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酒吧还有一段路程,干坐着也是无聊,这司机也热情,和我聊起天来。

  正聊着,前方一辆奥迪车,正逆行朝我们呼啸而来,在大马路上逆行!说来也怪,此时马路上没有其他车辆,后来我才知道,整个地区都被封锁了。

  司机皱了皱眉头,挂档,踩尽油门,竟朝那辆奥迪正面硬碰,奥迪防撞性能杠杠的,如果撞上我能有个全尸不。

  “诶!不行…”此时奥迪车离我们的出租车两三秒就会撞上!

  司机解开安全带,把车门打开。半个身子已经探了出去。

  我问你想干什么,他没有理我,看都没有看我一眼。

  “砰!砰!砰!”

  枪声!这是枪声!我朝声源望看,司机拿着一把精致的手枪,奥迪车的轮胎被打爆,司机回到座位上,把车门用力一关!找准一个空隙,漂移似的开进了一条巷子里。后方传来爆炸的声音。

  }酷M匠*网{"唯2一T;正版,$其AZ他都/是盗A版

  整个过程不过十秒。我已然吓出一身冷汗。

  司机看了我一眼,说:“小伙子,我也去xx酒吧,同路。”

  京城市中心发生枪战,可想而知事情的严重性。很快我们后面就跟来了装甲车。可这速度也快过头了吧。

  “军队啊。呵呵”司机点燃了一根烟,用力吸了一口后把烟丢了出去。

  说罢,他拐进一条小巷子,一路上-----京城乱七八糟巷子也是多。

  一个急刹车把我头狠狠嗑了几下,几条巷子涌出一群士兵,头顶着国徽,手拿着微冲,显现一种不可侵犯的威严。

  我和司机走下车。

  跟着一位中年人走下一辆军用皮卡,此人身长八尺,带着一副黑墨镜。军衔是一名上将!“啪!”四周的士兵敬礼后又拿枪对着我们,被人拿枪指着的滋味真他妈难受。

  “大刀,放了这孩子。”

  那位中年人取下墨镜,一双复杂的眼睛盯着司机。

  他取下墨镜后,我一眼就认出,这是我爸的一个朋友,我记得好几年前,一次父亲回家,带了一个朋友到家里做客,那晚父亲烂醉如泥。那个朋友就是他,只是过了几年又老了几分。

  他刚才说,让司机,也就是大刀放了我,这是怎么回事。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脊背就被一块冰凉的东西杵着。大刀在我耳边轻轻地说:“最好配合我一点,你女朋友在我手里。”

  原来如此。我被利用了啊。

  “大哥!哦不,阎大帅,你最好不要让这些东西,拿枪指着我,不然这个孩子还有一个女孩,好像还是杜家千金呢,都会没命。就算你把我杀了,只要我没有了联系,杜家小姐一样会丧命。”

  “你疯了吗,你抓了杜家小姐,我想保也保不住你了。”

  “闭嘴!我被你们利用,离家三十多年之久,落得个什么下场我很清楚,我不甘心!”大刀拿枪顶着我的脊背,生疼生疼的。可他没有束缚我的手和脚,估计是以为我只是个孩子,什么都不懂,那他就错了。

  趁着他对阎大帅吼叫,我突然反手一抓,抓住了他手臂上的关节,用力一卸竟然卸不动,他冷笑一声,用力踹了我一脚,把我踹出一两米远又拿枪对着我,恶狠狠的说:“小屁孩,老子…”话没说完,他得眉心已经多了个血窟窿……

  阎大帅把我送进医院便走了,小熙也被救了出来,到医院来照顾我,我让她在家休息,非不听,就是要来。

  单人间已经没有了,我便住进了双人间。邻床是一个姐姐,眼睛弯弯的,笑容甜甜的,特漂亮,有30岁左右吧,但是看着特别年轻,我就叫她姐姐。更何况我一直幻想有一个姐姐呢。我们也很聊得来。她说她有一个男朋友,只是举办了婚礼,可还没有结婚,是她不想,所以就和她男朋友分手了,大病一场就一直在住院了。

  我住院的时候,许多人来看我了,我打电话给哥,他说明天来看望我,老林也是明天来,我还让哥明天带我出去玩,医院实在太闷了,他也答应了。

  小熙说她有点不舒服就先回家了。我自然没有留住她,让她好好休息。

  期间,阎大帅找过我,告诉我说父亲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去了,他的军营就驻扎在这附近,让我身体好了有空去坐坐,我满口答应下来。我没有问大刀是谁,既然大帅没有告诉我,我问了反而多事。

  第二天一早,我哥就到了,他乐呵呵的走进来,边走边说哥来得急没给你带礼物,等会儿带你好好玩一玩。

  说完他眼睛扫了扫四周,在邻床姐姐身上多停留了几秒,邻床姐姐也看到了他,对视几秒又连忙把头埋到被子里。

  我哥竟然慢慢走过去,坐在她的病床上,轻轻的喊了一句:“小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HEzAaron说:

更新就是这么慢!写的也不怎么样!没有逼谁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