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府后山山腰间,有一个山间小院,立着稀拉拉几个小房子,虽然有些破败,倒也算得上雅致,周围环境清幽,有泉水淙淙,鸟语花香。

  院子里站着一个黑发飘飘的白衣身影,正低着头,拿着花洒,给院里的一小片菜田浇水,半个多月前播下的种子,如今已经钻出了绿色的小苗。

  “雨妈!我回来了!”

  齐英欢欣地推开院门。

  听到喊声,白衣女人抬起头来,露出了憔悴而又能看得出精致的面容,年约三十多岁,鼻若悬胆,唇如新荔,只是一双眼却紧闭着:“怎么今天从学府回来地这么早,是不是逃课了?”

  “是啊,逃了。”齐英快步走了过来,从她手上夺过花洒,笑嘻嘻道,“菜田我来浇……今天学府给我们新弟子安排的课程不是修炼课,是大陆历史文化课,我四岁的时候你就都教给我了,哪里用得着上?我做了学府几个任务,拿了些丹药。”

  “哟,挺勤快啊!”

  白衣女人似乎对齐英逃课的事情一点也不关心:“让我看看你今天的劳动成果。”

  “嗯呐。”

  齐英快速浇完最后一点菜田,放下花洒,从怀里掏出了给他的小玉瓶:“在这儿!今天我做事勤快,学府管杂事的老师给了我快一瓶呢!”

  “那你以后也得更勤快帮人做事才行。”白衣女人走近了齐英,表情忽地一变:“蕴气丹?你哪里来的这么宝贵的丹药?”

  “雨妈,你怎么知道……”

  齐英还在惊奇她是知道小瓶子里面的丹药是蕴气丹的——别说她是瞎子,正常人也没法看个瓶子就知道里面装的什么啊!

  可白衣女人却突然怒了:“齐英,跪下!”

  “雨妈!”

  “跪下!”

  “是。”

  齐英叹了口气,把小玉瓶放在旁边的石桌上,跪在了白衣女人的面前,头低垂下去——一如他十五年来,每次犯错都会做的事情一样。

  啪!

  白衣女人似乎非常生气,整个人都在发抖。她转身在石桌上摸索,拿起了一根细长的竹拐杖,直接甩在了齐英的后颈上。

  “你逃课,我不管你,你顽皮贪玩,我也不管你,但你去做坑蒙拐骗偷抢的事情,对得起我吗?”白衣女人声音有些发颤,身子也抖得越来越厉害,“从小我就教你,要与人为善,不可以损人利己。可你呢?干了些什么?丹药怎么来的?”

  “这是不是我坑蒙拐骗偷的,是……”

  齐英刚想辩解,话说一半,便生生憋回去了。

  “不是坑蒙拐骗偷?那就是抢的咯!”白衣女人明显更生气了,“一枚蕴气丹,顶得了三枚大力丸,瓶子里十一枚蕴气丹,那就是三十三枚大力丸,你的同学得连着做一个月的杂活,才能拿到这些丹药。那得付出多大的辛苦?你……你……真是气死我了!”

  “雨妈,我错了。”

  齐英小声道。

  “你错了?你没错,你怎么会错?”

  “雨妈,我真的错了。”

  “真的错了?”

  “错了。”

  “什么错?”

  “不该抢别人的丹药。”

  “呵呵!”白衣女人又举起了竹拐杖,往齐英脑门上狠狠抽了一下,“只是不该抢别人丹药?你知道,为什么十五岁以前我一直不让你修炼吗?就是怕你有一天依仗着比别人高的修为实力,肆意践踏弱小……你在无名城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人啊……早知如此,当初你再怎么请求,我也不会让你来天河郡……呜呜……苍天啊,我的英儿怎么变成这样的人了……是我没教好他妈?”

  “雨妈,不是这样的……这瓶丹药,是学府一个贵族气武境弟子的。他平素里还喜欢欺负我们寒门弟子,收保护费勒索晶石呢。而且我这是借,说了以后等我气武境了会还他整一瓶……”

  “胡说,你才力武境七重,打得过气武境弟子?”

  “真的,是他太弱鸡了,有气武境的修为完全都不知道怎么用,就会打一招直拳,动作反应比树獭还慢,我三拳两脚就把他干趴下了。他给我丹药,我还嫌太宝贵,说了这是借,以后还他。”

  “这样?”

  白衣女子脸色缓和了些,接着又是一冷:“那也不行!你今天打了他,明天他要是让别人找你麻烦呢?贵族圈里的事,不是我们寒门子弟能掺和的!一入侯门深似海,你斗得过他们那些人的坏心眼?”

  “我说了,他要是敢报复,只要打不死我,我就用搅屎棍爆他屁眼。”

  “什么?”

  “用搅屎棍爆他屁眼。”

  N%更新0}最快¤上:d酷◇匠E网

  “噗……”

  白衣女子噗嗤一下笑了,齐英觉得她笑起来的样子是那么好看,哪怕一直闭着眼睛。

  “算了,站起来吧。估计今天也不是你惹的事,教训你两拐杖就够了。以后记住,少跟那些贵族们来往,最好一句话也不说,男子也就罢了,尤其是贵族的女人,更是毒药,一点都不能沾,懂吗?”

  “懂!”

  齐英忙不迭地从地上站起来,走到了白衣女人身后,双手搭在她肩膀上,轻轻揉捏:“雨妈,别生气了,我带您您去外面逛逛?外面的小溪里,有青莲鱼,我给您烤鱼吃怎么样?”

  “唔……好吧。”

  “嗯哪。”

  齐英绕到了白衣女人前面,拉着她的手,带她往院外走去。

  刚到院门口的时候,他忽然感到身体有些不对劲,一股熟悉的痛苦从左手蔓延开来,好像浑身的血液都在往左手和左臂冲去,整个人一下子就被掏空了,左手和左臂疼地像有一万只蚂蚁在咬,身体其他地方却如放在了冰窖之中……从小到大,这样的情形他不知经历了多少次,但自从一个半月前开始修炼之后,随着修为的提升,这种每每在身体内能量不足之时便爆发出来的痛苦,变得愈发剧烈……

  以往大部分情况下,齐英都能坚持片刻,服下丹药,用丹药里的充沛能量,将痛苦缓和下去,压制住左手的异动。

  可这一次,来得实在太猛烈了,齐英没能忍住,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人晕了过去……

  ……

  “啊……”

  齐英渐渐回转了意识。

  他轻轻呻吟了一声,睁开眼睛,看到了木制的屋顶,转了下头,看到了旁边坐着的白色身影。

  “醒了啊。”白衣女人叹了口气,“还好有那瓶蕴气丹。蕴气丹的效果,比大力丸要好得多,给你服下了三粒,估计你一段时间里,应该不会再犯病了。以后记得,身体有一点不对劲就马上吃丹药,哪怕没有不对劲也一天吃一枚大力丸,你修为高了,它对你的要求也就越高……真是个无底洞啊……”

  “雨妈……它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齐英从被子里抽出了左手——此时的他,脱去了上衣,亮银手套也摘下来了,那异于常人的左手,也就显现了出来。

  白衣女人的手,光滑洁白,齐英的右手也是,手指修长,还有些细嫩,但齐英的左手就不一样了,他的左手是黑色,漆黑的黑色。不仅是左手,黑色从他的手指,手掌,蔓延到手腕,小臂,一直到手肘处才消失。

  黑色的部分,从皮肤,到下面的肌肉,骨骼,都坚硬地像钢铁一样,不,是比钢铁还要坚硬无数倍——最起码齐英从小到大,也没有见过能伤到自己左手和小臂一丁点的东西,哪怕是气武者使用的宝器,也没法擦破其一点皮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