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瑶没有说话,只是走出破屋,看着风雪肆虐的山路发呆。方自强也不明白她究竟在想什么,也一言不发,靠在墙角擦拭自己的机械戈。话说他的折叠弓早被换成了更加复杂的机械戈,折叠弓便送给了秦瑶。不过由于最近他干架都没有用过兵器,这机械戈上都覆盖了大量尘土。

  “要不我出去转转。。?赤炎族寒冷抗性再高,也是上不来的吧?”过了好几分钟,秦瑶才略有些忧虑的问道。“嗯。带着指南针的话虽说不会迷路,但也决计找不到这里。”方自强手头不停的说道,“北土高原怪物志这本书的复刻版只有冥镜有,神网是没有的。所以这里的这个屋子他们根本不知道。”

  “希望如此。”秦瑶紧了紧衣服,退了回来,关上破败不堪的木门,忽的笑道:“还是不去了。太冷。。不过,这么大的雪,让我忽然想到那天比试射箭。”“还好意思说!?你就一耍赖的货。”方自强对此嗤之以鼻,“不管咋说你都扔我,我挑衅你也扔,我投降你也扔,我求饶你还扔,你这样真的小女子?”

  “无所谓。”秦瑶耸肩笑道,“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小女子。我可是比你大十。。比你大六岁。”她这话一出口就把自己吓了一条,尼玛,差点就把实话说出来了。如果真要让眼前这个嘴炮高手知道了实情,那绝对是自己的末日没跑了。

  “我了个擦哦!”方自强突然一副吃了使一般的表情大叫:“我说娘娘,我虽然早就知道你比我大,但是真没想到你已经奔三了啊!?”

  “。。。。。”秦瑶快步走过来,狠狠的给了他脑袋一下:“奔三怎么了?我实话告诉你,老娘已经三十二了。”“雾草!!”方自强真是差点呲出一口老血,“你比我。。大了快一轮了!?这么大了!?不对。。不像啊,不科学啊!!”他作死的摸了摸秦瑶的胸口。

  他这个动作的代价就是,肚子又被她踹了一脚。

  “切,无知的冰族人。”秦瑶一脸寒意的哼道,“你懂毛线,我们青炎族的驻颜之术岂是你等可以窥探的?”是,真的是不要太叼。样貌也还罢了,竟然连发育都能停止。。果然是神奇的驻颜之术。。。方自强在脑子里无情的吐槽。“呃。。娘娘永驻青春,洪福齐天。”他又开始一本正经的扯皮,但是却是有些疑惑。因为不知怎么回事,他在得知秦瑶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时,某些地方居然。。动了一下。。“我居然会被三十多岁的女人诱惑。。哦不不不,我不是姐控,绝逼不是!”方自强心里惨嚎。

  秦瑶叹了口气,又坐倒在暖和的被窝里:“老了,是吗。”“哪有,那天我看你。。啊不不不,娘娘永远年轻。”方自强话说到一半,忽然觉得不对,急忙改口。“不说这个了,伤心。”秦瑶突然改了一副嘴脸,笑嘻嘻的道:“小强子,快去找吃的做饭。”

  “好好好。。”方自强巴不得早早结束这个脑仁儿疼的问题,忙站起身来,把机械戈折叠成短棍状背在身后,道:“我得顺便看看赤炎族的军队到了哪里。如果他们拼了老命追上山来,我们也只能拼了老命撤退了。做好随时逃跑的准备。”秦瑶本来就觉得冷,又被刚才的事折腾的没有了出去转转的想法,于是又把裤子脱了,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的躺在被子里道:“了解,你安心去吧。”

  @最{;新/章d$节上.酷v#匠a、网

  方自强看了看她不断晃动的小腿,不禁捂脸:“你现在的状态,怎么看都不像已经了解了的样子啊。”

  走出破屋,方自强再次开始了觅食。而这次,他的运气比上次好太多,在为数不多的铁籽松树枝上找到了好几个大号松果,还顺便挖开冻土,在树根上找到了据说是营养价值最高的铁松菇。再配合抓到的野鸡,搞个鲜到掉牙的小鸡炖蘑菇,绝壁是极好的。。。呃,不过话说,小鸡炖蘑菇怎么做来着。。?方自强缕了缕鬓角,有些无奈的想道。

  时近晌午,这雪却没个停歇的迹象,就连下的小一点的迹象都没有。他出来觅食的时候虽说是要看看赤炎族部队是否已经上山,但是这能见度还看个蛋,哪儿都是白茫茫一片。不过也正是因为这肆虐的寒气隐藏了他身上的寒冰道术气息,他得以安全的动用冰魄术查探被风雪覆盖的地区情况。

  巡查了一圈,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看来那这些家伙应该还在没有下雪的山脚那边,不足为惧。就算风雪停止没有立即出发,也有半个时辰左右的缓冲时间。他满意的点了点头,开始往回走。。呃。。我是在哪儿来着。。。他又是一阵无奈。

  折腾半天,他才终于摸瞎找了回来。还好他乱转找到了那棵提供食物的铁籽松,这才找准了方向。

  秦瑶依然翘着二郎腿,手里拿着一本书正看的津津有味。方自强一看书名立马就蛋碎一地,居然是最新的时尚杂志。“我说,你从哪搞到的最新杂志啊!?算起来你已经十几天没见人烟了吧,这几天前的杂志飞来的!?”方自强无奈的道,“而且,你又乱花钱。。”“在风沙镇买的。”秦瑶打了个哈欠,非常缓慢的道:“外边感觉怎么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