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是专业的探险家!”方自强还在争辩,“生存这方面得听我的。”“好好好,听你的。”秦瑶又摸他的头,似乎对这个动作已经重度中毒了。

  由于秦瑶的靴子不适合走这么滑的路,以及为了隐蔽行踪而不得不放弃飞行改为步行,这本就大的离谱的幽灵浅海,却是要比想象中要多走很长很长时间。

  摘星大陆总大小和混沌大陆相仿,但是只有四个区域,北部以及西北的超大无人山区“极夜幻境”,南部的幽灵浅海,西部的乱云荒原,以及横跨中部东部的雷劫荒原。除了整个人间面积最大,占了摘星大陆百分之七十范围的无人区“极夜幻境”和占摘星大陆百分之十五范围的第二大区域雷劫荒原外,幽灵浅海的地域范围只能排在第三位。然而就是这个第三位,也得耗费他们二人半个月近二十天。

  “这特么。。感觉好远啊。。。卧槽,卧槽!?”方自强正看着北土高原怪物志附件页中的摘星大陆地图,结果突然有不小的水开始滴落在地图上,这一下把他吓了个够呛,还以为是秦瑶在捣乱:“娘娘,别闹。”

  “。。哈。。?”秦瑶何等聪明,马上就知道了他究竟怎么回事,哼了一声,猛撸他的头:“赖我咯?下雨了。”“啊!?”方自强这次又是一鲸,抬头一看,豆大的雨滴滴在了他眼里。“哎呀!卧槽,我的眼睛!!”

  “。。。”秦瑶没去管被雨滴迷了眼的方自强,疑惑的道:“为什么这么多乌云?明明晚上没有的啊。。”“卧槽,原来晚上的晴空万里都是骗人哒!坑坑哒!”方自强急忙收起北土高原怪物志,开始大叫道。

  “。。。特么大白天卖什么萌。。?现在去哪里躲?”秦瑶一把拉住他,白了他一眼道。方自强被她拉住之后,反而突然停下了叫嚷,颇为无奈的道:“怎么躲?这附近这么荒凉。。搭棚子都来不及啦。”他说到这儿,抖了抖自己的衣服:“都已经湿得透透哒了。”

  “。。。。”秦瑶对这么个货真是无语了,没再管他,而是自己快步向前走。方自强一愣,忙叫她:“嘿,我错啦!我再也不一惊一乍了!哎呀,小心点!”说着,他赶紧小跑着追了上去。

  “怎么了嘛。”秦瑶在前边笑道,转过头来:“我只是来个一惊一乍而已,着什么急?”

  “哎呀,前边是。。”

  “呃。。啊卧槽。。”

  “。。。。。。。。。。”

  方自强毕竟也是旱鸭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手忙脚乱的把掉进水里的秦瑶捞了上来,放在海藻上。这下倒是不用躲雨,因为这下子确实是湿得透透的了。

  “噗。”秦瑶把水吐了出来,“吗蛋,喝了好多水。刚开始还纳闷这里万里无云,幽灵浅海的水是怎么来的。现在是真明白了。”

  “还好摘星大陆和混沌大陆差不多大,估计有个五六天就能穿过幽灵浅海。”方自强回忆了一下自己看到的地图,道,“继续走吧,正好湿身诱惑。”

  。。。这天晚上。

  “这特么。。是谁说摘星大陆和混沌大陆差不多大的?咱家要撸死他。。这明显大多了好伐!?”方自强看着地图咬牙切齿,“如果我能飞就好了。现在飞无疑是暴露行踪。。”

  这是走了五天之后,方自强的感叹(诅咒)。因为走了五天,这望天峰仅仅是显得粗了一点。这就证明,二人的整体方向还是对的,但是速度可真的不敢恭维。并且由于深入幽灵浅海腹地,晚上搭棚子选地址都困难,生怕一个不对滑进水。每天白天都湿身,晚上还来的话,真是让方自强吃不消了。

  “安啦安啦。。我这么懒都没说什么。”秦瑶笑道,“况且现在已经练出来了,起码可以滑着走?”“卧槽。。”方自强扶额哀叹:“你别逗了,什么就滑着走。。”“平常走路太难了。”秦瑶摊摊手,“大白天天天冷雨绵绵,闹得这海藻又凉又滑。”

  “咳咳。。”方自强安静的躺倒,“要不。。明天带你飞一会儿?”“别了。”秦瑶叹了口气,“如果被发现了更麻烦,还不如慢慢走,反正这任务没有时间限制。”“。。。哇你说的好有道理。”方自强嘿嘿一笑。“唔,哼哼。”秦瑶冷哼两声,躺在他旁边:“明天见。”

  “晚安娘娘。”方自强道。

  晚上的时间过得很快,方自强都感觉连梦都没做就到了第二日的凌晨。他把秦瑶搭在自己腰间的胳膊轻轻拿开,跑出去寻找食物。经历过第一天第二天的饥饿,他算是学精了,因为幽灵浅海里的生物全部都不会在下雨的白天出没,如果要抓,只能是晚上或者凌晨,在还无云无雨的时候抓。

  这里有一种长有五条尾巴的鱼(其实是尾巴分成五个叉),据说就是因为这种鱼吃掉了幽灵浅海里的无机盐,所以幽灵浅海才会是淡水。。然而方自强不信。但直到他发现这鱼不用加盐就很咸时才承认这一说法。

  这种鱼吃起来味道并无什么特别,主要就是咸。所以他一般都把鱼切开,然后在收集到的雨水里泡上一泡。说来也怪,虽然幽灵浅海里的水也不咸,但是用幽灵浅海里的水,不管怎么泡都去不掉这种鱼得咸味。。怪不得世人曾说“光怪陆离者,非摘星大陆莫属也”。

  由于这不属于物理学的范畴,方自强对这现象也很是摸不着头脑。

  、酷K匠网首发k

  “嘿,娘娘,吃早饭了。”方自强炖好鱼,马上把秦瑶叫起来,“快吃,云又在聚集,估计过两刻钟就得下雨,争取下雨前拆了棚子洗了锅。”“嗯。”秦瑶飞快的洗脸洗头刷牙,然后风卷残云般吃完了一半的炖鱼:“嘿,你不吃吗?我给你留了一半。”“我不吃。”方自强在她吃鱼时,已经拆了一半的棚子:“就算没有虚空生命力,我也一样可以一个月不吃不喝,还不会死。这条鱼本来就小,还是你吃吧,况且天气变化无常,你体质弱,不多吃点会得病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