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问他:“那一般几点开始啊!”

  师父说:“现在就开始了呀!”

  更CB新最e快上1g酷/!匠网…

  我刚想说话,师父在手机上拨了号,很快电话就通了,听他说话的语气,好像是约了舞友来。

  等师父挂了电话,我有意的问:“师父,你约了谁啊!”

  师父随口说:“美女呗!”

  我说:“几个啊!”

  师父说:“怎么?你着急了呀!”

  我说:“没有,我随便问问的。”

  师父笑着说:“我还会亏了你啊,当然是一人一个啊!”

  过了没多久,天花板下的灯光比进来时更闪烁了起来,音箱也比进来时叫得更响了,我看到舞厅里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我收尾眼帘的时候,看到有两个少-妇扭扭捏捏的直冲我们走过来了,我心说,该不会是这两个美女吧!

  直到经过我们的桌前时,两少妇脚步停了下来。此时的师父也看到了她们俩,忙起身,一脸哈哈的请两人坐下。这真是传说中的“霉女”啊!我喝下茶的差点喷出来。

  两少妇都是齐耳短发的发型,从年龄上看,两少妇和师父差不了几岁,看样子两少妇是对好姐妹,穿着极其相似,不过在身材上,两人有很鲜明的对比,一个瘦小,一个尤其丰满。

  师父坐下后,笑呵呵的忙把我推了出去,向两人作了介绍:“我的帅徒弟,强仔,长得怎么样?”

  “不错,不错。”两少妇微笑的点点头。

  同时,师父也把两少妇向我作了介绍,让我叫胖点的叫花姐,瘦点的叫月姐。都是陌生人,我的胆小劲就上来了,脸红的象猴子的屁股,但还是逼着自己轻声叫唤了两声花姐、月姐。两个少妇听了,一一努努嘴巴笑了,说我真够可爱的。

  这是在夸我吗?我怎么一点也没感觉到。特别是那胖忽忽的花姐,笑得连眼睛都拉下了,我有点反感她这样子,好像在嘲笑我似的,要笑也不用这样子嘛。

  终于笑完了,我有点不自在,师父请她们吃瓜子,她们俩也不客气,随手抓了把磕起来,边吃,师父问瘦瘦的月姐:“这两天怎么不见你人影啊?死那里潇洒去了?打你电话又不接,人家怪想你的。”

  月姐说:“这几天都在家里忙着干家务事呢!今天才空下来,可把我给累死了。”

  师父听了,不以为然的说:“我还以为是你老公管着呢!不会让你再出来潇洒了呢!”

  月姐抱怨道:“去,我们女人那有你们男人这么逍遥自在啊,除了吃喝拉撒什么事都不用管,我们女人忙完了,晚上还要伺候你们。”

  师父顿了一下说:“可爽的还是你们呢!”

  月姐说:“爽不爽还不一定呢,有的人几分钟就了事,自己爽了,把人家吊在半空,真的没意思。”

  我想到师娘说的话,这男人几分钟还真不少啊!

  师父说:“你说的是你老公吧!”

  坐在一旁的花姐听了,很有兴趣的插口道:“老洪,你这么爱打听小月的事,是不是喜欢上我们家小月了呀?”

  师父摇摇头,没承认。

  花姐便泼冷水说:“怎么?不喜欢呀?那你乱打听什么呀!还都说这些。”

  “这就是臭男人的嘴脸,尽想着玩人家呢!”月姐马上一脸的不悦。

  师父马上给月姐睇了一眼,赔笑的解释道:“其实呢,你们两个我都很喜欢的!”

  花姐听了,哼的一声,说:“骗鬼去吧!你口口声声说你喜欢我,那你一开始怎么不说想我呀!为何唯独跟小月聊?”

  师父辩解道:“我嘴上没说,不代表心里不想嘛,来,靠近点,我现在就告诉你我的心里真实想法。”

  花姐赶紧凑到师父身边,听话的把耳朵贴在师父脸旁,师父小声在花姐的耳根子耳语了几句。

  我和月姐什么内容都没听到,只看到花姐咧着嘴眉开眼笑了。

  师父说完,花姐拍了一下师父的大腿,说:“说一套,做一套,你个花心鬼,谁信你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