女性观众看到这一场景,纷纷赞叹。

  第三场斗兽,对于齐英而言就有些艰难了,黄阶五重妖兽“毒森蟒”,能够释放顷刻使武者毙命的毒雾,身上还能分泌腐蚀宝器的毒液,齐英废了一番功夫,在避开了毒雾,用左手直接掐爆了其心脏部分,取得胜利。

  二楼,一间雅致包厢中。

  在特殊材质的窗户遮掩下,里面虽然光线明亮,却能清楚地看到外面,外面并不能看到里面。包厢之内,有一张宽大的木床,一男一女刚刚结束了一番云雨,留着波浪长发的女子正给男人披上衣服。

  “爷,您真放心让那小子挑战到黄阶七重妖兽?”

  波浪长发女子披上一层薄纱,脸色有些担忧地看向外面:“他再厉害,再特殊,也只是一个力武境武者啊……”

  十三爷斜枕在女子大腿上,闭着眼睛,仿佛对外面的事情毫不关心:“放心,有什么不放心的。一般的黄阶三四重妖兽,包括这条‘毒森蟒’在内,还有剩下的黄阶六重,黄阶七重妖兽,我都下足了药,限制了它们的实力,只要他稍微争气,就能全部解决……到时候,斗兽场绝对要多一个成名白银斗士。你瞧,外面观众们,都以为他是何方绝顶高手呢!有谁知道,他是天河学府里一个力武境寒门弟子?”

  女子给十三爷按着肩膀,一对秀眉蹙了起来:“可是,爷,他只是力武境武者啊,还是个十五岁的少年,你限制妖兽实力,也不能一直限制下去啊,早晚会被高手看出破绽的。”

  “呵!以他的天资,只要丹药跟得上,再过七八天,都用不到我给妖兽们下药了。”

  “怪了,只是天河学府的一个学员,寒门弃婴,怎么这般厉害?那些大郡城,或者王都的出名天才们,都不见得有这么强大的天资吧?”

  “那是你不知道他是谁,你若知道他的真正身份,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他真正的身份?”

  女子的脸上,浮现一丝诧异。

  “全天河郡,恐怕除了我,还有和他一起的那个瞎眼女人,没人知道他究竟是谁,包括他自己。”十三爷笑了笑,笑容里却带着一丝自嘲,“就像整个天河郡的贵族,除了极少数的几个人以外,谁也不知道,跺跺脚就能让天河郡阵三下的燕十三当年,也不过是王都的落魄小贼罢了。我都不敢想象,十五年过去,能在这里看见他们,当年身份天差地别的两个人,如今竟完全倒过来了。”

  tY最新…章=节$上h@酷匠H#网

  ……

  齐英知道斗兽场的潜规则,每当斗兽场想捧起一个明星斗士,是不惜先牺牲一部分利益的,所以当看到从笼子里走出的精神萎靡的黄阶六重妖兽“蝎尾狮”的时候,根本没有丝毫犹豫,直接上前,施展起鹰爪手,以左手剜除了其一对眼睛,又捏断了其喉咙,将其秒杀!

  “哇哦!厉害,强!”

  “无名斗士究竟是怎样的高手!那头蝎尾狮已经打败过不下五名青铜斗士了,竟然还没将无名斗士逼得使出武技!”

  尽管有些人觉得今天的蝎尾狮有些不对劲,提出质疑说蝎尾狮根本没用出任何手段就被打败,其他观众却反驳道:“废话,无名斗士能把它秒杀,不管它多厉害,对于无名斗士而言都是一样的,无名斗士太强,你当然会觉得它弱了。”

  第五场斗兽,出场是斗兽场明星妖兽之一的“三头火焰犬”。这一次,两者打得倒十分热闹,火焰飙射漫天,终究是无名斗士技高一筹,先后敲碎了它的三个脑壳,赢得胜利。

  “赢了!”

  “五场斗兽,无名斗士全都赢了!他成了白银斗士!”

  “目前会出现在斗兽场的白银斗士的数量,两只手都能数的过来,极少出现,每一次出现,门票价格都要翻两番,我们这次门票买得值啊!看了白银斗士实力的无名斗士五场斗兽!”

  “潜规则也太残忍了!”

  齐英看向地上三头火焰犬的尸体,心中默道:“阿弥陀佛,不知道十三爷给你下了什么药,吐出来的火焰一点也不热,心疼你对我狂吐了那么多火……不过也是你活该啊,谁让上次十三爷的小女儿来斗兽场的时候,你不长眼吼哭了人家呢,现在被十三爷当垃圾扔了吧。”

  规则,从来都是强者为了利益制定的!

  不论明星斗士,还是明星斗士,归根结底,不过是十三爷在与观众们的商业游戏之中,利用的工具罢了。

  齐英成为了白银斗士,按照斗兽场的规矩,要接受成为白银斗士的仪式。站在临时搭建起的礼台上,齐英垂下头,被斗兽场的波浪长发女执事挂上了一簇花环,并接受了斗兽场主人十三爷亲自送出的白银斗士令牌。

  十三爷背着手,对着齐英微微一笑:“无名斗士,恭喜你成为斗兽场建立十三年来,第二十五名白银斗士。今天你还有一次表演的机会,请问,你想要挑战暗煞金猿吗?”

  “不。”齐英摇摇头,“今天就到这里,下次再说吧!”

  “那好!”

  十三爷点点头:“估计你看不上暗煞金猿现在的实力,等到,我将暗煞金猿培育道黄阶七重之时,再让你与其决斗!到时候,你可不要拒绝。”

  “嗯。”

  ……

  齐英换下斗兽场的衣服,披上斗篷,戴上银手套,领取了成为白银斗士的奖励,以及斗败五大妖兽获得的奖赏,急匆匆走到走廊,想早点返回学府后山,将白天给玄雨准备的礼物带回去。

  这时,一道窈窕身影却把齐英拦住了。

  “姐姐,什么事?”

  见是那名波浪发女执事,齐英停下脚步问道。

  “好事。”波浪发女执事暧昧一笑,手肘捅了捅齐英的胳膊,“有人要潜规则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