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同伴被杀死,蛮人的包围圈,陡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漏洞。

  “吼!”

  金线虎狂吼一声,身形舒张,如剑一般冲出蛮人的包围圈,紧接着陡一回身,有力的虎爪嘭地打在了另一个蛮人的脑壳上,如拍西瓜一般地将其拍碎,溅射的血雾甚至飙飞到斗笼外站得比较近的观众身上,引起了几名女观众的尖叫。

  接连损失二人,蛮人的优势顷刻消失无存。

  嘭!

  咔咔!

  一阵扑倒声与骨裂声中,原本占据上风的蛮人,被金线虎反败为胜,变成了好几滩地上的烂肉,无一幸免。

  “哎!沃日,怎么输了!”

  “真丫草蛋!”

  押了蛮人胜利的赌徒们纷纷咒骂。

  “哈哈哈!赢了!”

  押了金线虎胜利的赌徒本来已经不抱什么希望,这时纷纷狂喜不已,揽过了大量的筹码,兴高采烈地去兑换钱财。

  等候区。

  戴着面具的齐英望着斗笼内被工作人员清理出去的蛮人尸体,叹了口气。

  旁边,坐着另一名等候的黑衣青年斗士,容貌俊美,这时对齐英道:“好像以前没见过你。怎么,是第一次来斗兽场,被残酷的场面吓到了?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齐英摇摇头:“我只是惋惜而已。蛮人们是厉害,可不懂得‘关门打狗,必留一线’的道理!把金线虎逼急了,金线虎会不顾生死,逼出体内所有劲气,能够使得周身一丈内的人身受内伤。若是能在包围圈里留出一个缝隙,金线虎会一心从缝隙里突围,趁势可以从侧面攻击金线虎的腰部要害,能以最小的代价胜利。”

  黑衣青年斗士:“看来你在这方面挺有经验。”

  齐英笑了笑:“以往在山上打猎,熟悉一些猛兽和妖兽的本事罢了。这金线虎爆出五脏六腑内的气劲,其实也活不了多久了,几个蛮人,都白死了。”

  “哪里是白死?”

  黑衣青年斗士哂然一笑:“斗兽场故意把蛮人们的战斗安排下前面,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下注。赌徒们,不管输了钱财还是赢了钱财,肯定会留下来,在剩下的几场斗兽里面越赌越大……不管怎么,最大的赢家依然是斗兽场!”

  “竟然是这样……”

  齐英恍然大悟。

  看来,斗兽场里门道还有很多,不仅仅是靠着血腥场面博人眼球那么简单。

  “你也是签约斗士?”黑衣青年瞥到了齐英腰间的令牌,“‘无名斗士’……以前倒没听说过你这个人,是新来的黑铁斗士吧。”

  “是。”

  “听你声音年纪不大,我好心劝你一句:签约斗士,不是那么好玩的。你要是想赚些晶石,就安安稳稳地当黑铁斗士,斗一些实力不强的妖兽,拿些小钱,就可以了。别奢求更高的。”

  “哦?怎么一说?”

  黑衣青年摇摇头:“我只能说到这了。以后你见得多了,自然会明白的。有些人为了利益,什么都干得出来。斗士?哪怕是明星级别的白银斗士,也不过是他们的用来牟利赚钱的工具而已。”

  ……

  u最+h新章5《节~上:…酷pU匠网#

  斗兽一连进行了好几场,第一场结束后,接下来的场次越来越精彩,先是多个蛮人与妖兽战斗,接下来是一群蛮人与几个妖兽战斗,再后来,就到了斗士出场,与妖兽战斗的时刻了。

  嘭!

  斗笼里,一头妖狼脑浆迸裂,轰然倒地。

  妖狼旁边不远处,还躺着几头其他妖兽的尸体。

  黑衣青年掏出一块白色手帕,将手上血污擦去,向着观众台上笑了笑,转身离开。

  不少观众,面露无聊,打起哈欠。

  “没劲!”

  “这‘尹月生’都气武境三重了,还在不断打普通妖兽,看他的比赛,就跟看表演一样,输赢是注定的,没太大意思。难怪到现在依旧是黑铁斗士。”

  “人家不靠斗厉害妖兽吃饭,是靠脸吃饭。看看女观众那边……”

  观众台的另一片区域,则声音哗然。

  “尹斗士太帅了!”

  “天啊,看他出拳的角度,简直是艺术!”

  “呵,听说啊,尹斗士可是……哼,睡过他的女贵族,可不少呢!”

  “那又怎么了,你想睡他,还睡不到呢!多少女子都抢着想跟他睡觉?”

  ……

  “看来你很出名。”

  齐英对走回等候区的黑衣青年道。

  “混饭吃罢了。”

  黑衣青年悻悻一笑,向着走廊走去,走到一半却又定住了,转身对齐英道:“我刚刚从执事那里听说,你要挑战黄阶妖兽?”

  “没错。”

  齐英点点头。

  “我建议你放弃。”

  “为什么?”

  “我听得出你的年纪,变声还没变完,也就十五六,实力不会高于气武境三重……算了,我不多说,你若信我,就放弃,不信就算了。”

  “哦。”

  齐英应了声,并没有把黑衣青年的话放在心上。

  ……

  斗兽场里,突然有了一片不一样的喧哗。

  一片站着的观众区,人群陡然分开。

  一行人从分开的人群中走入,被簇拥在最中间的白衣少女明眉皓齿,眼明唇红,令见者心生荡漾。

  “是安家小姐!”

  “安家小姐又来了?前几天,她不是刚在斗兽场里遇袭了吗?”

  “意外而已。不过也奇怪,安家小姐上次是第一次来斗兽场,就碰上了意外,按道理她不该再来才对啊,难道她也对看斗兽有很大兴趣?”

  “嘿嘿,女观众全是来看斗士的,哪里有来看斗兽的?”

  ……

  安府一行,来到了靠近斗笼的地方。

  “小姐,带您去楼上包厢吧,这里太吵。”

  安如意身边,安府护卫长恭敬道。

  “不用了。”安如意淡淡道,“我就在一楼,看得清楚——你们也要盯仔细了,看看那天救我的人会不会在斗兽场再出现。有可能他不是斗士,只是观众,他的左手,应该会戴手套之类的东西!”

  “明白!”

  众护卫纷纷应声。

  护卫长微微皱眉,说道:“小姐,能徒手挡下黄阶四重妖兽‘疯魔血狼’的武技攻击,起码是气武境七八重的武者才能做到,在斗兽场绝对是白银斗士,而斗兽场已经说了,他们那天根本没有白银斗士在场。救你的只会是某个观众,我们还不如去各大府邸问问,看是他们哪家子弟那天来了斗兽场,见义勇为救了你。”

  “你以为我没让人调查过?根本没结果。我说了,要在斗兽场等,就在斗兽场等!”

  “可是小姐……”

  “闭嘴,你是小姐我是小姐?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好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第六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