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英笑了,嘴角勾起一丝好看的弧度,配上有棱有角的俊美脸庞,相信绝大部分幼女少女熟女,以及某些男子,都会心生荡漾。

  但正面迎着齐英的段刃山突然感到头皮发麻。

  这笑,太邪性了!

  一个山野村夫般的少年,何以会露出此种,只有在老派小说里各种阴险反派才能做出来的表情?

  段刃山本能地感觉到了不安,对方笑了一下,整个人都变了,仿佛从一个人畜无害的小少年,变成了一条能毒死人的毒蛇!

  “受死!”

  段刃山心里越不安,就越想把齐英彻底揍趴下,打他个胳膊断肋骨折。

  轰!

  弓步,冲拳。

  一道拳影再度从段刃山右拳上咆哮而出。

  黄阶下等武技,狂风霸拳!

  段刃山只学了这么一招武技,还是苦练了一个月才学会的,必然要在交手第一回合使出,不能留给对手准备的机会。

  武技隔空伤人,速度不算快,威力却胜于拳脚相碰,一般力武境武者都会选择躲闪。

  但。

  齐英依旧站在原地,没有躲。

  “嗯?”

  目送拳影击向对方的段刃山嘴角一抽。

  还不躲?

  你以为我会跟在大庭广众之下的时候一样,打败了你,就不再出手了吗?

  不,我要把你按在地上,刮花你的脸,敲断你的肋骨,卸了你戴着亮瞎别人眼银手套的那只手!

  这时。

  齐英动了,直接抬起了那只戴着银手套的左手,往着扑到近前的拳影一按。

  嘭!

  黄色的拳影爆碎开来。

  段刃山一下愣住了——齐英一只手,把狂风霸拳按爆了?

  但没等进一步思考这个问题,齐英已经跳步而起,转瞬扑到了他身边,一记扫堂腿横着扫到了他左腿膝窝处,使得段刃山不由自主地膝盖一弯,身体前倾。

  嘭!

  段刃山陡然半跪在了地上,紧接着他感到呼吸一紧,脖子被什么东西紧紧捏住了,还冰凉凉的。

  “啊……齐英,你……你……”

  段刃山被齐英的左手扼住脖子,憋红了脸,话都没办法讲清楚。

  他的拳头上再度凝聚了一团真气,想要近距离用狂风霸拳打中齐英,来让自己摆脱喘不过气的痛苦。

  “啊!”

  段刃山发出一声岔气般的惨叫。

  他的右手腕也被对方捏住了,生疼。不知什么回事,齐英明明只有力武境七重,力气却比他这个气武境武者还大,再加上段刃山脖子被扼手腕生疼,还未进一步反抗,整条胳膊就被掰到了背后。

  咔!

  咔!咔!

  齐英一条腿的膝盖顶在段刃山的后腰上,身子顺势一倾,把段刃山整个人都压在了地上,使其四肢活动不得。

  被人压住,段刃山害怕极了。一方面,齐英与之前在决斗台上判若两人,从一只弱鸡变成了一头猛虎,三招两式就把自己制服了;另一方面,难道……对方是那种男人?把四周无人的地方把自己压住,想要……

  啪!

  段刃山突然感到脸上一股火烧火燎的疼。

  是齐英抽出了右手,往他脸上打了一巴掌。

  啪!啪!

  齐英大手一抬,又是接连两巴掌。

  被几乎能打死蛮牛的巴掌扇了三下,段刃山一张脸浮肿起来,整个人都懵了,几乎想哇哇大哭,却被捏着脖子哭不出来。

  “听着!段刃山!”

  一个冷漠的声音响起。

  终于听到齐英说话了,段刃山竟然感到有点放松——起码证明对方是人,不是野兽,不会活吃的自己。

  “段刃山,我对安如意不感兴趣,管她是你什么女神还是女王的,在我眼里也就是一坨会走的屎!长得再好看,被老虎吃了都要变成大便。而且,我也知道你,段刃山,明面上是段家少爷,实际上只是段家老爷吃错春药和六十七岁扫地大妈生下来的货,在家里连高等仆役都不如,是大少爷段孤城的小跟班,我打你个手断脚断的,段家也没法拿学府内的我怎么样!怎么,你听清楚了吗?”

  段刃山心中一寒——齐英是什么人?在外面,没人知道自己的真实情况啊,对方肯定不是一个平常弟子那么简单。

  “啊……啊……”被扼住脖子的段刃山想说话却说不出来。

  齐英左手略微松了下。

  “咳咳咳……听清楚了!听清楚了!”段刃山咳嗽了两声,流出一堆眼泪和鼻涕,“齐少,我听清楚了,以后您就是我爷爷,让人干啥我干啥,行不?”

  齐英眉宇间流露出一丝厌恶神情:“刚才还人模人样的,现在就变狗了?我也没你这孙子。话我很清楚了,我就想在学府里修炼,领每个月发给我的丹药,顺便做点任务,再拿点丹药,最后拿个学府毕业证,没兴趣跟你们这些公子小姐的搞什么风花雪月书剑恩仇的事情,明白?”

  “明白,明白!”

  段刃山连连点头。

  8酷2+匠网唯W+一正kP版=#,其◇s他都GW是盗;版

  “还有,我打了你的事,你要是敢跟学府的老师打小报告,或者跟段家的人说,找人报复我,只要你们弄不死我,我马上就能搞死你,不,我先用厕所里的搅屎棍捅爆你屁眼,再找一堆斗兽场饥渴的蛮人奴隶来干你!”

  “不敢,不敢!”

  “这才像话,你好好当段家少爷,我好好领月供丹药,就可以嘛。”

  齐英满意地笑了笑,右手探向段刃山的脸。

  “啊,别打……呃……”段刃山以为对方又要打自己的脸,吓得又要哭了,却没想到,齐英手落下来的时候,只是轻轻往他脸上拍了两下。

  “这才乖嘛,小朋友不哭,叔叔给你买糖吃。”

  段刃山:“……”

  齐英从段刃山身上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段刃山也抹着眼泪爬了起来,转身要走。

  “站住!”

  齐英喊住了段刃山。

  “呃!”

  段刃山一下子僵在原地,颤巍巍转过了身:“齐少,您还有什么事情?”

  “什么齐少,你再敢喊我齐少,我找头野猪来干你的嘴哦!”齐英撇撇嘴道,“今天你惹我,我打你是应该的,另外今天因为你,我少做了学府布置下来的清扫后院落叶的任务,少拿了一颗‘大力丸’,你是不是该补偿我点?”

  段刃山恍然明白过来,连忙从怀里掏出一个白色小玉瓶,双手碰到齐英面前:“齐……齐英,这是‘蕴气丹’是气武境弟子的月供丹药,我昨天才拿到的,只吃了一颗……这些全给你了,行不?”

  齐英一把拿过了小玉瓶,打量了一眼,又打开瓶口闻了闻,皱眉道:“这瓶丹药太宝贵了,比一颗大力丸价值高太多……不过我又急需丹药,这样吧,算我欠你的,等我到了气武境,还你一瓶。”

  “不用,不用,算我孝敬齐少的。”

  “嗯?”

  “齐英,齐英……”

  “哼!我不喜欢欠别人的。你走吧!”

  “是。”

  目送着段刃山离开,身影在小道上看不见了,齐英才满意地笑了笑,把小玉瓶揣到了怀里,又看了看自己戴着银手套的左手:“奶奶个腿,自从成为武者之后,这玩意儿对丹药需求量越来越大了。还好这个傻缺送上门来,不然今天又得往斗兽场跑一趟……人生啊,真是艰难……春天里啊百花香,我赚丹药啊格外忙……”

  齐英摇头晃脑地哼着不成调的小曲儿顺着小道走进了后山深处,直到他离开原地几百丈以后,旁边的灌木丛里窸窸窣窣一阵响,紧接着,从里面钻出来一个窈窕身影。

  安如意一双美眸忽闪忽闪的,她悄悄尾随而来,躲在灌木丛里,目睹了刚才所发生一切,此刻望向齐英离开的方向,自语呢喃:“只有力武境,左手却能粉碎武技,那天救我的,果然是他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