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哥哥!起床啦!”第二天一早,是这个声音吧古霄吵醒。古霄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不明觉厉的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房间被姐姐之外的人入侵了。

  (又是在开什么玩笑?那个女魔头干嘛这么叫我?又在酝酿什么邪恶的计划?)

  就这么想着,古霄的眼睛再度闭紧,好像做好了必死的觉悟一般。都料到了是姐姐邪恶计划的可能性,却还睡得跟死猪一样打着呼噜,这样的古霄也实在是萌萌哒。

  之前古霄就有类似的经历。在遇到夏依然之前,他的白天相当于正常人的夜晚,在晚上放学的时候他会准时醒来。但那一次他睁开眼睛,眼睁睁地看着同学们背上书包已经回家了,却只说了一句:“放学了啊……”

  然后又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没朋友就是这么悲剧,放学的时候也不会有一个人叫醒他。没有人会来查教室,也没有人会专程来锁教室门。等到晚上十点钟左右,教学楼的就会被封锁,第二天再打开。

  睡到深夜两点钟的古霄抬头看了看钟表还以为是中午两点,但是看到外面黑成一片的天空才发现不对劲。

  教学楼一片漆黑,从四楼走到一楼是个恐怖的过程。寂静的夜晚,一个人的教学楼,总会让人联想到生化危机的场面。

  胆战心惊来望来望去,最后实在受不了还是没能战胜内心的恐惧感,选择了从二楼的平台跳下去。

  结果把胳膊摔断了。

  “霄弟弟,你没事吧?”痛苦呻吟之际,黑暗中一个人影向自己跑过来。光听声音和说话的内容就可以判断是自己的姐姐。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浪?走不出来就想不开是吧?”古茜一脸担心蹲下身,对奄奄一息的古霄说道,“算了,是我的错,本身就想着不那么早现身吓唬一你一些,没想到你这孩子居然那么出人意料……”

  明明从一楼的教室窗户就可以翻出去,舍弃一楼选择二楼是任谁都想不到的吧?

  还好这次并未涉及到古霄人身安全的问题,哪个声音只要看不到古霄醒来就不会停止一样,终于彻底把古霄从睡梦中拉回来。

  “啊~~”神了个懒腰之后,古霄一口气掀开了身上的被子,左顾右盼,最后发现了一个涨红了脸的女孩。

  大波浪卷的亚麻色中长发,以及不过眉的刘海是她最显著的标志。白衬衫,配上牛仔吊带短裙,这身装束稀奇包裹着一个不算高,但是发育还不错的身体,跟古霄见到的类型差不多,都是把清纯穿在身上。

  但好像性格个服装完全不挂钩的说。

  “变态!哥哥你是变态,变态!”双手捂住自己明亮的大眼睛,却还是忍不住在指缝之间偷偷瞄上一眼。

  “就算真的是那样你也不用可以强调三遍吧!”古霄对这个陌生的少女对自己的开场白很是无语,但事出反常必有妖,如果问题不在自己身上女孩应该不会上来就骂自己。

  姑且低头向下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发现浑身上下只剩了一条胖`次。

  身为一个健康的男孩子,每天早晨都会起一次反应,正好赶上这个时候被陌生的女孩看了个正着。

  古霄的表情开始凝固石化,抽出的嘴角好似在发出“好尴尬”的感慨,这下自己的精神完全从睡梦找哦不过脱离,他赶紧扯过来被子把自己裹成粽子,蜷缩在床头。

  “你,你你你!你对我做了什么?你是谁?在我家做什么?”古霄一脸懵逼地指着站在床边的少女。

  “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呜呜呜,好桑心~~”少女就这样毫无预兆地内心崩溃掉了,她蹲在墙角背对着古霄抽泣起来,不过不用仔细看就知道是装的。

  b=酷V匠9~网正u版4首))发l

  “我上哪知道去!”古霄对少女的态度很不满意。

  接连好几天,已经有三个人说出过类似的话,你怎么不认识我之类的,对此古霄早就厌烦了。再加上莫名奇妙地出现在自己的房间,还被偷看了接近全裸的身体,古霄现在根本没心情听少女磨叽。

  “哎呀呀,你们还是这样,一见面就会吵个不停呢~”

  这时拿着汤勺,腰间系有粉红色格子围裙的古茜破门而入。

  “姐姐,你来的正好,赶紧把她给我赶走!我快受不了了!”古霄像看到救命稻草一般叫出了声。

  “那可不行哦。”古茜的笑容像是早上的灿烂阳光,走到古霄面前,用汤勺的背面敲了一下他的脑袋。“把妹妹赶出家门这种事,就算是你姐姐这样的天才也做不到。”

  “就算是野兽也知道应该把外人赶出自己的领地吧?跟天才有半毛钱关系!”对弟弟的吐槽古茜仍然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样子,在这之后古霄意识到自己疏漏了姐姐话中的一个重点。“等等!你刚才说这家伙是妹妹来着?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话说回来好像看着那么一丁点面熟呢……”

  “一丁点面熟……这也足以说明可可这五年来的变化之大呢。”古茜耸了耸肩,拍了拍少女的后背让她起来。那个少女非常不出意外地脸上没有一点泪痕,反而笑的特别可爱。

  有一瞬间,古霄有种想把她当宠物来养的冲动。

  “可可?”古霄努力在自己记忆的每个角落展开搜寻,最终想到了唯一一个可以称作可可的女孩。“难不成……这家伙是林可?!不可能,我一定是漏掉了什么。”

  唯有这个不敢相信,因为他记忆中的林可是个假小子,留着板寸头,皮肤没有这么白,脸型没有这么好看。虽然直到她是个女孩,但是并不会对她产生半点好感。

  要是放在五年前,古霄出现把林可当成宠物来养的想法那真是脑子烧坏了。

  林可是古霄舅舅家的孩子,所以跟古霄的妈妈一个姓,比古霄的年龄要小一岁,这也是刚才林可称古霄为哥哥的原因。

  五年前舅舅带着妻儿去了外地生意,顺便让林可在那边上学了。唯一一个跟自己见面就吵嘴的家伙走了,古霄的语言系统在之后的几年都要退化了。

  “你没记错,她就是你最喜欢的那个可可,现在完全从假小子变成女神了呢。”比林可上一个头的古茜很轻松的摸到了背着双手的少女的脑袋,同时用拿汤勺的手对古霄竖起拇指。

  “把最喜欢那三个字给我去掉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