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英是什么实力,别人或许不知道,段刃山却知道地清清楚楚。实力还不是最重要的,关键这厮看上去人畜无害,心里实际上狠的像饿狼一样,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惹得起的。

  此时的段刃山心里把段天山骂了无数遍。

  哥哥我都被对方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你特么不长眼,挑衅个什么?别说不会是齐英主动调戏安如意了,就算是他主动调戏安如意的,你也该装看不见,装不了看不见,你也是怂恿别人上啊,自己上个什么?

  段天山一拱手:“哥哥放心,惩奸除恶,弘扬正义,震慑宵小,维护学府和谐环境的光荣任务就放在我身上了!”

  “让你下来你特么就下来,话这么多干什么?”

  段刃山几乎是吼着喊道,就差直接上台把这小子拽下来了。

  糊涂蛋啊你这是!

  围观弟子们一阵好奇。

  “怎么回事,段刃山怎么帮起齐英来了?”

  “如此色狼,理应人人喊打,段刃山作为正义弟子的一员,不该这样啊……”

  “等等,我想起来,前天我看见段刃山尾随齐英上了后山,从后山出来的时候衣服上都是土,该不会他……他是基佬,看中了齐英,然后……”

  “唔!”

  一群女弟子听到这话,几乎两眼都在冒光,小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天啊,传说中的基佬,以前只在某些小说里看过,难道出现在自己身边了?

  “什么玩意儿……”

  段刃山又气又恼,又被一群女弟子以异样的眼光盯着,浑身不自在,一时间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段天山叹了口气:“我的哥哥哎!你看弟子们群情激愤,即使我不和齐英打,也有其他人挑战齐英。站在台上的人,并不是我,而是学府弟子们正义感的聚合体!”

  段天山转眼瞪向齐英:“打吧!”

  “哦。”

  齐英淡淡应了声。

  这时。

  下面一群弟子起哄道:“哼!齐英,这次你别想被人打一招就飞了,你要是故意那么输,我们这些人每个人都去挑战你一次!或者直接后山小树林见,不信一群人打不死你丫的猥琐佬!”

  听到这话,齐英的双眼眯成了一条缝。

  真是麻烦。

  这群荷尔蒙分泌旺盛的蠢蛋……虽然不值得和他们较真,但,一直被他们纠缠下去,也不是办法。

  此次,不能像上次与段刃山决斗一样,用输来逃避麻烦了。

  脑残们基本上是占理不饶人,和疯狗一样,喜欢追着咬,一旦一群脑残聚集起来,那他们的脑残程度会彼此增幅,自己表现地越弱势,反而越容易激起他们的变态凌虐心理。

  现在,自己必须表现地强势一点,把那些喜欢无事生非的脑残们震慑下去!

  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打一对;来十个,就打十个;来一百个……就去喊老师!

  “既然如此,那打吧!来多少我打多少。”

  齐英淡淡道:“不过,丑话说在前面,挨打别哭!”

  ……

  听到齐英的话,段刃山反而松了口气。他自幼长在勾心斗角的世家环境中,自然懂得审时度势,察言观色,明白齐英是彻底烦了,想要干净利落地解决麻烦。

  彻底烦了好,顶多当众把弟弟打一顿,生不出什么太大事端,不至于背地里找麻烦,把段天山揍成傻狗。

  至于其他不长眼的和不长脑子的……

  管他们呢?

  ……

  段天山活动了几下手腕脚腕,在决斗台上稍微热身,同时满意地享受着决斗台下热情的呼声。

  同段刃山出身差不多,他是段家大老爷某日把持不住欲望,和刷锅大婶啪啪啪一番后的结晶,平素在段家里受气受惯了,今天终于能在学府里一大群弟子面前出一次风头,博取一些存在感了。

  虽然肯定吸引不到安如意,但没准能吸引一些别的女弟子呢?

  齐英只不过刚刚突破到力武境八重罢了,还是寒门弟子,修炼的功法也不大行,而自己踏入力武境八重已有两个月,修炼的功法也是普通功法中上乘的《不动如山功》,寒门弟子中的力武境九重巅峰武者都不见得是自己对手。

  胜利,就和攥在手心里一样。

  而齐英,只是一个被自己踩在脚下的可怜虫,自己将通过他在学府扬名立万,成为一段时间内无数弟子议论的话题。

  “哈!”

  段天山在原地马步一扎,反手脱去了上衣,露出来精壮的胸膛。他虽是段刃山的弟弟,却比哥哥还要强壮高大,修炼《不动如山功》练就了一身坚硬肌肉。

  一块块的肌肉,就像铠甲一般挂在他身上,引得下面无数女弟子捂眼尖叫,使得段天山十分得意。

  “上吧!”

  段天山伸出手,挑衅地对齐英竖了一下中指。

  咻!

  齐英脚一蹬地,两腿一弯一弹,身形立刻如离弦之箭般激射出来,转瞬间就来到了段天山的近前,右手攥拳,直接轰在了段天山的胸膛上。

  咚!

  一声沉闷声响,段天山的身子倒退出好几步远。

  “吭咳咳……”

  段天山涨红了脸,猛烈咳嗽了几下,神色惊骇。

  不可能啊?

  自己的不动如山功,只要运足力道,寻常同阶武者,根本难以撼动分毫。可是,齐英竟然一拳就把自己震退了?

  那一拳的力量,就像是有一头蛮牛妖兽撞在自己身上一样,哪里是一个新突破力武境八重的寒门弟子能做到的?

  但。

  还没等他从惊骇中缓过神来,齐英的拳头又到了。

  嘭!

  一记右勾拳直接打在了段天山的下巴上,直打得他眼冒金星双目一黑,恍惚间似乎又有一条鞭腿甩在了肋下腰上,段天山倒抽冷气,浑身的力道都被卸去了,根本再没有半分反抗的力量。

  叮叮嘭嘭哐哐!

  围观的弟子们,一个个神色愕然,目瞪口呆。他们看到,理应坚若磐石,任齐英怎么打都不动摇的段天山,此刻就像是一个人形沙包一样在决斗台上被齐英踢来踹去,直挨了几十个拳头和几十个脚丫子,才被齐英拎着裤腰带扔到了决斗台下面,溅起一片尘土。

  “嘶……”

  几名靠近的弟子,倒抽冷气,段天山鼻青脸肿的,两条血流从鼻孔里流出,和被摧残过的猪头一样,整个人完全变了一副样子,估计他妈在这里,都认不出来。

  围观弟子中,不少都震惊了。

  段天山是决斗台的常客,多次打败过修为比他更高的弟子。可是今天,在同阶修为的齐英手下,一次反抗都没有,就被打成猪头,扔到了决斗台下面?

  看来,齐英的实力,并不像之前想象的那么弱鸡啊!

  “少没事找事!”

  齐英哼了一声,打算从决斗台走下。

  “等等!”

  咻!

  又是一道身形跃上决斗台。

  “王麻子,你想干什么?”

  酷#匠》网正(版Q?首ii发

  齐英眉头一皱,盯向那猝然冲上决斗台,满脸红色痘痘的少年,外号王麻子,在半年前就突破到了力武境八重。

  “段天山发挥失常,才让你占了便宜。”王麻子擤了下鼻子,“哼!现在,就由我替学府的女弟子们主持公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第十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