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国的长山群岛之上,按照王少主卓越的规划和设计,已经形成了一个相当于一般小城镇的样式,不少东京沿海地区的商人纷纷看到了长山岛的商机,有来建商店的,有建客栈的,还有建交易市场的,更有一个商人在长山岛建了一个学堂,周边岛屿有近百小孩子来此上学,解决了王少主没钱办学校的一块心病。

  王小虎可不管岛上的这些事,他现在整天都在练功,自从盘古大神的玉牌发出少女般的声音,要他念控制绿色灵火的咒语之后,由原来的一念咒语,就有三丈之内灵火覆盖,到现在的一念咒语,已经变成十丈之内全被绿色的灵火覆盖了,灵力掌加上绿色的灵火,又提升了他很强的功力,在人类世界中,王小虎现在已经是天下无敌了。

  王小虎不但自己修练武功,每天还要求三十个虎蛟神兵训练陆地上作战,他利用师祖玉真人传给他那本残缺的兵书,要三十个虎蛟神兵训练和演习,为以后同嗜血魔皇大战之时,能够未雨绸缪派上大用场。

  在长山岛附近一个无人的小岛上,王小虎将此岛已经变成为训练虎蛟神兵的基地,仅仅半个月的时间,三十个上古虎蛟神兵就基本上学会了兵书上所记载的内容,王小虎又用“千里传音”之术,要上古虎蛟大神从玉峰山调派了二百个虎蛟神兵,并由这三十个虎蛟神兵带着训练,那场面盛为壮观。

  王小虎又要求李元彪勤练武功,将师叔祖了尘真人传授的第一层神功“炽烈神掌”中最厉害的招式“降龙伏虎”教会了他,也许是李元彪曾经吸收过焱火中灵力的原因,李元彪现在学武可是事半功倍,还学会了第二层神功“护体心法”,但三层以上的神功,如“隐身之术”怎么练也不会,但李元彪能做到如此,王小虎早就心满意足了。

  “虎哥!你现在已经全好了,我武功也已经今非昔比了,我现在想去中京大定府看一下萧慧丹,不知你让我去吗?”李元彪趁着王小虎心情好,于是问道。

  “元彪!不好意思,为了我跟兰儿的事,让你长期受这相思之苦,我跟大哥说一声,这就送你去!”王小虎心有所愧的说道。

  “虎哥!你能送我去就太好了!”李元彪开心地笑道,他好久没有这么高兴过了。

  王小虎将李元彪想去中京大定府见萧慧丹一事告诉了王少主,王少主笑道:“小弟!你这一连数月都在此地,也出去中京放松一下心情吧!你把这个小将军腰牌在合适的时候交给李元彪吧!给他一个惊喜!”。

  王小虎接过腰牌点头笑了笑,算是回答,转身驾驭着仙毯带着李元彪往中京的大定府飞去。

  辽国大定府的萧大将军府内,萧慧丹自从见过李元彪之后,对他是茶不思,饭不想,夜不能寐的,她整个人都在等待和犹豫中度过了数月,萧大将军看着宝贝女儿日渐消瘦,但也不知道具体的原因,问了女儿几次,她只笑而不答,搞得萧大将军也一头雾水。

  还好这个月侄女耶律金花到府里做客,才又看到女儿久违的笑容,耶律金花是已故结拜大哥萧绍矩的唯一血脉,也是陈国公主之女,但不幸在她一岁左右父母相继离去,辽国皇帝耶律隆绪对这个外孙女很是看重,不但赐她耶律姓,还将她封为郡主,而且让她在皇宫中长大,特批准她与王子们一走读书和练武,被众大臣称为皇宫中的“金花公主”。

  耶律金花比萧慧丹大一岁,萧慧丹亲切地称她为金花姐姐,萧慧丹是个性情温顺的姑娘,而耶律金花就如一个巾帼英雄般的女汉子,她为人做事,是个敢说敢做之人,她非常向往男女平等的社会,经常给伯父皇帝出一些难题,皇帝耶律隆绪大多一笑而过,但皇太子耶律宗真常给她分析这种想法太过天真,因此耶律金花对这个大自己一岁的表兄敬爱有加。

  耶律金花在萧府一住就是半个月,大定府的各家有权有钱的公子,天天以各种理由混进萧府大院,只为能见“金花公主”一面。

  王小虎将仙毯降到人烟稀少的郊外,陪着李元彪步行走进了大定府。

  李元彪一打听到萧府的位置,就对王小虎问道:“虎哥!我要买些什么东西去啊!”。

  “见机行事!到时再说吧!”王小虎笑着说道。

  萧府比起王少主的大将军府,要气派得多了,不但装修得豪华气派,富丽堂皇得不亚于一座王府大院,门口还有六名士兵把守。

  李元彪看到萧府就像到了家一样,高兴地直往里面走,两个士兵拿着大刀将他挡在门外。

  王小虎连忙拿着王少主给的小将军腰牌递给守卫的士兵看,并解释道:“各位辛苦了,刚才是我们东京府的李将军,跟大家开了个玩笑,他找萧慧丹小姐有要事!”。

  守卫的士兵仔细看了一下腰牌,确认是真的之后,一个士兵就带他们来到了萧慧丹的闺阁楼下,然后转身离去。

  “丹丹!我来看你啦!”李元彪连叫数声也没有人答应。

  “元彪哥哥!你终于来看我了!”萧慧丹从后面的花园跑了过来,冲到李元彪身边,两人兴奋地拥抱在一起。

  一个同萧慧丹年龄相仿的女孩也从后花园走了过来,只见那女孩有一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灿若繁星,不知她想到了什么,对着王小虎兴奋的一笑,眼睛弯的像月牙儿一样,仿佛那灵韵也溢了出来。一颦一笑之间,高贵的神色自然流露,让人不得不惊叹于她清雅灵秀的光芒,再加上她那身练武之人的装束,似乎能想象得到她在战场上飒爽英姿,跃马横刀的场面。

  “你好!我是萧慧丹的姐姐耶律金花!”耶律金花望着傻傻看着自己的王小虎,嫣然一笑地道。

  “我…我是萧慧丹的朋友王小虎!”王小虎从耶律金花的眼晴里似乎看到了刘玉兰的身影,不免有点惊慌失措地道。

  “哈哈哈!慧丹妹妹!你的这个朋友是个大舌头啊!说话不清呢?”耶律金花对着萧慧丹笑道。

  “虎哥!谢谢你陪元彪哥哥来看我!”萧慧丹牵着李元彪的手走过来,她停顿了一下对着耶律金花说道:“虎哥是第一次见到你,心里有点惊讶,可能说话慢了一点吧!”。

  “我虎哥可是水中之龙,山中之虎,他现在的武功可是天下无敌了!”李元彪大声嚷嚷地走了过来。

  “有这么厉害吗?我倒想会一会!”一个身穿绸缎的贵族公子不知从那里跑来说道。

  那贵族公子说完,一掌向王小虎拍了过来,王小虎斜着用眼晴看了他一眼,也就是十几年的内功基础,他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仅用内功护住身体各重要部位。

  那贵族公子一掌打中了王小虎的胸部,被一股强大的内气反弹出三丈多远才站住脚根,而王小虎只是静静地坐在原地,像一个没事人一样。

  那贵族公子不服气,抽出长剑向王小虎肩膀上刺过来,只觉人影一闪,王小虎就凭空消失了,他大声地叫道:“出鬼了!人呢?”。

  耶律金花一脚踢在那贵族公子的屁股上,说道:“快走吧!丢了你爹北院大王的脸!”。

  那贵族公子被耶律金花踢了一脚,不但不觉得痛,反而有点高兴地望了她一眼,抬头一看王小虎正悬空而立,在空中微笑地看着他,心里不免有些胆寒,转过头从后门不好意思地溜走了。

  耶律金花又重新打量了一下王小虎,只见他白衣黑发,衣和发都飘飘逸逸,不扎不束,微微飘拂,衬着他悬空而立的身影,真如那神明降世。他的肌肤上隐隐有光泽流动,眼睛里闪动着一种琉璃的光芒、高挑结实的身材。衣服是冰蓝的上好丝绸,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边角和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巧妙的烘托出一位贵公子的非凡身影。

  这一次轮到耶律金花看傻了,她不相信世上会有如此英俊洒脱的非凡男子,尤其是刚才看到他出神入化的武功,对他有一种强烈的依赖之感,耶律金花心里清楚,她已经喜欢上这个少年了。

  “虎哥!你成家了吗?”耶律金花直言不伟地问道。

  “他以前有未婚妻,不过半年前死了!”李元彪还没等王小虎回答,就抢先说道。

  “谁说她死了,她没有死!再这样说,我跟你急!”王小虎暴跳如雷地道。

  最新章A节;上酷匠3网

  李元彪看着发怒的王小虎,再不敢多说一句话。

  耶律金花看着这个痴情的少年,心里更增加了一丝爱意,她跑到萧慧丹的面前,小声地说道:“这个痴情的男人,我追定了!”。

  耶律金花拥着萧慧丹,脸上笑开了花,萧府里满是两个少女欢乐地笑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