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付体型远比自己大的对手,齐英早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方法。

  观众们看向斗笼之中,却见齐英几个跳跃,凌空而起,在空中还翻了个跟头,直接贴到了铁背马骝的身边,在还未落地的时候,左手狠狠往铁背马骝的后背上打了一拳!

  轰!

  铁背马骝一头畜生,根本没反应过来那个跳起来的小不点去了那里,后背便遭受沉闷一击,禁不住往前踉跄了好几步,身形不稳,险些直接扑到地上。

  反作用力下,齐英的身子也飞了出去,在空中连翻两次,稳稳落到地上。

  “哗!”

  斗笼外一片哗然。

  一些观众惊呼:“他怎么直接攻击妖兽身上最坚硬的部分?他的手不疼吗?”

  另一些早就看过齐英战斗的人不以为然:“你们不懂了吧,这就是无名斗士的独到之处,他和妖兽在最开始交手的时候,都会硬撼妖兽身上最强硬的地方,这样带来的视觉效果才刺激!无名斗士厉害着呢,你看他一点事都没有。”

  “痛啊……”

  齐英眉头皱了下,他的左手与铁背马骝硬碰硬没有任何问题,但,战斗的时候是全身用力,力量通过左手传到肩膀上之后,震地肩膀有些麻木酸疼。

  将《苍狼玄功》修炼到第九重之后,齐英的力量,比先前又有了长足的长进,硬撼黄阶三重的妖兽,几乎不会吃力。

  不过,铁背马骝本就属于力大无穷的妖兽,比其他同阶妖兽在力量方面要强大很多,齐英也感到有些麻烦。

  “速战速决,五场决斗,必须留下体力!”

  刚刚站稳的齐英双腿一蹬,身子再如离弦之箭般激射出去,直冲铁背马骝的身子,而铁背马骝这时也稳了下来,快速背转过身,一只手爪挥起了蒲扇般的巴掌,正扇向齐英冲过来所必过的一处方位。

  齐英左脚脚尖忙一点地,爆出一小股力道,身子顿时一歪,肩膀几乎是擦着铁背马骝的手掌过去的,与此同时右手捏拳,向着铁背马骝的肋下狠狠来了一拳。

  嘭!

  齐英本来就是冲过来的,右拳又运足了力道,给铁背马骝造成的冲击,丝毫不比另一头铁背马骝给它的冲击小,更何况攻击的还是肋下,铁背马骝猛一吃痛,出于妖兽的本能再挥手掌,想要将面前的小东西扇飞。

  这时。

  齐英身子再度侧了一下,左手猛地化作鹰爪之形,直取银背马骝的胸膛。

  鹰爪手!

  即使带着皮质手套,在强大力量与坚硬左手的冲击下,齐英的左手一下子就扎入了铁背马骝胸膛稍微靠下一点的位置。如苍鹰撕破猎物肚皮一般,齐英左臂猛地用力,向下一掏,铁背马骝的肚皮上便开了一道长长的血口,一大堆鲜血和肉块喷了出来。

  唰!

  齐英抽回左手,及时躲开。

  铁背马骝已然重伤,接下来再战斗,就轻松多了。

  忽然间。

  0}更新_最快{上*酷n匠,网%

  “嗷吼!”

  铁背马骝吃痛之下,张开大嘴,一声响亮呼啸!

  这声呼啸,与普通的兽吼截然不同,铁背马骝在吼叫的时候,直接从嘴里喷出来一团真气,这团真气化作一圈圈波纹扩散开来,剧烈震动,形成了一股强悍的空气震荡波。

  震荡波扩散开来,齐英根本无法躲避。被震荡波扫中,齐英心脏狂跳,五脏六腑皆是狠狠震颤了一下,一阵头晕目眩的感觉涌了上来,眼前几乎一黑,双耳之处嗡嗡作响,几要昏厥过去。

  这时。

  哗哗!

  齐英体内,血液上蒙了一层灰光,同时疾速流淌起来,一瞬间就在周身游走了一遍。

  那股昏厥的感觉,转瞬即逝。

  齐英恢复视觉,第一眼就看到铁背马骝张着散发臭气的大嘴,向着自己扑来。

  “畜生死吧!”

  齐英咒骂一声,单腿一弹,整个人高高跃起,从铁背马骝头顶飞过,身子在空中旋转了半周,左手化爪,狠狠抓在了铁背马骝的天灵盖上。

  咔嚓!

  骨头粉碎声中,红的白的脑浆迸飞出来,铁背马骝连惨叫都无法发出了,直接倒毙在了地上。

  唔……

  场上一片静寂,紧接着爆发出一阵猛烈的欢呼。

  “哇!精彩!”

  “不愧是无名斗士,被铁背马骝‘震天吼’的妖兽武技击中,一点事情也没有!”

  “声波武技是铁背马骝最特殊的地方,等闲的防御技巧和防御武技是防不下来的,能正面抗下,说明武者体质足够强大。”

  “刚才无名斗士被震天吼击中以后,身子顿了一下,我还以为他受到震天吼创伤了呢,没想到,竟然是引诱铁背马骝过来攻击,趁势将其彻底干掉,实在厉害。”

  观众们,一个个鼓掌喝彩,向着旁边人诉说着自己的分析,为无名斗士的精彩表演叹服。

  “无名斗士,无名斗士!”

  “哈哈!果然赚到了,无名斗士真是福星啊!”

  赌局处,一名名赌徒继续下注:“第二场决斗,我押无名斗士赢,一千晶石!”

  “我也押无名斗士赢,五百晶石!”

  赌徒们,十分自信,把赌注尽情压在无名斗士。

  也有极少数人,不走寻常路:“我看无名斗士下一场不一定能赢,我押……二十晶石,押无名斗士输!”

  赌局不远处。

  几个黑影,面色不善,低声私语。

  “看那些赌徒下的注……我们要是能接触到这次的妖兽,下点猛药,然后托人去压无名斗士输,肯定能赚上一笔。”一名留着八字胡,模样略猥琐的中年人咬牙切齿。

  “段执事,别想了,你想招惹十三爷?别以为十三爷不知道咱们的事情,他以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这小子,是被他当成摇钱树培养的,你别在他身上下心思了。不过,我听家里孩子说,你们段家的天山少爷最近很看不惯天河学府里一个叫齐英的,总是想找他事,但没啥机会,你倒不如趁此机会让你家两个气武境的孩子露面,还能从天山少爷那里讨些好处。”

  “别撺掇段执事了……能让段家少爷吃亏的人,会是好惹的主儿?再者说,普通人不知道,咱们还不知道段天山是什么少爷,段家,只有段孤城段大少是真少爷,其他几个嫡少爷都被打压地没法露头,更别提这些庶出少爷了。”

  八字胡的段执事却神色一动:“其他少爷不见得怎么样,但,孤城大少挺器重天山少爷的……我再想想吧……等我多研究研究那个齐英再说!”

  二楼包厢。

  “怎么,夫人,您看他动作利落,身手矫健,比那些只会胡乱把剑舞一堆花里胡哨招式的人强多了吧,手里活计也精细,不是那种大老粗,绝对是一顶一的极品小鲜肉。”

  “看看再说吧。”陆夫人饶有兴趣地继续看向场上,“他若今晚能成白银斗士,我便直接跟燕十三把他要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