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叫她小栀姐吧。这个漂亮的邻床姐姐。

  我哥边说着边想抱住小栀姐,可她却轻轻将我哥推开,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冯哲,我们没可能。”

  原来,小栀姐本和我哥订婚是因为我哥公司要上市了,身上又有许多钱,而小栀姐的父亲突然病危,每天在ICU里住着,一天就是八千块,加上其他的检查、治疗,这是一笔不小的费用,不是一个普通家庭能够承担得起的。

  而我哥又对小栀姐一见钟情,便一口答应下来承担所有费用,只是要小栀姐做她老婆。小栀姐才和他订婚,也就是说,小栀姐对我哥更多的是感恩,并没有男女朋友的那种喜欢。但我哥不管那么多啊,他只要自己喜欢的女人。

  即使这样,很不幸,小栀姐的父亲说没就没了。

  小栀姐说她提出提前举办婚礼,是为了逼一个人回国什么的。可实际上她不想结婚,因为这事和我哥吵了很多次,我哥甚至还动手打了她。所以他们就“分手”了。

  身边的人一下子走光,男朋友、心想的人、父亲⋯⋯小栀姐大病一场一直到今天都没有痊愈。

  在面对小栀姐的冷眼相对,我哥也没生气,而试着去拉小栀姐的手,可以看出他真的是喜欢小栀姐,不然估计早就发火了。抓住小栀姐的手后,小栀姐又轻轻的抽出来,把手放进被子里,一时我哥显得很尴尬,他倒没有在意,还在忍耐说:“我知道你还怪我,都是我不好,你知道我是真心喜欢你的,我们⋯”

  “没必要说这些,你知道我心里一直都装着别人,你能帮我爸,我很高兴,谢谢你,但感情这种东西真的不能强求。”小栀姐直接打断了我哥想说的话。

  “我哪里做得不好了?”他冷笑声“我不想看见你而已。”

  我看见我哥有些忍耐不住,他也是个暴脾气,果真,刚想完,他一个巴掌扇过去,骂你这个婊子,给脸不要脸了?浪费老子钱给你爸看病,还不做我老婆,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我连忙上去拉着我哥。

  此时,门外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郜一,是这个病房吗,我进来了。”

  门被推开,他今天穿着休闲服,进来的一刻也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一幅不知所措的表情。

  小栀姐脸上微微显出一个巴掌大的红印。她哭了,落下了眼泪。不知道是看见心里所想之人的感动,还是脸上的疼痛。

  ‘$酷5l匠y网/首(发

  “冯哲、小…”没错这个人就是老林,他说过今天要来看我的。

  看着样子他们三个是老相识了,这个世界真小。

  “小栀你怎么了?”老林冲过来摸着小栀姐的脸颊,心疼的说。

  “哟,这不是我们美利坚的人才吗?”

  “冯哲,我操,你这叫照顾好小执?”

  “这是老子的女人,关你屁事,谁他妈叫你来了,滚。”

  老林和我哥都没有动手,也许是想在心爱的女人面前有个好男人的样子吧。一边是我聊得来的好朋友,一边是我哥,哪边我都索性不帮。

  我哥终究还是忍不住,正要一拳砸在老林脸上,一声闷响,先是窗户碎了的声音,接着是我哥倒地的声音。

  枪伤,正中太阳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HEzAaron说:

纯瞎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