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认识女人的主要渠道在舞厅,那个时候网吧几乎没有,别说微信陌陌什么的了。师父自称在舞厅跳舞跳得很ok的,虽然他是外地来的,却听他常夸自己在舞厅的女人堆里是很吃香的,说很多女人都喜欢跟他跳舞、聊天。我没有去论证他到底有没有在说谎,每次他站在镜子前打扮自己的时候,都是对自己说:“就是我人长得矮了点,要不我可以潇洒的活在女人堆里了,完全不用现在这么苦这么累干活。”

  这些话,经过他的嘴里吐出来,总是有一些道理。就像他说的另一番话:人的一生很珍贵,年轻的时候要把握住好好玩,等到结婚后,你就没得玩了,一切都以家以孩子为中心,生活就会拖累死你。我反驳他:“那你婚也结了,孩子都打会酱油了,怎么你还玩啊!”

  师父听了我的话,回头给了我一句:“因为我找了个好老婆啊,再说一个大男人在外偷腥也是很正常的,你以后就会知道在外男人的苦了。”

  我当然没时间去理会这些道理,心里总是暗骂他,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在我眼里,我认为婚姻既然是两个人的结合,那么两个人都要死心沓地的爱着对方,自到双双白发到老死去,这才是我要的婚姻。

  一日我生日,晚上师父帮我在厂附近的一家小饭店里张罗了一桌生日餐,费用是我们老板出的,在座的人都是厂里的伙计,对了,厂里的吴妈还特地去给我买了一个生日蛋糕呢,饭菜不是很丰盛吗,但是菜量足,我们在饭店里吃了将近1个多小时的饭才结束。那天,我破天荒的被他们逼着喝了半瓶黄酒,吃完饭,厂里的人把蛋糕弄得包间里面到处都是,不过大家玩得都很尽兴,我也很高兴。

  餐毕,我很想回去睡觉,因为喝了点酒,神智有点浑浊。回到房间,我都要睡下了,但是师父过来拉起我,说什么也不愿意让我睡,硬要拽着我和他去舞厅玩一玩。实在没办法,就只好跟他去了舞厅。

  去之前,师父让我打扮了一番,穿上最好的衣服,喷上他的那瓶苍蝇都溜倒的发油,还有香味扑鼻的古龙香水,师父见到我焕然一新的副屌丝模样后,一脸淫笑,并真切的说:“小仔啊,看不出来啊,你深藏不漏,晚上要抢我风头喽。”我也觉得自己蛮帅的,心里甜滋滋的。

  舞厅离我们有点远,好在那个时候打个的很便宜,3元钱就到了,是师父付得。舞厅在县中心位置的一个二楼,我虽然没进去过,但我知道这个地方,其实我们这个穷县,舞厅数起来,也超不过2只手。

  上去的时候,我还真有点紧张,师父看出来了,他说:“嘿,这是叫你来玩呢,你怕什么呀!”

  对啊,我怕什么啊!我大胆的上去了。

  拨开舞厅的门帘,里面灯光幽暗的很,我走进去好一会,眼睛才适应。看到里面羊拉屎的坐着余余的几个人,师父带我在一个有窗口的卡座里坐下,一个中年妇女及时的跟过来了,放下两杯一次性杯子,倒了开水,杯里漂浮起黑色的茶叶来。

  那时候去舞厅男的收费3元,女的免费,师父给中年妇女2张10元的,另外叫了一碟瓜子,外加两支口香糖。

  中年妇女走后,师父对我说:“咱们闲时可以打打牙祭。”

  Ns酷I匠网(K正{J版首F发

  要的东西很快上来了,我随手拿了颗瓜子磕,都有点霉味了,师父也尝了几口,他没说什么,我也不想说瓜子的味道了,于是又抓了一颗尝尝,还是有点味道。

  “看样子,咱们来得有点早了。”师父看了看周围说,并从兜里拿出随带的手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