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放学后,古霄和夏依然还是打算去音乐教室看看,如果还是找不到键盘手就真的没辙了。因为嘉年华很快就要开幕,在开幕的前一天找到键盘手的意义也不大。

         “所以今天是我们最后的机会吗?”古霄收拾好东西之后就来找夏依然了,他不甘心地握紧拳头道。

         “是吧,如果再脱的话就没有排练的时间的,如果今天找不到她的话就只能临时换歌。”夏依然叹了口气,虽然吉他和人声基本已经成型,但没有键盘手的话也只能功亏一篑。

         两人一边聊天一边走出教室,正好撞见了刚从北湖校区那边赶过来的可可。

         在陪古茜排练之后就来接古霄回家,不愧是妹妹中的好榜样。

         “你怎么又来了?”古霄的口气还是那么不耐烦,但自从周五两个人差点遭遇不测,看到林可的反应之后内心已经开始接受这个妹妹了。

         “哼!可可专门来接哥哥回家,哥哥居然不领情!可可明明都那么累了,可可要生气了!”大波浪卷发型的娇小少女露出气呼呼的表情,由于身高差上一截只能俯视着古霄。

         “我姐排练又没你的事,你累个什么劲。”古霄反问道。

         “当然累了!”林可不服,上前逼近一步,“我要给他们当评审嘛!而且……”

         “而且?”

         “而且被一大群高二的姐姐捏脸,也是非常辛苦的啦……”林可一边撇嘴一边无奈地摇头,她口中高二的姐姐这么做的原因无疑就是可可太可爱,太好欺负了。“啊……哥哥,你怎么也欺负我啊?”

  林可说出上半句的时候已经勾起了古霄的好奇心,他也没多想,只是想自己尝试一下这么受高二学长欢迎的脸捏起来到底是感觉。

  “感觉确实不错呢……”古霄完全没有听进去林可的后半句话,一边仰着头感受林可的脸颊给自己指尖带来的柔软触感,之所以没有害羞是因为他把林可当成了玩具一类的物品。

  …看●正qf版章c节上8b酷q,匠MQ网{

  “真是的!哥哥!快收手啊!”而林可却没有把自己当成玩具的自觉,她面红耳赤地闭紧双眼。虽然嘴上叫着不要啊,但身体却很老实地一动不动地立在那,双拳贴着牛仔裤并且向外成九十度。

  这确实是正常的少女害羞时应该有的样子,古霄很难想象这五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古霄只沉浸在了柔软快感之中,林可的话并没有听进去,不知为何,站在旁边的夏依然在这时露出了不开心的表情。

  “唔……古霄你是不是该适可而止了!”夏依然气哼哼地揪住古霄的耳朵,让他疼的不得不放开手。

  “饶命!大姐饶命!”

  “谁是你大姐啊!我才没那么老呢!”夏依然哼道,与此同时加重了手上的力道,让古霄的表情更加扭曲,“以前一直以为你适合姐控,我现在才知道,原来你居然也有妹控属性!”

  “诶?我怎么妹控了?”古霄觉得面对这种由男孩子变来的妹妹完全没有控的理由,“我只是好奇……”

  这次把他打断的人是林可,她把自己大波浪卷的头发绕到耳后,双手掐腰道,“没错没错!哥哥就是一个十足的妹控!”

  “小孩子别说话在旁边看着啊!”

  古霄在放学之后不打算马上回家,因为他要为乐队的事情烦恼,林可当然也会跟着。

  三人一起来到了第一音乐教室,这时候才刚刚放学,隔壁的钢琴声还没有响起。

  第二音乐教室只有路娜可以进去,她是唯一一个拥有那间教室使用权的人,为了巴结路娜的妈妈——国内知名的钢琴天才,学校只把这件教室的钥匙给了路娜。

  在实验高中的对过有一家叫“赖扁担”的餐厅,看起来挺高档的样子,每天在给自己打广告的时候都会响起一段很好听的钢琴背景音乐。这在前几天成功吸引到了古霄的注意,旋律欢快,节奏也不算难,于是古霄趁中午回家吃饭的时间把谱子给扒出来了。

  扒谱的意思是通过聆听歌曲,把歌曲的音符通过乐器弹出来,通常要求乐感特别好,凭古霄的实力完全可以做到。

  在给夏依然和林可演奏了一遍那首钢琴曲的吉他版之后,翘起二郎腿坐在小椅子上的古霄一边微笑一边得意道:“怎么样?我把这曲子叫做赖扁担之歌,用电吉他的声音弹出来也不难听吧?”

  原本舒畅欢快的一首钢琴曲,被古霄施加电音之后竟然有了摇滚的感觉。

  “这才不是什么赖扁担之歌啊,明明就是理查德.克莱德曼的《瓦妮莎的微笑》好吧……”夏依然汗颜道,“不过弹得还是挺好听的。”

  “嗯嗯!哥哥真的好厉害好厉害!”林可也在一边拍手叫好,“我要成为哥哥的粉丝!我要给哥哥献花!嘿嘿。”

  “管他是是么莎的微笑,我只是来装逼的,装完就走。”古霄得意的都快不知道去哪自己姓什么了,“你们听,赖扁担那边又开始放歌了。”

  节奏欢快舒畅,还是钢琴的音色演奏这首歌能给人带来更舒服的感觉。

  不过怎么感觉怪怪的?好像比平时少了些什么……

  “对了,今天怎么没打广告啊?换做平常不都会是哦他们的小面多好多好吗?”古霄皱起眉头,可见他平时听的还挺仔细的,不然也不可能把谱子扒出来。

  “对啊,而且赖扁担离这里还挺远的,声音不可能听的那么清楚,这声音的来源……就像是在隔壁。”夏依然站起身,也发现了奇怪的地方。

  “说到底这时钢琴曲啊,只要是钢琴就能弹出来的啊。”这时林可一语道破天机。

  这意味着隔壁的第二音乐教室来人了,既然路娜是那间教室的唯一使用者……

  三人的目光同时注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