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看啊,齐英说他要和段刃山上决斗台决斗!”

  一个传言如同野火在草原上蔓延般,一传十,十传百,在几分钟里就席卷里整个天河学府,引起了学府里一大半弟子的注意和议论。

  “齐英?是一个月前才进入学府的新弟子吧?左手戴着银手套的那个!”

  “吓!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他才力武境七重,竟然要挑战气武境的段刃山?”

  “而且,齐英只是普通人家的子弟吧?来学府的时候带着一个瞎子女人来的,段刃山可是天河郡段家少爷呢!这也能打得起来?”

  决斗台,一旦走上,生死不论!被打死就算活该!

  火气正盛的少年郎们一言不合往往就想打架,因而有两个弟子走上决斗台是很正常的事情,本不该引起如此多人的关注。只是走上决斗台的,一个是出身寒微的力武境弟子,另一个是气武境的段家少爷,就让学府内一众弟子们瞪大眼睛了。

  决斗,那得同一阶级的人才打得起来,你出身寒微的话,先不论打不得打得过有更好功法和更多修炼资源的贵族,就算打得过,挨贵族们欺负也得忍着,不然分分钟派些家丁护院的去砸烂你家窗户!

  尤其主动挑起决斗的竟然是寒门子弟齐英,更是让人一头雾水。

  什么时候寒门子弟,也敢主动向着贵族少爷挑起决斗了?

  “齐英和段刃山已经上了决斗台了!”

  “快去看,快去看!”

  几百个弟子纷纷涌到了决斗台所在的大院落里,看到比地面高出一米,铺着齐整白石的方形决斗台上,已经站上了两个十五六岁的少年。

  身材高大一点,梳着整齐的发髻,穿着金线绣边灵布甲,面容俊朗的段刃山,斜眼盯着对面身材消瘦,一身灰褐布衣,左手上却戴着一只银手套,长得似乎比他还帅一点或者帅不少的齐英,鼻子里哼出两道白气。

  “齐英,我说好了,是你主动找我决斗的!我可没逼你,一会儿把你打残了,我可不给你掏医药费!”

  “哦。”

  对面的齐英漫不经心地应了声。

  “你什么态度?!”自己说了一段话,对方却只说了一个字,顿时让段刃山感受到了一阵羞辱,“你找我决斗,你不该多说点话的吗?”

  “呵呵。”

  齐英应了两声。

  “我去……”

  决斗台周围一片嘘声。

  在谈话中,只说一个字“哦”,或者是只说两个字“呵呵”,基本上是对交谈之人最大的羞辱了,比“我去你马勒戈壁”还有杀伤力。

  “谁知道为什么要决斗?”

  有人问。

  立刻有人给出答案:“还不是因为安如意?红颜祸水,红颜祸水啊!”

  “唔……”

  许多人恍然。

  安如意,出身于天河郡上流家族安家,正处十六岁二八年华,完美的含苞待放年纪,是众多寒门子弟包括不少贵族少爷的梦中女神之一。

  今天发生在天河学府的事,就像很多老式小说桥段里一样,出身贵族的安如意小姐不知怎的对帅气英俊却出身寒微的齐英格外关心,在学府门口当着一众弟子面直接就把齐英拦住了,甚至还直接去拉齐英的手,激怒了正好路过门口,还倾心于她的富家公子段刃山,于是贵族少爷段刃山口头挑衅无辜的齐英——只不过,与小说里不一样的是,居然是齐英主动提出了靠决斗解决安如意归属问题的方法!

  这样的事情写在小说里,自然是很多寒门子弟梦想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可当真真切切发生在身边的时候,人们却觉得安如意与齐英脑子一起出毛病了。

  “看,在那边!安如意!”

  有人喊道。人们纷纷望去,看到决斗台边站了一个鸦发如墨,肌肤似雪,英气与美丽共存的苗条少女,正是安如意了。

  可是这位理应和小说女主角关心寒门意中人一般关心齐英的安如意,此时好像根本不在意齐英的死活一般,不仅没有露出一点小说女主角里该有担忧紧张神情,还笑吟吟地看向决斗台上,似乎是在等着看一场好戏。

  “要打了!要打了!”

  人群一阵哄闹声,弟子们好不容易把目光从安如意身上挪开,落到决斗台上。

  决斗台上。

  “啊!”

  段刃山忽地一声叱咤,紧接着迈开弓步,右手捏成拳头,拳头上笼罩着一层淡黄色的气体。

  “哗!”

  围观的不少力武境弟子,立刻露出艳羡眼神。

  气武境武者的标志,真气!

  凝结真气,可以修炼登堂入室的真正功法,踏入真正的修行之路,最直观的,就是有了真气,便可以施放武技,隔空伤人。

  正面对打,力武境武者往往还没靠近气武境武者,就被对方的武技轰飞了,差距悬殊。

  在所有人的注视中,段刃山一拳打出。

  围绕拳头的那团淡黄气体从拳头上脱离,迎风而大,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个直径一米的大号拳影。

  轰!

  拳影正轰在站在原地,刚刚摆起马步架势,两只手还没来得及形成格挡之态的齐英胸膛上。

  嘭!

  齐英的身子一下子飞了起来,像是一块被人往远处扔出的石头,从决斗台上高高飞起,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形抛物线,随即重重落在决斗台外的地上,溅起一阵尘土。

  段刃山:“……”

  4t看d正◇版JO章J‘节T@上◇酷☆匠N网

  安如意:“……”

  学府弟子们:“……”

  什么鬼?

  段刃山是厉害,可也就是气武境一重,修炼出真气没多久,武技都没学熟练。你齐英好歹也是个力武境七重,连人家一招都没接下来?

  这时。

  齐英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然后才用戴着银手套的左手捂住了肚子,眉毛拧在一起,一副痛苦表情:“啊!段刃山你真厉害!我齐英自愧不如,服气,服气。从今以后安如意归你了,我再不跟她说一句话!”

  ……

  天河学府后山上,一处偏僻林荫小道。

  “站住!”

  段刃山从一棵大树后面闪身而出,将快步疾行在小路上的齐英拦住。

  齐英停下脚步,眉毛一扬:“你要干什么?我输了,安如意归你,以后我不跟她说话,这还没完吗?”

  段刃山嘴角抽动了下:“哼!你说要跟我决斗,却故意一招落败,是怕挨打吧!今天的决斗,不仅你被人骂胆小鬼,连我都跟着一起跌份,甚至还有人造谣我花钱把你买通了。奶奶个腿,今天老子非打死你不可!”

  齐英环视了一眼四周,除了他俩以外,没有人。

  “你想在这里打架?”

  “就在这里。不敢吗?”

  段刃山挑衅般捏了捏拳头,淡黄色的真气显现出来。在这没人注意的小树林里,他只要不把齐英打死,几乎可以为所欲为。

  “呵呵。”

  齐英再度呵呵了一下。

  只不过,上次他呵呵的时候面无表情,这次,他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新书上传,求支持!新书第一天,立更三万字,六月份每日更新一万字以上,请新老书友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