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府一处习武场中。

  “快看,那是齐英!前天为了安如意挑战段刃山,被打飞的那个齐英!”

  “还想在安如意面前出风头,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习武场上传来一阵欢快的笑声。

  贵族公子小姐们,自然觉得齐英前天的行为颇为可笑。寒门弟子中,不少人都有一种酸溜溜的感觉,毕竟齐英好歹是引起过安如意注意的,而他们连被人家正眼瞧一次的机会都没有,这时也忍不住出言讽刺几句,贬低一下齐英,好换取一些心理平衡。

  咻!

  呼!呼!

  齐英却对传来的讽刺不置一词,连理会都不理会,在习武场上打出一套刚猛而又刁钻的拳法,引得劲风阵阵,旁边之人纷纷躲避。

  “他在修炼什么功法?”

  “似乎是《苍狼玄功》。”

  “《苍狼玄功》,似乎不在学府免费提供的功法里面啊,他哪里来的那么多晶石买的功法?”

  “没看见他总是逃课去做学府任务吗?拿做任务和月供得的大力丸换的吧!”

  场上不少弟子并未修炼,而是百无聊赖地顺着之前的话题,议论起齐英来,发出一阵调笑。

  “以为换个好点的功法就能变厉害了吗?真傻。”

  “是啊,还不如多服用一些丹药,提升一些修为。”

  “被安如意迷魔怔了吧!”

  “痴心妄想,痴心妄想!”

  “一个蠢蛋,他这样,根本没法修炼到更高的层次,一辈子就完咯。”

  不少人添油加醋地贬低着他们所猜测出来的齐英的做法,以向旁边的人显示自己的“卓越见识”,心满意足地享受着一些初入学府的菜鸟弟子们的钦佩目光。

  这时。

  嘭!

  场上传来一道爆炸般的声响。

  “怎么回事?”

  人们纷纷望向声响传来的方向,愕然发现,声响是从齐英身上发出的。

  原地,齐英身上衣袍鼓荡,发丝散乱,仿佛被狂风吹过般,有些狼狈样子,整个人却如猛兽一般纵跃而起,竟拔地丈许高,之后双脚先后着地,稳稳地落在地上,身形仿若磐石,姿态如同凶狠苍狼。

  不少离得齐英比较近的弟子,都禁不住被其气势吓了一跳,倒退一步,大冒冷汗。

  “他好像是突破了?”

  人们都感受到,齐英身上传出的气息,比之前有了一定的提升,而且他步履沉重,动作幅度偏大,明显是暂时有些不适应突然增长的力量。

  一些方才还显摆“远见卓识”的弟子,顿时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就跟被齐英打了一巴掌一样。

  为了遮掩被打脸的事实,他们再度开启嘲讽模式。

  “也不过力武境八重而已,不入气武境,算不得学府的像样弟子!”

  “巧合罢了,他一定还服了很多丹药,把修为强提升上去的。”

  有人道:“可是,他才十五岁啊?来学府不到两个月,已经连破两重修为了,只要再破两重,十六七岁到达气武境,也会被学府当成比较重要的弟子进行培养的。”

  登时有人反驳道:“呵!他为了获得丹药,经常逃课,老师讲述的很多关于如何正确修炼的知识他都不听,修炼的时候必定遇到一些无法克服的困难。别看他暂时能进境挺快,以后……呵呵!我打包票他一辈子也进不了气武境!”

  “哈哈哈!就是就是!”

  “齐英肯定不行的,等着瞧吧。”

  场上从一片愕然的气氛中脱离出来,再度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刚刚突破后的齐英面无表情,没有一分想要辩驳的意思,压根没有理会嘲讽自己的人,长吐一口浊气,便收了架势,向着学府后山的方向走去。

  搭理一群智障?没有必要。

  一群坐井观天的乡巴佬,和靠着贬低他人来获取自我存在感的可怜虫罢了,注定是一辈子一事无成的小人物,不成大器。人越低劣,做事情也就越没底线,越丧心病狂,这时候搭理他们,反而可能惹得一身骚。

  刚拐出院落,忽地有一个声音从后面把他叫住了。

  “齐英。”

  齐英停下脚步,回过头来,却看到了一个靓丽的倩影。

  阳光下,安如意的明眉皓齿显得格外好看。她走上前来,带着歉意地对齐英说道:“实在对不起,前天我认错人,把你当成了另一个人,给你惹麻烦了。”

  “没关系。”

  齐英耸耸肩:“多谢大小姐关心了。”

  他不想和对方再有牵扯,客套一句后转身便走。

  “等等!”

  一只手忽地把齐英的左手拉住了。

  齐英下意识一甩手,巨大的力道登即挣脱了安如意的手腕,向上一抬,似乎甩在了一个软软的东西上。

  糟了!

  齐英立刻回过神来,心中大叫不妙,转身方欲道歉,一个巴掌就狠狠甩在了他的脸上。

  啪!

  齐英捂住了被打的脸,却见安如意涨红了脸,气鼓鼓地盯着他:“流氓!混蛋!”

  齐英想要解释,旁边却传来了一声怪吼:“齐英,我要和你决斗!”

  ……

  “打雷啦!下雨啦!大家快来收……不对,大家快来看啊,段天山要和齐英决斗!”

  “齐英,又是齐英,他前两天不是才和段刃山打过嘛。”

  酷~匠u0网.i唯V一正)版,◎其!他*N都是盗版

  “段天山?不是段刃山的弟弟吗,怎么也要和齐英打?”

  “卧槽?!你难道不知道劲爆新闻?齐英在角落意欲对安如意施暴,被段天山逮了个正着!”

  “卧槽?!这必须得围观了。”

  决斗台上。

  齐英无奈地看着对面一脸正气的段天山:“哥们儿,我那会儿无意碰了下安如意罢了,刚打算跟她道歉呢……搞成这样,没必要吧!”

  段天山瞪眼道:“简直胡说,无意碰下,就能碰到……那里?你这种流氓,就是全人类里的败类,都敢公然调戏女弟子了,暗地里更不知道干过多少坏事!今天非得替学府几百个女弟子教训你不可!”

  台下,安如意皱眉喊道:“我相信他是无意的,你们都下来吧!”

  齐英看向段天山:“安如意自己都说了,你还非要打个什么?”

  段天山攥了攥拳头,指关节咔咔作响:“哼!安如意看你太弱,怕你被我打,心太软,才这么说的。你刚刚突破到力武境第八重,我也是力武境八重,按照学府规矩,同修为之人发起的决斗,你必须接受!”

  “呵。”

  安如意无奈地笑了笑,小声自语道:“自己找罪受……赖不得别人了……”

  旁边人听了,都以为安如意在说齐英,把安如意的话一传十,十传百,弟子们全都因此认定的确是齐英耍流氓,一个个义愤填膺,表示即使段天山打不过齐英,他们也要为了维护学府和谐环境而挑战邪恶流氓齐英。

  ……

  “什么?天山要和齐英决斗?”

  得到了消息的段刃山脸色一下子煞白,顾不得搭理那个正眉飞色舞向他讲述齐英多么怂包的弟子,拔腿就跑,穿过几处院落,冲到了决斗台处。

  段刃山看到决斗台上的弟弟和其对面站着的齐英,顿时脸色由白变青,大声叫嚷道:“段天山,快给我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第十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