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出场的斗士,是一名新签约的黑铁斗士,‘无名斗士!’有请无名斗士出场!”

  简短的报幕声里,一名身穿黑衣,戴着面具的斗士从通道走出,踏入斗笼之中。

  “喔哦!”

  “新的斗士!”

  “不知道实力如何。”

  “既然是新斗士,遇到的第一个妖兽,肯定不难缠,稳赢!”

  斗笼外面。

  安如意的目光,一下子定格到了无名斗士身上。

  “这个人的左手……”

  安如意一直怀疑那天救下她的人是齐英,因为她那天被神秘人救下之时,匆忙间从那人一掌拍碎“疯魔血狼”武技的左手上瞥到了明亮的银光,像极了齐英的银手套,而且那人的身材,也很像齐英。

  及至后来暗暗偷看到齐英徒手粉碎了段刃山的狂风霸拳,更让她进一步相信了这个可能。

  但是。

  挡下段刃山的狂风霸拳,和挡下“疯魔血狼”的攻击,绝对是两个概念。

  力武境七重,跟气武境七重,差着九重一个大境界的修为!

  她此次再来斗兽场,就是想继续寻找神秘人的踪迹。

  左手,无疑是一个线索。

  无名斗士的左手,却让她有些失望——此人的双手,都戴着黑色的皮手套,而且,无名斗士也仅仅是一个刚刚签约的黑铁斗士而已。

  “而登场的斗兽,是黄阶一重妖兽血狼!”

  “赌局开始下注,一刻钟以后停止,正式斗兽,一刻钟以后开始!”

  ……

  斗兽场的一侧。

  偏僻角落里,几个黑影,压低声音,窃窃交谈。

  “药物给血狼服下了?”

  “已经服下了。只要血狼吃痛厉害,就会在短时间内,变成‘疯魔血狼’,无名斗士也就是气武境武者一两重的水平,还不带兵器,不是对手的!”

  “这次不会有意外吧?”

  “上次的那条血狼是被旁边笼子里的‘地行龙’吓到,药效提前发作了,这次临上场才服用的,不会有意外。”

  “哈哈!我们这次绝对能挣上几万晶石!”

  “还是多亏了李执事的主意。新签约的斗士,九成情况下都会赢,所以求稳的赌徒,都喜欢砸下不少筹码,想捞上一笔。这种情况下,血狼的赔率会极高,我们只要押血狼赢,就可以大赚一番。”

  “过奖过奖,段执事才居首功,促使血狼蜕变‘疯魔血狼’的丹药,可是段执事专门从段府里偷带出来的禁药,哪怕斗兽场的高层,也不知道它们的存在。”

  “可惜那个无名斗士了,命要交待在这里咯!”

  “一条人命算什么?有哥几个发财重要?”

  “哈哈哈哈!”

  几个黑影阴恻恻笑了起来。

  ……

  齐英盯着几十米外被关在兽笼里的血狼,神色轻松,活动了下戴着皮手套的双手。

  亮银手套,斗篷,都被他托管到了外面的柜子里。

  执事说,金属手套会算入武器的范围,而徒手战胜妖兽,会额外奉送二十个晶石。

  二十个晶石,能够给雨妈再买一根质量上乘的竹拐杖了——之前那根,在雨妈教训自己的时候,抽在自己身上裂出了几道缝隙,没法再用了。

  第一次,还有这一次,齐英都没有戴着亮银手套出手。

  穿着暴露,举着牌子的女主持从斗笼前款款经过:“‘无名斗士’挑战‘血狼’,现在开始!”

  “吼!”

  兽笼打开,血狼嚎叫着扑到了斗笼的中央。

  血狼说是狼,大小却如牛犊,赤红色的毛发如同跳动的火焰。这条血狼露出大嘴中白惨惨的獠牙,一双通红的偌大狼眼,放着嗜血的光芒。

  观众们的情绪也被凶狠的血狼调动了起来。

  “杀!杀!杀!”

  “杀了这畜生!”

  “无名斗士快打死它!”

  “打啊!”

  看7正W版章节jb上酷匠。网(!

  潮水般的轰鸣中,齐英稳稳立在原地,一双眼睛透过面具上的孔洞死死盯着血狼,血狼也在用一双眼睛死死盯着齐英,双方都成了彼此的猎物。

  嘭!

  血狼一双前爪在地上狠狠一扒,顿时尘土飞扬,而在弥漫的烟尘中,血狼如同一道红色闪电,疾速向着齐英扑来!

  只在两秒钟的时间里,血狼就蹿出来二十多米远,直接冲到了齐英的面前,一张散发出腥臭的大嘴向着齐英撕咬而来。

  齐英一连打出数拳,劲风阵阵,每一拳都正好打在血狼的脑袋上。

  嘭!

  嘭嘭!

  血狼被迎头痛击,落到地上,紧接着跳出去好几米远,有些被打懵一般,晃了晃脑袋,呲牙咧嘴怒吼了几声,再度扑向齐英。

  “傻叉!”

  “笨蛋!”

  一群观众愤怒叫道。

  再没文化的人,也知道,狼,可是铜头铁背豆腐腰,打狼类妖兽就要避开其头颅狠击其腰部,结果这个无名斗士一上来就和狼硬刚,岂不脑残?

  短短瞬息间,血狼与齐英再度交锋数个回合,每次都是一触即分。

  血狼拼了命的想要去咬齐英的喉咙,而齐英每一拳每一掌,都能硬生生把血狼的脑袋给扇回去。

  对于外面观众的愤怒声,齐英面具下的脸勾出一丝嘲讽笑容。

  “这些人……狼又不是脑残,不懂得保护自己的要害?血狼的块头比一般狼大那么多,你去打它的腰,它一折身歪头就能把你的脑袋扯下来……没文化并不可怕,没文化却自以为有文化就真要命了!”

  嘭嘭嘭!

  血狼明显是主动方,每一个动作都针对齐英的要害,一开始是要咬他脖颈,后来就是大腿,侧腰,小臂……不过,齐英的动作也是飞快,每一次交锋都如兔起鹘落,快疾无匹,用强悍绝伦的力量,硬抗下血狼的攻击。

  渐渐。

  有些观众,发现出不对劲来了。

  “这无名斗士,好像不是气武境武者啊!到现在也没使用一招武技。”

  “咦?你别说,还真是!打了几十个回合了,无非就是拳打脚踢巴掌扇的,完全是野路子!”

  “我想起来,七天前,无名斗士就出现过,不过只是打零工的挑战斗士,打死过一头风狼。上次我看的时候,那风狼被他三拳两脚打死,就没看到他用武技。难道,真的只是力武境武者?天生力气比较大而已?”

  一些下注的观众登时怒了:“尼玛的,斗兽场的人怎么给一个刚来的力武境斗士安排黄阶妖兽?故意坑我们的钱财?是不是执事们安排打黑赛?”

  正在不少人纷纷抗议的时候。

  斗笼里,传来一声惨嚎。

  “嗷呜!”

  却是齐英拳脚大开大合间,一记勾拳打在血狼下巴上的同时,飞起一脚快疾无匹踹在了血狼的小腹上,直接将血狼踹飞出去七八米远!

  血狼在地上一连滚了好几圈,赤色的毛发上全是泥土。

  吵闹的观众们陡然安静下来了,静心地等待一场血腥的杀戮——生死之斗,哪一方先被干倒在地,哪一方八成就要挂掉了。

  齐英迅速几步跳到血狼身前,腰胯一挺坐了下去,直接横骑在血狼背上,捏起拳头,打算直接敲碎这畜生的后脑壳。

  忽然间。

  “嗷吼!”

  血狼发出了一声与先前截然不同的叫声,紧接着,其身上的毛发噼里啪啦发出一声爆炸般的声音,整个身躯,都开始膨胀起来。

  “这血狼,疯魔了?要变成疯魔血狼?!”

  有观众掩口叫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第七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