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戈灌注了黑曜石,现在的材质是传说中能和几乎所有纯质金属正面对刚的铬耀合金。所以说,这种程度的劈水舰还不够格。

  于是,只听咣的一声巨响,没掌握好平衡的方自强便被劈水舰很是优雅的撞飞了出去,狼狈的栽进海里。

  秦瑶捂脸。这特么,逼都装了,怎么结果如此的让人捂脸呢。

  “小强子。。没事吧??”秦瑶知道方自强是旱鸭子,担心他由于骨骼密度问题在水里不小心沉了底,赶紧试探性的叫了几声。他虽然消瘦,但是却有八十五公斤。冰族的骨骼密度奇大,也正由于此,秦瑶才担心他会沉入海底。

  “啊。。还好!!!”方自强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套上了个样式非常逗逼的游泳圈,勉强浮上了水面。然后结上冰,又开始反过来追赤炎族舰队。“卧槽,别,那个不可以!!”

  在他惊恐的话语下,赤炎族舰队已经赶了上来,距离足够,冲着秦瑶所在的劈水舰放出了四颗精神鱼雷。“嘿,你们来真的啊??”秦瑶也是吓得够呛,当下也不管那么多了,心一横就跳进了海里,猛憋一口气往下潜。。呃,往下沉。

  劈水舰如约爆炸,碎片在水的缓冲下也没有了什么杀伤力,仅仅是戳在了秦瑶的后背而已。。背而已。。而已。。已。。

  “呃,该死的。。”秦瑶吃痛,差点叫出声来。但是这一记惊吓,让她直接呛了大量海水。

  小娘休矣。

  她最后的意识这样告诉她。

  。。。

  她再次有意识时,忽然觉得好像有人在抽自己的脸,并且用力还不小。。

  “喂,娘娘,别装死了,快起来!”方自强拍打着她的脸蛋,笑道,“咱们到摘星大陆了。”

  “好了好了别唱丧了。”秦瑶虚弱的拍开他的手,“咱们到了?”

  “嗯,终于摆脱他们了。这特么的,鬼渡口应该在北边,挨着雷劫荒原。我这一乱飞,居然跑到幽灵浅海来了。这尼玛。”方自强一边惊魂未定的墨迹,一边翻看地图:“唔。。如果要去穿天观,要往西北方向走,这样的话,还得穿过一个。。呃,乱云荒原。。好吧,这名字好诡异的说。”

  他抬头看了看天,片云没有,“晴空万里”。

  秦瑶拍了他一下,道:“说重点。别普及地理了。”

  “。。咱们的气息必须隐藏,最好不要散发出来。”方自强放下地图,开始包扎自己的伤口。他坐在沙滩上道,“咱俩先过一阵子普通人的生活吧,没有精神力,没有道术。”

  “普通人的生活吗?哈,也好,反正我赶路也不会像你一样动用精神力飞起来。”秦瑶一楞,随即略有些感慨:“也不知道以后能不能有这种好好放松的机会。”“肯定有的,相信我。”方自强满嘴正能量鼓励她道,“我对天发誓,绝壁有!若是没有,我。。啊!我草!”

  他话还没说完,一只螃蟹就从沙子里露了出来,狠狠的夹了他的大腿一记,之后飞快的横着跑走了。

  秦瑶:“呵,呵呵呵,天道不爽。。。”

  方自强:“。。我次。。则。。法克。”

  他站起身,向着螃蟹走了过去。

  不一会儿。

  “这螃蟹味道还不错。”秦瑶吸吸手指,意犹未尽的道,“如果再有几只就好了。”“不急,不急。都会有的。”方自强一边嚼着已经没有味道的螃蟹腿,一边刷着从西陵山带出来的石锅:“不长眼的家伙向来都是一片一片的有。”

  “对了。。”秦瑶看了看自己身上贴着肉缠的布条,忽然发现有点像抹胸,不禁哭笑不得的摸摸他的头道:“当时我被鱼雷炸了之后出了什么事?”

  方自强叹了口气,苦笑道:“算你命大,你后背戳的劈水舰碎片差点就戳到你的心脏了,并且是贯穿伤。当时情况很让我蛋疼。。你的血引来了鲨鱼,但是鲨鱼居然没吃你,却先跟赤炎族较上劲了。。然后我趁乱捞起你,在我还没溺水时飞了起来跑了。零度海雾大,没飞多一会儿我就迷路了。。当然追兵也没了。于是我把你放在游泳圈上紧急包扎了一下,之后漫无目的的飞啊飞,就到了这里。”

  “过了多久?”

  “两天了。”

  $看正T版":章@节g-上酷|匠网{-

  秦瑶叹了口气,整了整头发,道:“果然是迷路了呐,不然这点距离怎么也只需要一天吧。我的衣服呢?”“哦,全是血,我帮你洗了。”方自强恍然,马上从背包里拿出了她的黑风衣和内衣:“咳咳,让你裸着上身真是不好意思,忘了。”

  “说,你给我擦血的时候是不是。。嗯?”秦瑶挑了挑眉毛,摸摸他的大腿。

  “卧槽,你。。你怎能凭空污人清白。。。”方自强身子一缩,惊恐的道。

  “。。。开个玩笑。”秦瑶见他脸色已经有些不寻常,自然知道了什么,带着一脸阴险的笑容穿上了衣服,努力站了起来,又看了看后方透明的有些恐怖的,大约两米深的海。“这就是幽灵浅海?”

  “对。”方自强掏出几个剩下的果子递给她,“傍晚了,再吃点果子,休息一晚明天再走吧。”

  她把寒霜梓扔进嘴里,边嚼边含糊不清的道:“也好。。不过这里有点冷啊。虚空大陆究竟是什么气候?”说着,她还紧了紧风衣。

  方自强从背包里掏出从混沌大陆海滩那边带过来的棚子材料,开始搭住所:“这虚空大陆的气候没有记载。只知道气温终日在零度左右。。”秦瑶看他忙活,也走了过来帮忙,可刚搭了一根木棍就被方自强轰走了:“娘娘,你边儿呆着去,别打扰我工作。”

  秦瑶知道他是不让已经负伤的自己干体力活,所以这次倒也听话,安慰似的摸了摸他的头,笑道:“那我就不打搅你啦。来,给我们的小强子一个奖赏。”说着,她稍稍踮起脚尖,亲了亲他的脸:“你的肩没问题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