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虎同王少主结拜为兄弟,海生法师最为高兴,一来王少主有了可以信赖的兄弟,二来王小虎的一身武功能帮助王少主完成大业;海生法师连忙安排佣人摆了一桌酒席给三人接风洗尘。

  一桌酒席很快就摆好了,刘玉兰对着王少主端起一碗酒说道:“我敬大哥一杯!还请大哥以后多照顾小虎哥哥!”刘玉兰说完将酒一饮而尽,王少主也将酒喝完了,然后对着刘玉兰朗声地笑道:“想不到弟媳是如此的豪爽,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我今后还要仰仗你们帮我干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

  王小虎红着脸说道:“大哥!我和兰儿还没有正式成亲呢?你就叫她兰儿就好了!”。

  王少主大笑了起来说道:“好!我就按小弟的意思,叫兰儿!不过,你们的事可要尽早办了才好!”。

  李元彪走过来凑热闹,他对着王小虎小声地说道:“虎哥!你就快点结婚吧!我好来做伴郎,然后再帮我找个伴娘!你们结婚之后,我和伴娘就也可以结婚了!”。

  刘玉兰冲着李元彪叫嚷着:“大兄弟!你是不是想美女想疯了,尽想那些不着边际的美事儿!”。

  众人听完,全都大笑起来。吃过饭,王少主将王小虎叫到一边,对他说道:“小弟!这些年来,我虽说有病在身,但自从知道自己是王小波后代之后,我一直在青城和彭山两地调查,寻找父亲当年的旧部,了解了当年起义失败的真正原因。父亲当年那一箭,是一个黑衣人用沾了毒液的箭头射中父亲的额头而毒发身亡,这个仇我一定要报。这些年,我一直想跟父亲一样,风风烈烈的干一场大事!或者说想建一个自己的王国,还请贤弟多帮我!”。

  王小虎连忙回应道:“大哥!从没见你之前,我只想完成父亲的遗愿就好了!现在见你这么豪情侠义,我决定助你成就一番大事,我这张藏宝图先交给你!”王小虎说完,从紧贴心口的内衣口袋,拿出了父亲先逝前交给他的羊皮藏宝图。

  王少主接过带有王小虎体温的藏宝图,心里万分激动:“小弟!这张藏宝图我先收着,等我需要招兵买马大量用钱的时候,再同你一起去挖这些宝藏。”。

  王小虎接着说道:“这些宝藏是当年起义军所收集来的全部珍宝,是我父亲王秋实将这些珍宝藏在青城附近的一个山洞里,为担心忘记宝藏的位置,特意用羊皮凭着记忆制作了这张藏宝图。”。

  王少主用手轻轻地抚摸着这张藏宝图,这可是父亲当年的旧部,用一生的心血换来的宝图啊!他将藏宝图放在了内衣里,对着王小虎说道:“小弟!家中还有什么亲人?”。

  酷匠z网Hn正tu版k首@√发

  王小虎将母亲还在李家庄受苦,还有在青城山结拜吐蕃国唃厮啰的事告诉了王少主,王少主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我这个将军府,三十多间房子有二十多间空着是无人住的,不如将伯母接来大宅院来住,你也好有个照应,你看如何?”。

  王小虎轻声地说:“这个事情我不能做主,还得回家问过母亲大人,由她自己来定!我还想明天回李家庄探望母亲,然后再回玉峰山告诉师傅找到你和海生法师了!”。

  王少主点了点头,对着王小虎说:“过二天是南院大王来东京挑选大将军的日子,小弟不防先去陪我试一试,然后再回家探母,你看如何?”。

  王小虎想着:刚结认的大哥,第一次邀请自己参加这么隆重的日子,他那有不去的道理呢?于是点头答应了王少主,探望母亲的事,只能往后推几天。

  二天时间转眼就过去了,今天就是南院大王十年一度来东京挑选将军的日子,城内到处都张灯结彩,老百姓奔走相告,这种喜庆的场面,下至平民百姓,上到皇家贵族,谁都想在此见一见这军队武将的打擂比武(民间的高手也可让官府推荐上擂台),今年会有那几个幸运的人被选中大将军或者上将军。

  辽阳府前的大广场上人山人海,数万人将广场围得水泄不通,几百个士兵将人群隔离开来,南院大王韩忠焜端坐在王位上,左右各一百名全副武装的士兵,二十几个将军分别坐在他的下手位置,南院大王看着好不威风。韩忠焜的先父韩德让是辽国的晋王,官位在亲王之上,祖父是被辽国俘虏的汉人,因此韩忠焜的血液有汉人的成份,他能说大宋的语言又着汉人服饰,管理汉人也容易多了。

  王小虎穿着士兵服,跟着王少主来到都元帅耶律蒙丹的身边坐下,王少主向耶律蒙丹介绍了王小虎,耶律蒙丹向王小虎点头示好,并上王少主将王小虎安排在小将军的座位上。

  耶律蒙丹代替南院大王韩忠焜讲了几句开场白,大将军选拔赛就已经开始了。

  首先上场的是一位渤海人,看上去二十几岁,身高体胖,身穿一套小将军服,一看就知是个大力王,手拿一把大刀,一连战胜了三个将军,正洋洋自得。

  突然,又一个中年渤海将军走上擂台,自报名叫吴海,此人身高六尺,赤裸着上身,全身肌肉绷紧,上身微躬,左腿向后微曲,右腿踏前呈弓形,左臂持刀鞘于身后,右手掌心搭在刀柄之上,先前还得意洋洋的小胖将,一看到他这种姿态,立刻紧张起来,几招过后就大汗淋漓,只听那吴海叫一声:“下去!”那个小胖将军被吴海一脚踢下擂台。

  耶律蒙丹对着王少主说:“这个吴海,是原渤海国第一勇士的孙子,不但武艺高强而且还懂兵法,可是你的劲敌,等一下多留意点,你给我把这个大将军职位抢到手”。

  王少主对着耶律蒙丹说道:“感谢都元帅的提携,我定当全力以赴!”。

  吴海十招之内就将小胖将打下了擂台,接着又有二个将军在二十招之内就败在了吴海的手上。吴海对着在座位上的二十几个将军大声地说道:“那有那位将军请赐教!”。

  耶律蒙丹已将王少主当成了自己的心腹,他对着王少主点了点头,王少主提剑飞身上了擂台,人海中传来阵阵欢呼声。王少主对着吴海说道:“小弟王少主!才刚进将军府,还请吴老将军赐教!”王少主说完,右手剑鞘放于台上,左手持着长剑,做好了准备。

  吴海一见王少主做好了准备,一把银白的刀直取王少主咽候,王少主用左手将刀挡开,只见火星四溅,刀与剑发出“啪”的声音,王少主长啸一声,凌空一个倒翻,人剑合一,剑气直逼吴海,吴海被剑气笼罩了起来,突然一支冷箭向王少主射了过来,王少主连忙收回长剑,将剑掷向冷箭,冷箭化成了碎末被风吹散了,飞剑又飞回到王少主的手上。吴海此时还傻傻地站在那里,这是他生平遇到的第一个对手,也是最可怕的一个对手,仅二个回合就败在了人家的剑下。

  王少主对着吴海说道:“多谢吴老将手下留情,小弟侥幸胜了一场!”吴海此时如梦初醒,十分尴尬的笑了笑,走下台去。人海中发出阵阵的呐喊声:“剑圣!剑圣!”,王少主在数万群众的欢叫声中走下擂台,来到南院大王前面听封。

  李元彪和刘玉兰在海生法师的陪同下,也来到擂台观看。海生法师见到王少主轻易地战胜了吴海,又用飞剑震碎了那支冷箭,他心里想着:王小波啊!你可以瞑目了,你的儿子将来一定会大有作为的!

  王小虎真没想到王少主的剑法是如此的高超,他开始以为王少主只是靠右手火麒麟的威力,今天才真正见识过王少主超强的武功。

  南院大王韩忠焜正式任命王少主为大将军,又任命了三名上将军,吴海为其中一名上将军,又将几个小将军晋升为将军。南院大王将王少主叫到身边,轻声地说道:“我刚来东京就听都元帅说你武功高强而且还很懂兵法,刚开始我还不信,现在总算见到庐山真面目了!你就安心的留在都元帅身边吧!如果有大的战事,我一定会安排你去作战的!”王少主连忙点头谢过,并对南院大王说,以后一定去建功立业的。

  耶律蒙丹要王少主住进大将军府,王少主不好意思推辞,只得答应过几日就搬进大将军府。

  王小虎思母心切,要同王少主告别,李元彪也想回李家庄看望家人,刘玉兰一颗芳心早已经许给了王小虎,于是三人一同跟王少主和海生法师告别,王小虎答应王少主愿意跟母亲说一说,看她能不能来东京长住,并愿意帮助王少主完成他的大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让爱随风说:

请各位帮忙追书,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