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这不属于物理学的范畴,方自强对这现象也很是摸不着头脑。

  “嘿,娘娘,吃早饭了。”方自强炖好鱼,马上把秦瑶叫起来,“快吃,云又在聚集,估计过两刻钟就得下雨,争取下雨前拆了棚子洗了锅。”“嗯。”秦瑶飞快的洗脸洗头刷牙,然后风卷残云般吃完了一半的炖鱼:“嘿,你不吃吗?我给你留了一半。”“我不吃。”方自强在她吃鱼时,已经拆了一半的棚子:“就算没有虚空生命力,我也一样可以一个月不吃不喝,还不会死。这条鱼本来就小,还是你吃吧,况且天气变化无常,你体质弱,不多吃点会得病的。”

  “我吃不了啊,你当我胃很大么?”秦瑶苦笑,“我饱了,你来吃。”“。。。好吧。”方自强无奈,“那我就吃掉好了。谢谢娘娘给我留着。。。不过我下意识总觉得你还没饱。。”

  (最X新章节W上&酷P?匠{网

  吃完早餐,二人收拾了一下残局,便再次顶着暴雨上路了。然而今天的路,却并不好走。。。因为,他们的前进道路上,突然出现了一道巨大的鸿沟,横跨整个视野,宽千丈,深不见底。一眼望下去,竟然是白茫茫一片,不知道底下究竟是什么,有什么。

  由于鸿沟横亘在幽灵浅海之中,按照物理定律,水会由于重力而倾泄,形成瀑布。然而在这里,幽灵浅海的水却诡异的停止在了大裂口边缘,再难寸进,就仿佛有两堵无形的墙阻碍了水按照物理规律的移动。

  幽灵浅海的水系静水不假,可就算这样,也不应该像被切断似的。。怎么说呢,有个成语叫做投鞭断流,现在的情景完全类似,可以叫做切口断流了。都说水是流体,不能被切断,但是现在,它真的被切断了,而且相隔千丈。

  “呃。。这。。。”方自强看着前方这违背自己从小就奉为真理之物理学的一幕,显然有点不敢想象。这种现象,就算是他同样精通的逆物理都没法解释。在逆物理的流体方面,如果假设这断面的水遵从逆物理定律,则水不会向下流,而是有两种情况,要么向上流,要么继续平流。

  秦瑶见他神情呆滞,两眼无神,再加上自己也是头回见这种情况,心里有些发毛,拍了拍他,问道:“小强子,你在看什么?”“没什么,我只是在想该怎么过去,”方自强抓抓脑袋,叹道:“我坚信,这个世界上只有物理定律和逆物理定律两种,根本不可能有别的情况。”

  看到秦瑶有些不明所以,他又解释道:“我坚信我的想法是正确的。那么,这里应该有某些力量,遏制了水在其重力作用下往下流。”“我虽然听不懂,但还是觉得很厉害。”秦瑶耸了耸肩,“不明觉厉。”

  “。。咳咳。。现在怎么办?”方自强开始征求她的意见,毕竟比自己大些,心智成熟,想法也成熟。

  秦瑶摸了摸下巴,沉默片刻:“现在无非是两个选择,飞过去或是绕过去。如果如你所说有某种力量阻碍了水的正常流动,你应该也不能飞过去。所以还是绕道比较好。虽说不知道要绕多久,但起码不会出问题。”

  “我先飞一下试试。”方自强有些不甘心就这么走了,毕竟飞过去的话,这么宽的峡谷只需要一刻钟就能穿越。

  “你逗呢?”秦瑶撸了他脑袋一下,哼道:“你发动冰魔之力,引来了追兵怎么办?你以为每次都那么好运的?”“。。。那还是绕道吧。”方自强立马软了下来。

  “等。我似乎。。找到了另一种办法。”秦瑶突然道,“也许可以横穿峡谷也说不定,只是需要下到谷底再上来。如果这峡谷还有个底,比这没边没沿的绕道好太多了。”

  她打开自己的背包,取出花舞。“能不能飞,用这个确认一下。”她射出一根箭。结果正如她所料,箭支如同碰到了什么东西一般,直直的戳在了半空,过了好几分钟才落下深渊。她又扔一块石头。这次,石头过了半小时才落下。

  “看来越大只的东西在空中停留时间越长。”秦瑶果断得出了结论,虽然她不怎么懂物理,但是胜在智商上线,“如果是你飞,估摸着没七八个时辰下不来。那个时候,神网的人都来了。”

  方自强垂头丧气,只得道:“娘娘圣明,泽被臣属。”

  “你在上边好好呆着。”秦瑶拍拍他的头,道:“我先下去看看。既然石头会落下,证明人也可以下去。等我下去看看究竟多深。”“别,还是我去吧。”方自强忙道,“你身子伤还没好,我就这么让你去了,万一有什么事,我岂不后悔死。让我来吧,我生存能力强。”

  秦瑶皱了皱眉,正要再说什么,却发现方自强早已经跑了下去。

  “算了。。。”秦瑶本打算自己亲自下去的,毕竟自己比较小心谨慎,不容易出问题。她索性坐在了石头上,脱了衣服,借着雨水洗了个澡,心道:“你愿意去就去吧。”

  。。。

  和秦瑶的安逸相反,方自强这里可以说是举步维艰。浓重的雾气将视野度降低到了仅仅不到一米,即便是极强视力如方自强,也根本不能得知前方究竟有什么。并且,摘星大陆白日大雨,不知道何时才会停下,这里的地面安全与否,也是一个不得不重视的问题。

  摘星大陆雨水充足的过分,这条大裂缝下边一定会有水,最好的情况是一条流动的河,而最差的情况便是积水湖。即便是下到了谷底,在这么大的雾气里不迷路,便是最大的挑战了。

  正当方自强思考时,周围突然有了点儿不属于雨点落地的动静。起先还不易觉察,但是声音越变越大,是某种生物快速拍打翅膀所发出的嗡嗡声。

  “卧槽!?难道是雾蝇!?尼玛啊,我早该想到的!”方自强心下一惊,这地方甚深,寒气逼人,自然会有这种生活在寒冷雾气中的生物。是他大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